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宁静版奢香

01

裸鞭奢香

关于奢香的故事,版本有很多。

其中创作最精彩的,当属嘉靖年间的田汝成。

老田的描写实在精彩,原文抄录于下:

(太长不看,后面有老王的总结)

“时都督马烨镇守贵州,以杀戮慑罗夷,罗夷畏之,号马阎王。霭翠死,奢香代立。烨欲尽灭诸罗郡县之,会奢香有小罪当勘,烨械致奢香裸挞之,欲以激怒诸罗为兵衅。诸罗果勃勃欲反。时宋钦亦死,其妻刘氏多智,谓奢香部罗曰:“无晔,吾为汝欣天子,天子不听反未晚也。”诸罗乃已,刘氏遂飚驰见太祖白事。太祖召讯之,刘氏对曰:“罗夷服义,贡马七、八年,非有罪,马都督无故骚屑,恐一旦糜沸,反谓妾等不戢,敢昧死以闻。”太祖然之。还宫以语高后,且曰:“朕固知马烨忠洁无他肠,第何惜借一人以安一隅也。”命高后召刘氏宫中,讯之曰:“汝能为我召奢香乎?”刘氏曰:“能。”能折简奢香,令速入见。奢香遂与其子妇奢助飚驰见太祖,自陈世家守土功及马烨罪状。太祖曰:“汝等诚苦马都督乎?吾将为汝除之。然汝何以报我?”奢香叩头曰:“若蒙圣恩,当令子孙世世戢罗夷不敢生事。”太祖曰:“此汝常职,何言报也?”奢香曰:“贵州东北间道可入蜀,梗塞久矣。愿为陛下刊山开驿传,以供往来。”太祖许之。乃召烨入朝议事。烨初不知所以,既出境乃知之。大恨曰:“孰谓马阎王?乃为二妮子坑耶!悔不根薙赭为血海也。”既入见,太祖数其罪状,烨一无所答,第曰:“臣自分枭首久矣。”太祖怒立斩之,以其头示奢香曰:“吾为汝忍心除害矣。”奢香等叩头谢。乃封奢香“顺德夫人”,刘氏“明德夫人”。高后赐宴谨身殿,遣归赏赉甚厚,命所过有司皆陈兵耀之。奢香既归,以威德宣谕罗夷,罗夷皆帖然慑服。奢香乃开赤水、乌撒道以通乌蒙,立龙场九驿,马匹廪饩世世办也。”

——田汝成《炎徼纪闻》

简单说,就是:

贵州都督马烨想借彝族老乡的脑袋领军功。

但彝族老乡平时都很老实,于是马烨就借着一点芝麻小事,扒了奢香的衣服,抽了奢香一顿鞭子。

彝族各土司大怒,准备造反。

但奢香认为,马烨丧尽天良,但朱元璋还是值得信赖的,便托水东土司宋钦的老婆刘氏跑到南京,告御状。

随后,老朱召见奢香,以杀马烨为交换条件,换取奢香同意开辟龙场(王阳明悟道的地方)等九座驿站,并世代臣服大明。

马皇后接见了奢香和刘氏,加封二人为“顺德夫人”和“明德夫人”。

田汝成的这个版本,充满香艳的情节,流传最广。

以至于让日后的《明史》、《明史纪事本末》等权威史料都引用了这一情节。

1985版的电影《奢香夫人》和2011版的电视剧《奢香夫人》也都把这个情节搬上了大屏幕和小屏幕。

一直影响到了现在。

不过可惜,这些都是扯淡。

02

奢香出场

元末群雄割据。

打败陈友谅、张士诚、明玉珍等草头皇帝后,元朝势力还剩两个部分,北有北元,南有元梁王巴匝刺瓦尔密。

朱元璋定下国策——先北后南,攻略天下。

为什么是先北后南?

