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朗普和彭斯将在2024年美国大选中对决?预演开始了

第一财经资讯

2022-05-24 17:58上海

关注

一场美国前副总统彭斯和前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对决”正在佐治亚州展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5月1日,特朗普在内布拉斯加州参加集会

彭斯在23日同竞选连任的佐治亚州州长坎普(Brain Kemp)共同现身在亚特兰大北郊的一次拉票活动。“当你们明天选择支持坎普州长,你就会向全美国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共和党才是未来的政党。”彭斯在有数百人出席的竞选活动中说,“我很自豪地宣布支持坎普再担任佐治亚州州长4年!”

而特朗普支持的则是坎普的竞争对手佐治亚州前共和党参议员珀杜(David Perdue)。

在彭斯正式表态对坎普的支持前,特朗普曾抨击坎普为“名义上的共和党人(RINO)”。今年3月,特朗普曾前往佐治亚州举行集会,支持珀杜在初选中挑战坎普,并在集会上称坎普是“佐治亚州的灾难”。

然而,特朗普的支持似乎并没有助推珀杜的选情。佐治亚州媒体公布的一份最新民调显示,坎普领先珀杜超过26个百分点。此外,在初选到来前的三个月中,珀杜的筹款金额约为170万美元,而坎普则已筹集到1070万美元。

从23日开始,佐治亚州、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得克萨斯州和明尼苏达州将进行初选。美媒报道指出,包括彭斯在内,有意在2024年角逐共和党总统初选的人物已经纷纷开始走访重要的摇摆州,“观望”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是否胜出,当做自己大选支持率的风向标。

彭斯一直在为2024备战?

在佐治亚州当天的演讲中,彭斯罕见地批评了特朗普试图推翻2020年选举结果的做法。

自2021年离开白宫后,彭斯是否将在2024年参加总统选举一直备受外界关注。但是,直到去年底中期选举的多个摇摆州初选开始后,彭斯才开始公开发声和露面。

在今年3月的一次电视采访中,当被问到“是否参选”时,彭斯没有排除相关可能。

彭斯

“我相信共和党能够提名一位可以成为美国下任总统的候选人。”彭斯表示,“我和家人们会考虑将如何参加这个进程。”

在周一的一个采访中,被问及“是否将会参选”时,彭斯表示:“哪里有召唤,他和家人就会去哪。”

根据提交给北卡罗来纳州监管机构的文件,彭斯于2021年创立的“推进美国自由”(Advancing American Freedom)非赢利组织在去年筹集到500万美元。在今年初,彭斯阵营宣布,他们将使用1000万美元用于电视广告活动。文件显示,自2021年1月以来,彭斯的政治委员会筹集了超过55.7万美元,支出了约78.7万美元。

美媒分析指出,尽管彭斯可能在准备2024年同特朗普对决,他击败特朗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前景却不被看好。根据哈佛大学和哈里斯民调在今年1月底公布的民调,特朗普在共和党中的支持率约为57%,而彭斯的支持率约为11%。

尽管特朗普也仍未宣布是否将在2024年参选,在今年3月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表示,如果他参选并赢得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话,他不认为民众会接受彭斯作为他的竞选搭档。特朗普表示,在2020年大选后,他和彭斯之间出现了无法弥合的分歧。“但是,我仍然非常喜欢迈克。”特朗普表示,(美国前副总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助推力不够?

在目前的中期选举初选中,特朗普在共和党众议院、参议院和州长的竞选中支持了数十名候选人。在他们中间,有许多人都是在任的共和党州长,如南达科他州长克里斯蒂诺姆、南卡罗来纳州长亨利·麦克马斯特和俄克拉荷马州长斯蒂特。这些州长本就在当地支持率较高、优势明显。

在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中也有支持率不太明朗的,在这些人中特朗普的助推力似乎没有那么明显,有多名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在初选中失败。

在近期爱达荷州的州长初选中,该州副州长麦吉钦(Janice McGeachi)在初选中以20多个百分点的劣势(32%对53%)败给现任州长利特尔(Brad Little)。

