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3年8月7日俄乌冲突总态势图)

一、俄乌双方战况战绩简报

巴赫穆特周边地区8月7日战况图(点击观看更多地图细节)

综合俄国防部战报、乌国防部战报,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等开源情报研判,2023年8月7日。俄军继续在库皮扬斯克-斯瓦托夫-克雷米纳亚地区全线发起进攻,但战线仍无明显变化。另据俄国防部消息称,俄军在过去的3天时间内,在哈尔科夫州-卢甘斯克州全线推进达11公里,库皮扬斯克方向推进达3公里。在上述地带的乌军积极防御的同时,又组织兵力在斯瓦托夫以东地带实施反击,意图通过创造突出部,以此缓解乌军在库皮扬斯克与红利曼方向的战略压力。顿涅茨克方向,俄乌两军仍在巴赫穆特南翼地区展开激烈的拉锯战,双方在短期内很难达到各自的原定作战意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顿涅茨克西南部8月7日战况图(点击观看更多地图细节)

该州西南部地带,俄军加强了阿卡迪夫卡-马林卡-乌格莱达尔地区全线的攻势,乌军则持续将主攻方向集中在乌格莱达尔附近。扎波罗热方向,乌军在韦利卡诺沃西尔卡的反攻已经陷入僵局,交互地图信息显示,他们疑似将重点放在巩固强化现有阵地上,而非持续推进。奥里希夫以南地区突出部地带,乌军迎来了俄军反击,特别是位于右翼猛攻的乌军先头部队,疑似存在后防被突破的可能性。赫尔松方向,俄乌两军仍在进行着例行炮击,另据俄军消息称,乌军已增强前沿侦察与反炮兵作战能力。

(二)俄乌双方战绩简要

俄国防部通报称,当日共歼灭630名乌军士兵,摧毁22辆主战坦克与装甲战车、15辆汽车、9门身管火炮及1部美制AN/TPQ-50反炮兵雷达等。当日,俄防空部队还拦截到4枚美制GMLRS系列制导火箭弹、9枚英制“风暴阴影”隐身巡航导弹、击落14架无人机。

哈尔科夫方向,俄军击毙击伤乌军达110余人,击毁2辆装甲战车,3辆汽车、1门榴弹炮及1部美制AN/TPQ-50反炮兵雷达等。顿涅茨克方向,俄军击毙击伤乌军达360余人,击毁5辆坦克、6辆步兵战车、4辆装甲战车、5辆汽车及4门榴弹炮等。卢甘斯克方向,乌军伤亡达60余人,另有2辆装甲战车、1门榴弹炮等被俄军击毁。扎波罗热方向,乌军战损达80余人,另有3辆装甲战车、4辆汽车及1门榴弹炮等被俄军击毁。赫尔松方向,乌军伤亡达20余人,另有3辆汽车、2门榴弹炮被俄军摧毁。

乌国防部对外称,在过去的24小时内,乌军击毙击伤540余名俄军作战人员,此外还击毁俄军7辆主战坦克、8辆装甲战车、4套多管火箭炮、12门身管火炮、1套防空系统、28架无人机、10辆汽车与加油车辆、1套特种设备等。此外,乌防空部队当日还拦截到18枚巡航导弹。

(俄乌双方装备战损统计表)

二、高价值图片及视频分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俄军功课没做好,发射反坦克导弹出现失误,趴在地上缓了好久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俄军这点显然就没有做到位)

铝热燃烧弹再现乌军阵地,满天好似下起小星星,杀伤力却恐怖如斯

(满天都是小星星,一闪一闪3000℃)

夜幕下俄军扫雷,数秒过后发生剧烈爆炸,下一秒升起恐怖蘑菇云

(爆破索撕碎夜空,蘑菇云骤然升起)

(踏上回家旅程的乌克兰战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炮塔四周安装有自制格栅装置的乌军主战坦克活跃在顿涅茨克南部前线地带)

(乌克兰战场上的车臣武装部队士兵,注意其手肘及膝盖处的白色布带,系用于敌我区分)

(乌军炮班成员正在操作2S22“博达纳”155毫米车载加榴炮向俄军隐蔽点进行打击)

三、环球要闻

8月7日,据俄媒《俄罗斯报》报道,俄军开始在特别军事行动区的战斗中使用缴获的北约国家武器。报道指出,俄军士兵开始使用缴获的英国NLAW反坦克导弹、美国“标枪”反坦克导弹系统和M2勃朗宁机枪。根据实战运用经验,俄军士兵向记者反馈称,美国“标枪”反坦克导弹系统反复无常,受天气影响较大。但英国NLAW反坦克导弹与M2勃朗宁机枪却受到俄军士兵肯定,但M2勃朗宁机枪弹药极为短缺。

