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普京就近指挥,10万俄军对阵15万乌军!伪赫尔松州州长或已被毒死

鹰眼Defence

2022-08-08 18:44山东

关注

乌克兰国防部称,乌军将在未来3周内集中15万大军,对赫尔松地区发起大反攻;而一些尚未得到官方证实的消息则显示,俄军也在向南线增兵,尤其是从顿巴斯地区抽调兵力,俄军很可能会在南线集中10万大军,而普京总统一直待在索契,很可能也是为了就近指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俄军集中这么多军队,已经不仅仅是守住赫尔松这么简单了。分析人士认为,俄军很可能会攻占尼古拉耶夫,让乌军的美制“海马斯”火箭炮无法再威胁到第聂伯河上的主要桥梁,尤其是关键的安东诺夫大桥,该桥对赫尔松地区的俄军极为重要。就在刚刚,随着乌军“海马斯”火箭炮再次攻击安东诺夫大桥,俄军工兵几天来的工作被归零。

俄乌两军都在为南线的大战厉兵秣马,相比之下,此前发生在赫尔松地区的一系列战斗已经不值一提了,在南线很可能会发生“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的最大规模战役。俄军拥有火力优势,并拥有更多的空中优势,但后勤是致命弱点,这将严重限制俄军战斗力尤其是火力的发挥,不少分析人士都担心脆弱的后勤补给会成为俄军战败的关键因素,弹药供应不上,再多的大炮也没用;乌军虽然拥有规模优势,并因为俄军大量抽调兵力而得以在其他战线上发起反攻,但最大的问题依然是缺乏足够的重武器,这在攻势作战中是极为重要的;至于俄乌两军指挥官的能力如何,就得看战场表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战即将来临,赫尔松地区的所谓“公投”也被迫延后,乌克兰政府已经公开宣布,如果俄罗斯政府操纵赫尔松等地搞“公投”,就不再有任何谈判。而赫尔松地区的那些亲俄官员或者说乌奸、卖国贼,则惶惶不可终日,频繁的暗杀行动在持续上演,当地的俄罗斯安全机构并无法保护好他们的生命安全,命都没了,钱还有什么用?

俄罗斯政府任命的“赫尔松州州长”弗拉基米尔·萨尔多忽然昏迷,被送入重症监护室(ICU)上了呼吸机,尽管“赫尔松州”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弗拉基米尔·萨尔多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但看起来并不像:当地医院对弗拉基米尔·萨尔多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并将其尿液和血液送往克里米亚,但克里米亚当地医院也无能为力,目前,弗拉基米尔·萨尔多已被送到莫斯科救治,尚未确定的消息称弗拉基米尔·萨尔多已经不治身亡。

一些消息称,“赫尔松州州长”弗拉基米尔·萨尔多很可能是中了毒。据悉,在前一天,弗拉基米尔·萨尔多的女仆给他介绍了个新厨师,在吃完新厨师做的早餐后大约半个小时,弗拉基米尔·萨尔多开始感到指尖麻木,头脑迷糊,随即失去知觉。“赫尔松州副州长”宣称弗拉基米尔·萨尔多没有中毒,这些都是乌克兰对俄罗斯的信息战。

弗拉基米尔·萨尔多生于尼古拉耶夫,并在1998年至2002年期间担任过赫尔松市议员,其后多次参与竞选赫尔松州州长,但均被对手击败。在俄军占领赫尔松后,弗拉基米尔·萨尔多即开始与俄军合作,并最终被任命为赫尔松州州长,其后更是成为首批领取俄罗斯护照的当地人。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已宣布弗拉基米尔·萨尔多犯有叛国罪。目前,“赫尔松州州长”由“赫尔松市市长”谢尔盖·埃利塞夫,后者来自加里宁格勒。

除了“赫尔松州州长”弗拉基米尔·萨尔多,还有更多的乌奸死于暗杀,在赫尔松市以东约80公里的新卡霍夫卡镇,与俄罗斯占领者合作的当地副镇长维塔利·古尔在走出公寓后被击中,身中数枪,送医后不治身亡,俄罗斯调查人员在他的家门口发现了1支马卡洛夫手枪和弹壳。新卡霍夫卡镇是俄军为赫尔松提供补给的重要后勤枢纽,这里同样有大批乌克兰特工和游击队活动。

除了投毒和枪击,赫尔松州地区的乌奸们更多还是死于汽车炸弹,具体情况并不清楚,需要注意的是,在“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美国等国就向乌克兰提供了大批炸药和引爆装置。一系列合作者们被暗杀,甚至连当地的俄罗斯占领军都不敢单独活动,再加上不断有军火库、指挥所、交通枢纽等设施被“去军事化”,俄军在赫尔松面临的形势极为复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赫尔松在被俄军占领后,当地人就一度上街阻挡俄军车队通过,抗议俄罗斯政府对乌克兰发动的“特别军事行动”,虽然被强行驱散,但也表明了当地的人心所向。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放在乌克兰,得改成得民心者得胜利,抗战还打了14年呢,更何况是获得国际社会广泛支持的乌克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99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