在内布拉斯加州,特朗普支持的商人查尔斯·赫伯斯特(Charles Herbster)以将近4%的差距输给了兽医皮伦(Jim Pillen)。

而在佐治亚州的州长初选也被认为是特朗普将会出现“判断失误”的另外一场重要竞选,因为特朗普支持的珀杜落后坎普不止30个百分点。

有政治分析人士称,特朗普“介入”越多的州长竞选,他就越有可能“押错人”,而且并不能将结果作为推算大选的依据。因此,对特朗普来说,最“安全”的做法应该是在进行的州长初选中,密切观望但不对相关候选人做出支持或反对的声明。

延伸阅读

有望"取代"特朗普的男人出现了?曾称新冠是"骗局"

距离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还有整整两年时间,但美国舆论已经热了起来。究竟是2020年大选中因为疫情防控失当意外失手的特朗普继续与老对手拜登再度厮杀,还是共和党推出新人挑战民调支持度低迷的拜登,还是未知数。

不过,有一个人值得注意,那就是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说,过去几个月里,佛罗里达州的政坛核心人士以及德桑蒂斯身边人士纷纷揣测,该州现任州长德桑蒂斯如果在今年11月的州长连任选举获得重大胜利,将使其全国知名度大幅提升,届时即便特朗普宣布再战2024,也难以影响德桑蒂斯的优势。

揣测归揣测,德桑蒂斯老神在在地并未松口透露是否角逐共和党党内初选。不过有消息人士表示,德桑蒂斯对于赢得州长连任选举信心满满,并把风光连任州长视为问鼎白宫的跳板。

德桑蒂斯早前接受保守派播客节目《莉莎‧布斯讨论真相》(The Truth with Lisa Boothe)时,就透露连任州长将是他追求政治生涯更上一层楼发展的跳板。

德桑蒂斯对主持人布斯说:“我的目标是,如果连任选举获得大幅胜利,政治观察家就会开始评论说,佛州身为摇摆州的日子已经结束,佛州变成红州了,我觉得这是我们努力成果的展现。”

德桑蒂斯说的“大幅胜利”是什么,他并未说明。要知道,2018年的州长选举里,德桑提斯仅以0.4%的得票率差距险胜民主党对手。

德桑提斯核心幕僚透露,特朗普2020年总统大选的佛州得票率领先拜登3.3%,德桑蒂斯希望连任选举能超越特朗普的得票率表现。一名共和党知情人士说:“你绝对不会听到德桑蒂斯开口批评特朗普,但特朗普绝对树立了特定的指标,德桑蒂斯肯定想要打破指标。”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付随鑫对直新闻记者表示,德桑蒂斯总的来说非常优秀,个人政治形象和政绩都很出色,还表现出有一些实干能力,客观来说是一位比较完美的候选人。

付随鑫分析指出,目前如果德桑蒂斯跟特朗普竞争,还是处于劣势。但是两年后的情况存在变数,所以这两年对于德桑蒂斯来说很重要。德桑蒂斯能把连任的任务完成,并且保持政绩良好高人气,会非常关键。

此外,丑闻也可能导致潜在总统党内初选候选人被早早淘汰,这是有前车之鉴的。早在2016年共和党初选中,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一直在极力宣扬自己在“9·11”事件和桑迪飓风后的领导能力,他在多达12位党内候选人中具有相当实力,但是他始终无法摆脱“堵桥门”丑闻。此前他被曝涉嫌在2013年9月故意关闭连接纽约曼哈顿和新泽西州利堡市的乔治·华盛顿桥车道,造成该市连续多日交通拥堵,此举被视为报复在州长大选期间不支持他的利堡市市长、民主党人马克·思科利奇。克里斯蒂党内排名一直低迷,不得不过早放弃竞选。而德桑蒂斯2010年才从美国海军退役从政,未来面对的挑战还很多。