8月7日,据美国“动力”网站报道,社交媒体流传的视频及照片显示,由法国提供的“斯卡普-EG”空射巡航导弹已经装备乌空军并投入实战。报道指出,依照乌克兰国防部在社交媒体官方账号发布的相关信息可以推断出,遭到袭击的克里米亚地区琼加尔大桥及赫尔松州港口城市格尼切斯克附近一座大桥的始作俑者,应该是抵达乌克兰境内不久的法制“斯卡普-EG”空射巡航导弹。另有消息称,在上述袭击事件中,系乌空军使用英制“风暴阴影”隐身巡航导弹所为。

8月7日,乌克兰总统官网发布消息显示,在乌克兰空军日当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视察乌空军武器装备之际,还坐上模拟操纵美制F-16战机的设备亲自体验一番。消息指出,该套模拟操纵设备由捷克向乌克兰提供,旨在用于训练乌空军操作美制F-16战机,目前,乌空军飞行员正在利用该套模拟操纵设备熟悉和掌握美制F-16战机的性能特点。

(基辅“祖国母亲”雕像左手盾牌上的原苏联国徽已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乌克兰国徽上的三叉戟标志)

8月7日,据乌克兰独立新闻社报道,乌克兰首都基辅高耸的“祖国母亲”雕像上的苏联国徽已更换为乌克兰国徽上的三叉戟。报道指出,上述国徽变更改造工程原定在8月24日《乌克兰独立宣言》发表32周年之前完成。据悉,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乌克兰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以此加快“去俄化”,彻底同俄罗斯在文化、宗教、历史、艺术等领域进行切割。

四、铲史官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俘乌军士兵雅罗斯拉夫.米罗纽克)

近期,俄卫星社在其官网公布了一段颇为有意思的视频,从侧面验证了此次乌军反攻行动在保密方面的成功。视频内容显示,一位名叫雅罗斯拉夫.米罗纽克的乌军士兵在顿涅茨克南部的斯塔罗马约尔斯克地区被俄军俘获。画面中,当被俄军问及是否听说此次反攻行动时,米罗纽克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听说了”。紧接着俄军又提问有关此次反攻行动的重点内容、核心目标及攻击距离等细节问题时,米罗纽克竟然绷不住地笑了,然后对俄军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在电视上和tiktok上放的视频里知道会有一场反攻”。面对这个回答,俄军显得很诧异,于是又对他说(乌军指挥官)难道不应该向每个人解释一下吗?不仅仅只是通过tiktok。听到这句话,米罗纽克则悻悻地表示说“指挥官们什么都没说,有人(指代战友)说反攻已经开始,其他人则说,反攻还没有开始,所以我也不明白,我不知道”。有趣的是,米罗纽克说完这句话时,又露出了苦笑。

(乌军炮兵正在顿涅茨克南部方向的阿卡迪夫卡地区进行炮击作业)

俄媒还披露说,米罗纽克同他的战友被派往前线后,他们便在第一时间进食,以至于很快吃完了所有干粮,随后便遭遇了缺水现象。因此米罗纽克同他的战友在听到俄军对他们的阵地发起炮击后,当即未做任何抵抗便选择投降,没有一丝迟疑与犹豫。由此可见,为在保密环节为提高反攻行动的突然性与目的性,乌军显然颇费了些周章,以至于一线士兵都不知道他们要执行何种作战任务。同样,此类情况也在俄军中普遍存在,比如在俄乌冲突初期,据俄军官回忆说,上级命令我们带上勋章和礼服,准备前往基辅进行胜利阅兵。而据部分俄军士兵透露称,战争开始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仅仅是被告知要去参加军事演习,然而在特别军事行动发起的前一天,俄军中仍有些部队还在庆祝祖国保卫者纪念日。但毫无疑问,在当时的背景下,踏上征程的俄军士兵必然会联想到最糟糕的结局,原因没有别的,因为他们已经调离原有驻地,被部署在俄乌边境,尽管是在举行演习,但如此长时间、大规模演习的背后,必然会有远超常规的大事要发生。

(顿涅茨克地区,乌军正在操作一架无人机对前沿战场进行侦察)

因此相比于俄军,这名乌军士兵的情况实在过于惨重,尽管在军事保密角度出发,乌军指挥官并无任何不妥之处。但营连排级指挥官应该将反攻行动的相关细节予以告知,比如作战重点内容、作战地点环境、作战打击目标等基础性要素,否则,匆匆进入战场的乌军士兵,只能通过社交媒体或是移动软件去了解相关内容,这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已经在作战人员这一核心要素上严重削弱了乌军的整体战斗力。

此外还有一个情况需要重视,米罗纽克表示说,自己在短期内很快吃完了身上带的食物,大概率是单兵口粮,紧接着又遭遇了严重的缺水现象,由此可见,乌军在反攻行动中的单兵口粮个人配给及后勤保障上同样遭遇了麻烦,这依然会严重削弱乌军的战斗素养与反抗意志。

因此在反攻行动这场戏码中,武器装备与作战人员的及时补充、休整、训练及部署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到相关“软件”的跟进补充,比如相关基础性信息的告知、后勤物资的及时供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