1、有可能受宋太祖“先南后北”失败战略的开导;

2、避免南北两线作战;

3、云贵等处山高林密,历来少有人烟,且杂居处语言不通,即使消灭了元梁王,也不一定守得住,收复难度大、成本大。

洪武元年(1368年),大将徐达、常遇春等人率明军先下山东、河南,经陕西,又在山西打败元廷最有实力的保皇派王保保,兵峰直指元大都。

元顺帝妥欢帖睦尔,仓惶北逃至上都(今内蒙和林)。

至此,元朝在中原大地的89年统治,算是画上了句号。

PS:

退居漠北的蒙古人并没有一蹶不振,他们还保留着相当强大的实力。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明一直将出塞北伐当成是第一要务。

仅朱元璋一生,就发动了八次大规模北伐行动。

北元暂时熄火后,洪武十五年(1382年),朱元璋派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统帅蓝玉、沐英等人,征讨云南割据势力——元梁王巴匝刺瓦尔密。

想征讨云南,必须先平定贵州。

令朱元璋喜出望外的是,刚下达出征命令,元朝贵州宣慰使、贵州当地最有实力的土司霭翠就上表称臣了。

霭翠很滑头:家族能在当地经营几百年,还不是谁拳头大就跟谁走?识相一点,权位才不会有任何损失!

如霭翠所料,朱元璋没有卸磨杀驴,依旧让霭翠挂职贵州宣慰使,继续统辖水西和水东(今贵州毕节地区)的各彝族小土司。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载:

“太祖洪武十五年,春正月,置贵州都指挥使司。贵州,古罗施鬼国。自蜀汉,彝有火济者,从诸葛亮南征孟获有功,封罗甸国王。历唐宋皆以归顺,不失爵土。至是,遣傅友德等平云南。上遣使谕友德曰:‘前已置贵州都指挥使司,然霭翠辈不尽服,虽有云南,不能守也。’霭翠,故元宣慰使,已而见云南俱平,乃与同知宋钦皆降。”

可惜,这年年末,霭翠就一病呜呼,挂了。

而他的儿子阿期陇弟才到上幼儿园的年纪,显然无法承担宣慰使的官职。

于是,本文的主角——奢香(奢香,彝族名舍兹,又名朴娄奢恒。出生于四川永宁彝族世家,是永宁宣抚司、彝族恒部扯勒君长之女)出场了。

奢香代儿子执掌政务。

洪武十七年(1384年)二月初七,奢香以朝贡名义到达南京,得到了朱元璋的接见。

这本是一次很寻常的地方土司对皇帝的朝贡,《明太祖实录》里也只有简单的一句记载:

“贵州宣慰使霭翠妻奢香,率所属土酋来朝,贡方物。诏赐文锦绵帛及珠翠、如意、冠金镮文绮袭衣。”

但就是这么一次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朝贡,在日后演化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故事,写入了正史、编入了地方志、改编成了戏曲,还被安排进了影视剧。

03

最初版本

关于奢香的故事,最初版本,出自明朝成化年间国子监祭酒周洪谟,为奢香第八代孙——水西土司安贵荣写的《安氏家传序》,记载在嘉靖版的《贵州通志》里。

原文:

“(洪武)二十二年,贵州都指挥同知马烨激变水西头目,奢香与安的阻止不听,时侍郎郑彦文在贵州公干,奢香窃路走告。侍郎以其事闻,朝廷遣使取烨回,仍宣奢香赴京朝见。太祖高皇帝悦,命内臣引入宫见太后,蒙赐珠冠、钑花、金带及彩缎,筵宴,封贤德夫人以归。”

这个最初版本,就已经漏洞百出。

1、

说,洪武二十二年(1384年),奢香和贵州都指挥使马烨发生冲突,朱元璋将马烨召回,又宣奢香到南京朝见,并给予了各种赏赐。

可,老王翻遍了整套《明太祖实录》,也只在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三月十三日条下发现,这天奢香再一次派人前来南京进贡马匹,而她自己并没有来。

“三月壬午,思州宣慰使田琛遣长官杨通显、王思聦,贵州宣慰使霭翠妻奢香,遣把事阿白等进马,赐钞有差。”

自然就也存在什么加封“贤德夫人”的记载。

2、

至于“命内臣引入宫见太后”,就更荒谬了:

朱元璋的老妈早在老朱造反之前就饿死了,这是众所周知的。

这个“太后”指马皇后,也不对,马皇后在洪武十五年(1382年)就去世了。

3、

马烨是真实存在的,但洪武二十二年,马烨正率军屯戍云南,人不在贵州。

4、

或许你会问:《安氏家传序》是安贵荣请周洪谟所写。

安贵荣当然不会用“裸鞭奢香”的香艳情节,来编排自己的祖奶奶。

别急~

04

回头看田汝成的记载:

