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NO.2492-20个省被撤销

文字:杔格

校稿:朝乾 / 编辑:果果

“东北人”,在当今是辨识度颇高的群体。东北地区是中国北方一个完整而相对关内特殊的自然地理区域。文化上也因为“闯关东”的骤然发生而没有来得及形成区域性的较大差异。外省人甚至东北人自己都很少在内部做细分,直说是“东北的”就完事了。

沈阳,清明节闯关东祭祖,统一口径声量大...

(图:图虫创意)▼

然而事实上,近代我国行政区划变动最频繁的就是东北地区。其变化的原动力在于接连不断的战争与政治局势的变动。最混乱的时候东北地区同时存在着20个“省”之多,但这20个“省”又因日本军国主义的战败而消失,这是怎么回事呢?

“将军”废除而设“省”

二十世纪初期的光绪年间,东北面临着两大外部势力干预,“闯关东”又为这片“龙兴之地”带来了大量人口,东北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07年,清廷决定改变东北行政体制,撤销原有的盛京、吉林、黑龙江三将军,将其辖区域以及内蒙古东部地区部分土地分别划为奉天、吉林、黑龙江三行省,同时设东三省总督。这就是近代以来东北行省的开端

盛京、吉林、黑龙江三将军并立形成于康熙时期

(图中也可以找到著名的宁古塔)

(参考《中国历史地图集》)▼

奉天、吉林、黑龙江三行省时代

(参考《中国历史地图集》)▼

时隔不久,辛亥革命爆发,清帝逊位,进入民国时期(北洋)。

北洋初期,东北依旧延续着前清的行省制度,并由北洋集团中央直接控制,在此期间还进行了一定的行政区划调整,比如“废州府,存道县”以及1914年设立热河特别行政区域(治承德)。

承德的位置确实相当重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16年袁世凯病亡前后,东北逐渐由张作霖奉系军阀所控制。在整个奉系军阀割据的时代,东北基本保持着“三省一区”的行政区划,包括1924年苏联归还原沙俄占中东铁路沿线地方政权附属地,成立东省特别行政区,治滨江(哈尔滨道外)。但苏联只是名义上归还东省,实际仍由其所控。

铁路沿线也可以是一个行政区(沿线11KM)▼

多年后,张作霖在皇姑屯事件中被炸重伤后去世,张学良成为东北地区实际控制者。1928年底,“东北易帜”,北洋政府正式结束,东北地区名义上回归南京政府。也是在这一年,热河正式建省,同另四省份共号“东北四省一区”,而热河同时也是“塞北四省”之一。

(图:1926年《中华民国全图》)▼

名义上统一后,遵从总理遗训,东北内部也进行了相应区划的小幅度改变,比如1929年的废道(道相当于今日的地级行政单位),并且没有设置相应的单位,由省直管所有县

同一年,奉天省因“奉天”二字含有浓厚的君主色彩,取“辽水流域永久安宁”而改为辽宁;吉林省会吉林,则因与省名同名,复名为清代短暂出现的旧称——永吉。

作为清朝的龙兴之地

奉天的意思当然是很明显的

(沈阳故宫大政殿 图:图虫创意)▼

统一稳定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柳条湖事件爆发,日本人以不到半年的时间侵吞了东三省。

“九·一八事变”柳条湖爆破地点碑

位于“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东侧,柳条湖附近

(图:杔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伪满洲国”的祸害

1932年,日本将其所攫取的东北地盘设置为“满洲国”,前清逊帝溥仪担任傀儡执政。次年,热河也被伪满所攫取,伪满疆域扩大到明代长城沿线附近,至此东北完全沦陷。

山海关角山寺与明代长城附近的“国界碑”

(图:華北交通株式会社)▼

“伪满”所主张的领土范围为明长城以北

另一个视角去看“伪满界碑”(右下)

抗战结束后已被砸毁(图:杔格)▼

伪满初期,仍然沿用南京政府时期的政区沿革,保留东北四省及兴安(1929年东北政务委员会自设,国民政府始终未承认)、东省两特别区,同时将沈阳市更名为奉天市,增设长春市(原宽城子),两市均为“直辖市”。但为了巩固边界安全、治理少数民族地区、拓殖等需要,此后政区还在不断改变

1932年的新京城市规划图

(图:wiki)▼

1933年,东省特别区被更名为北满特别区,而兴安特别区改制为兴安省(其下辖东、北、南三分省,并将热河省北部划入兴安省,设为兴安西分省)。

次年,随着溥仪正式登基为帝,“满洲国”更名为“大满洲帝国”,东北地区的行政划分变得更加复杂。

1934年3月1日,伪满洲国颁布的溥仪《即位诏书》

(图:杔格)▼

伪满于当年10月1日将其行政区全面大幅度改划为14省2特别市的局面,奉天、锦州、滨江、安东、间岛、黑河、三江、龙江、吉林、热河、兴安东、兴安南、兴安西、兴安北14省外加新京(长春)、哈尔滨2特别市。

