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刚过,一对中国情侣赤身裸体死在印尼巴厘岛酒店,被发现时男方身上有二十多处伤口,女方躺在浴缸里溺亡,怎么看都是一起恶意凶杀案。

当警方调查完毕,发布的结果通报却震惊了所有人:排除第三方他杀,是男方先将女方溺杀,接着用酒瓶自残身亡。

这样的说法显然无法服众,但随着更多细节曝光,又为案件蒙上一层深度阴影:该男子系币圈人士,疑似卷款五亿泰达币(约35亿人民币),遭黑产大佬悬赏500万追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币圈,一个常人接触不到的产业,内部究竟有多奇诡?又有多少人为了一夜暴富的梦想命丧黄泉?

01.

根据新闻披露的信息,两名受害人分别来自广西和江西,男方李某25岁,女方程某22岁。

法医鉴定时发现,李某左右两侧都存在开放性伤口,长度约11厘米,后背与四肢有十余道伤口,胃部还存在大量液体。

程某则相对简单,全身淤青,脖子上有明显勒痕,大概率被人直接勒死。

通过调查二人的社交平台,人们断定情侣的身份并不简单。男方在柬埔寨有一辆个性化劳斯莱斯以及诸多豪车,女方的地理位置显示也经常出入柬埔寨。

而进一步调查时显示,李某的家庭环境非常普通,初三时即辍学。

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生意人,他哪来那么多钱买豪车?众说纷纭时,币圈知名玩家nnn站出来爆料:受害人系自己朋友,同为币圈人士。而他的巨额财富,也正是来源于币圈。

先不谈有多赚钱,事实上币圈的“高危”人尽皆知。就在去年末,短短一个月内就有三名币圈玩家离奇死亡。

makerDAO的共同创始人尼古拉,因在以太坊发行首个去中心化加密货币DAI而名声大噪,其本人在不到30岁的年纪就成了亿万富翁。2022年10月28日,他的尸体被发现出现在波多黎各一处海滩上。

随后去世的,是全球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琥珀集团联合创始人库兰德,于当地时间11月23日在睡梦中死去,其本人年仅30岁,无任何慢性疾病。去世前两天,还在为一笔价值100亿美元的融资谈判。

三天后,俄罗斯币圈大佬塔兰从瑞士搭乘直升机,在意大利与法国交界处坠机身亡,现年53岁的他当场死亡。

到底是什么样的魔力,吸引着人们对币圈前仆后继?

02.

从2009年比特币问世至今,币圈已经形成两大比较成熟的市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先说简单的二级市场。一切能上交易所的货币,在特定国家能够公开买卖,自由流通的虚拟数字货币,都是二级市场货币。

包括比特币、以太坊、甚至马斯克力挺的狗狗币。市面上绝大多数的币圈玩家都是二级市场玩家。

二级市场虽然人多,但真正挣钱的是一级市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谓一级市场,是指虚拟数字货币在上市前的认筹阶段,这一阶段玩家可以用最低价格买到项目币,相当于“原始股”。上市后,如果虚拟数字货币价格开始飙升百倍千倍,所有一级市场的玩家都能一夜暴富。

俗话说收益越大风险也越大。一级市场固然诱人,风险却不小,主要在三个方面:

第一用假项目圈钱。很多不知名的公司,打着“区块链”的招牌在市场上放消息,明里暗里告诉你自己准备发行虚拟币,正在搞私募。结果很多人投了钱才发现这是挂羊头卖狗肉,压根不是一回事。

第二是破发风险。和股票一样,虚拟币上交易所后也会破发。假设有一种虚拟币,发行定价每块10元,结果上市后市场不认可,掉到每块8元,这时所有一级市场玩家都跟着赔钱。

最后是第三方代理机构风险。如代投跑路,私募侵吞等行为。因为虚拟货币的监管并不完善,各路牛鬼蛇神齐上阵,有人惦记上市增值,就有人惦记私募本金。

像巴厘岛遇害的李某,相关知情人士透露,他正是一名币圈一级市场玩家,作为第三方代理,侵吞了东南亚某发币集团五亿泰达币(约合人民币35亿),惹恼了幕后大佬被挂在暗网上全球追杀。

那么问题来了,以李某玩转币圈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不知道捞偏门的下场,他为啥不跑回国内,东南亚杀手再厉害还敢跑到国内兴风作浪吗?

03.

除了新加坡,整个东南亚的法律监管可以用“摆设”二字来形容。

在金三角,毒品走私泛滥,当地官员与地头蛇沆瀣一气;在菲律宾,线上与线下赌场“水乳交融”,博彩行业的罪恶臭名昭著;在缅甸,军阀割据电诈产业盛行,“割腰子”并不完全是谣言。

自然而然地,虚拟货币交易这种监管难度极大,却又能产生暴利的产业就在东南亚生根发芽。

火币创始人孙宇晨表示:东南亚是他下一步投资的乐土。总部位于旧金山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Coinbase公司则计划在东南亚招聘更多员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对虚拟货币的监管较为完善,2021年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多部门发文,依法取缔任何形式的非法金融活动,禁止境外交易所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虚拟币交易服务。

说白了,李某在东南亚捞偏门搞的几十亿,在国内一分都用不了。

这同样能解释为什么李某的劳斯莱斯豪车被发现位于柬埔寨,而不是国内。

如果回国,李某固然安全,“命案必破”是我国人民警察的底线,给东南亚杀手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到大陆兴风作浪。

但是在金钱与生命面前,李某选择了前者。或许有钱没命花,说的就是他这类人。

作者:金陵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