乃召烨入朝议事。烨初不知所以,既出境乃知之。大恨曰:“孰谓马阎王?乃为二妮子坑耶!悔不根薙赭为血海也。”既入见,太祖数其罪状,烨一无所答,第曰:“臣自分枭首久矣。”太祖怒立斩之,以其头示奢香曰:“吾为汝忍心除害矣。”奢香等叩头谢。乃封奢香“顺德夫人”,刘氏“明德夫人”。高后赐宴谨身殿,遣归赏赉甚厚,命所过有司皆陈兵耀之。奢香既归,以威德宣谕罗夷,罗夷皆帖然慑服。奢香乃开赤水、乌撒道以通乌蒙,立龙场九驿,马匹廪饩世世办也。”

说,朱元璋以杀马烨为条件,换取奢香开辟“龙场九驿”。

更是无稽之谈:

1、

“太祖怒立斩之”的马烨则一直到正统年间还有带兵出征的记录。

“正统四年闰二月,巡按御史时纪等劾奏萧授及都指挥马烨,于班师之际不设方略、留兵备御,以致贼势复张,杀害官军,乃妄称质杀退苗贼,掩饰己罪,皆当逮治。”

2、

早在洪武十五年(1377年),二月初三,朱元璋谕令云贵各土司:

“谕水西、乌撒、乌蒙、东川、芒部、沾益诸酋长曰:今遣人置邮驿通云南,宜率土人随其疆界远迩开筑道路。其广十丈,准古法以六十里为一驿。符至奉行。”

从这年开始,明朝在云贵大规模建设驿路就此拉开了序幕。

此时,霭翠还没死。

3、

建设驿路是朱元璋的决定,一个贵州土司,根本不可能和朱元璋讨价还价。

4、周洪谟所记载的奢香的“贤德夫人”封号到田汝成这里又变成了“顺德夫人”。

05

逆来顺受

而且根据史料记载,奢香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逆来顺受。

《明太祖实录》载:

“毕节罗罗(即彝族)诸蛮复叛,攻掠屯堡,杀伤屯田军士五百余人,百户宋礼御之,亦为所杀,群蛮遂并力攻堡,复杀阁雅驿丞,劫掠粮马,焚六广河巡检司。于是,威清卫青龙山井堡啰啰相煽而起,掩袭守堡官军……南侵贵州,北蹂毕节,东接沙溪,西通威清之境,往来杀掠。”

这场发生在贵州西部的彝族叛乱,波及范围大致就是在水西土司的管辖范围内。

叛乱发生的原因史料中没有明确记载。

但在这场叛乱中,奢香是什么态度呢?

根据前军都督佥事何福的奏报:

“奢香亦桀鹜不服,请并讨之”。

可见当时奢香对官府也已经非常不满,几乎到了造反的临界点。

所以何福才建议,把她一起端了。

朱元璋的反应是什么呢:

“上以非稔恶,不许”。

老朱是认为奢香“非稔恶”,并非罪恶深重,没有到叛乱的地步。

同时考虑当时贵州形势比较危急,这才决定不对她用兵。

06

最后记录

奢香在历史上留下的最后记录,在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

据《明太祖实录》记载:

“(八月十六日),贵州宣慰使安的贡马谢恩,以安的母死,朝廷遣使祭之故也。”

《实录》没有记录奢香具体什么时候死的。

我们只能通过她儿子给朝廷谢恩这件事知道她去世的信息。

在这之前奢香就去世了。

这也说明,在这之前,奢香就已不再是朝廷关注的重点人物。

她的死,朝廷除了礼节性地派官员祭奠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举动。

既没有追谥,也没有抚恤或赏赐。

换句话说,此时奢香的“统战价值”已经不高了。

07

霭翠的夫人

有没有注意到,老王通篇都在说奢香,而没有说奢香夫人。

因为在明代的官方史料中,对奢香的称呼一直是“贵州宣慰使霭翠妻奢香”。

她并没有承继丈夫贵州宣慰使的实际官职,也没有获得过什么“夫人”的封号。

要说“夫人”,她也只是霭翠的夫人而已.....

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在她死后数百年里,她的故事被一再加工、建构、抬高。

从“诚心向化”的“鬼方蛮女”,到“忍辱负重”的“贤德夫人”,再到“民族团结的楷模”。

“奢香夫人”成了她众所周知的身份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