比较今日版图,14省2特别市的大致分布

这里关东州比较特别(南端旅大)

日俄战争后就被日本直接控制

(参考伪满洲帝国全图)▼

1934年,日满从苏联手中购得“中东铁路沿线”的这一政区的实际控制权,次年北满特别区撤销。1937年,另一处特别政区,满洲铁道附属地(南满),这是一个由日本在20世纪初期设立一直存在并不断扩大直接管理的特别管理区,也被撤销并归入伪满,伪满的规模进一步扩大。

工业时代帝国的陆上扩张必须以铁路为依托

曾经日俄战争的结果是两大帝国以长春为界瓜分东北

双方都在中国的土地上渗透势力和扶持代理人

所以双方的铁路机关具有巨大的权势

(中东铁路全图,参考伪满洲帝国全图)▼

同年,伪满洲国增设牡丹江、通化两省,哈尔滨也由特别市降为普通市。这还没有结束,1939年增设东安、北安两省;1941年增设四平省。

加上牡丹江、通化、东安、北安、四平之后

达到了19个省,已经是相当复杂了

(参考伪满洲帝国全图,四平省资料不足,待商榷,下图仅作示意)▼

可以看出,当年日本在伪满洲国设置的这些省,来源于不少东北本身就有的城市名。说是省,实际管辖范围只是现在的一两个地市。之所以把整个东北的行政区划一搞再搞,是为后续进攻苏蒙做准备。

日本人给苏军送了一堆马肉口粮

(图:wiki)▼

层层矛盾中的崩溃

后来,由于开拓团和民族的多重因素,日满高层认为中间层级设立还是难以避免。所以到了伪满后期,省之上又设立了两个总省:兴安总省(兴安东、兴安西、兴安南、兴安北),东满总省(牡丹江、东安、间岛),后对其内部区划又做了调整。

伪满这相当于建了东西两大总督府,在省之上

(参考伪满洲帝国全图,四平省资料不足,待商榷,下图仅作示意)▼

这其中,兴安总省可以说是蒙古族的自治区(蒙东),而东满总省则被规划为日本人及朝鲜人的“拓殖地”。其中间岛省(今延边州)比较特殊,因清末的间岛事件,在当时就成为朝鲜族的聚居区,而东安及牡丹江则有计划地移入了日本移民。

这一段历史,也成为今天韩国民间单方面所提出的“间岛问题”,索要“间岛”领土的缘由之一。

间岛,也就是图们江与海兰河之间这块区域▼

1945年,东满总省撤销,并重划分为东满省及间岛省,两省统归于东满行政协议区。兴安协议区则为兴安总省(一个部门两块牌子),驻兴安南的王爷庙(今乌兰浩特)。

这行政协议区,也是伪满后期设立的一种行政单位(和总省类似,地位可以类比于新中国成立后的大区),除东满和兴安外还有3个:奉天、吉林、滨江

东满行政协议区直接取代了东满总省

兴安协议区则与兴安总省重叠(一个部门两块牌子)

(参考伪满洲帝国全图,四平省资料不足,待商榷,下图仅作示意)▼

当年“八月风暴”,苏联对日满进攻,伪满准备往东“迁都”至通化,后日本无条件投降,溥仪于后期在临江大栗子沟宣布退位,伪满自然解体

细数这十四年的历史,在日本关东军的操控下,东北最终竟被划分为20个省份(含1总省)。

19个省+1个总省(兴安总省)

(参考伪满洲帝国全图,四平省资料不足,待商榷,下图仅作示意)▼

值得一提的是,从日俄战争之后,日本攫取的旅大租借地(关东州/关东厅/关东州厅)一直由日本政府所管理,这期间主权虽归伪满,但并未移交伪满,日本还与伪满签约并续租。

但抗战最终还是以日寇的大败亏输作结,这些历史遗留问题,也该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旅大的问题还是非常复杂的

1955年初才最终解决(图:NASA)▼

参考资料:

[1]西风.内蒙古反改省与“高度自治”运动始末[J].老年世界,2013,13:47-47.

[2]朱建华,修春亮.1949年以来东北地区行政区划演变格局与成因分析[J].地理科学,2019,39(4):606-615.

[3]郝赫.近现代东北政区沿革述论(1907-1955)[D].吉林省长春市:吉林大学,2007.

[4]孔凡岭.“关东州”的归属问题[J].历史档案,2000,2:107-110.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虫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