2016年总统大选共和党初选

佛州州长竞选已超出州内延伸至全国,德桑蒂斯去年就跑到匹兹堡竞选,呼吁各州不要顾虑反对意见,应该大幅解除封锁等防疫措施。

将州长竞选上升至全国的目的,除吸引更多政治献金外,也有拉抬全国声望的效果。外界猜测,德桑蒂斯可能将角逐共和党党内初选,争夺2024年总统大位,这是民主党非常想在接下来的州长选举中打败德桑蒂斯的原因之一。需要指出的是,民主党自1994年以来就没有在佛州州长选举中胜出过。

德桑蒂斯羽翼未丰,尽管发展势头良好,但是他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冒犯特朗普。特朗普虽然在公开谈话中也未对德桑提斯恶言相向,但曾私下抱怨说,德桑蒂斯原本是没有知名度的联邦众议员,如果不是2018年州长选举获得特朗普背书,很难赢下党内对手、佛州农业厅长亚当·普特南 (Adam Putnam)。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特朗普的出手赋能,德桑蒂斯还在共和党内部“跑龙套”。

特朗普在任期间,德桑蒂斯特意带着新生儿去白宫与特朗普一家相聚

特朗普顾问团评估,德桑蒂斯并不会在2024年挑战特朗普。一名共和党消息人士说,特朗普成就了德桑蒂斯,如果德桑蒂斯胆敢违逆特朗普,“必将付出惨重代价”。

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部仍有巨大优势

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和CAPS/Harris民意调查公司,对登记选民进行一次民调,结果显示特朗普以57%的支持率成为2024年共和党提名的热门人选,领先德桑蒂斯45个百分点,德桑蒂斯拿到的支持率为11%,前副总统彭斯紧随其后为10%。该民调称,在一个假设的八名共和党候选人名单中,特朗普在正式公布其2022年中期选举后的意向之前,早已处于“强势地位”。

如果特朗普决定不参选,在没有他的民调中,德桑蒂斯显然是领先的:德桑蒂斯的30%支持率要比第二名彭斯领先4个百分点。

共和党的烦恼不是没有总统人选,而是发愁能人太多了。除了特朗普、德桑蒂斯,还有得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等人,共和党可谓后继有人。

反观民主党,如果拜登不参选下届总统,那么在注册民主党人中,副总统哈里斯会以微弱优势胜出。哈里斯得到23%的支持,希拉里·克林顿以17%位居第二,桑德斯以12%位居第三。但是,希拉里·克林顿离开政坛多久了?桑德斯比拜登还大一岁,提名他来参选,可能性有多大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付随鑫分析认为,共和党目前来看确实比较“拥挤”,现在已经有十几个潜在参选者,但是这个人数其实并不是特别多,因为2016年,共和党有17个参选人,所以这个人数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看共和党里面是否出现严重的分裂。但是目前来看,好像共和党都会坚持特朗普路线,不管是哪些候选人。

CNN的数据显示,特朗普在全国初选民调中的支持率超过50%,其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约为80%。虽然德桑蒂斯在全国初选民调中以较高的支持率排名第二,但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仅为60%左右。但是“马奎特民调”(Marquette poll)显示,相比年过古稀的特朗普,了解这两个人的共和党人似乎更喜欢年轻的德桑蒂斯。

德桑蒂斯是谁?

说回德桑蒂斯。

出生于1978年的德桑蒂斯即便不出战2024年总统选举,也是共和党内不可小觑的新生力量。刚刚44岁的他曾经在耶鲁和哈佛相继求学。

年轻有为的他政策也很大胆。2019年1月,德桑蒂斯上任不到一周,就发布了一项针对州政府雇员的无歧视令,该命令包括了种族、年龄、性别、肤色、宗教、国籍、婚姻状况和残疾,但是没有包括对性取向或性别认同(LGBTQ)的保护。

作为共和党的坚定拥护者,德桑蒂斯奉行的防疫政策与民主党和拜登背道而驰。2020年12月1日,就在佛罗里达州新冠病毒病例数破百万的前一天,德桑蒂斯举行了疫情发布会。在会上,他出人意料地再次强调了在来年春季继续开放学校的必要性,并称“由于新冠病毒而关闭学校是美国现代史上最大的公共卫生错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桑蒂斯式戴口罩”

前两个月,德桑蒂斯曾到南佛罗里达大学演讲,在走上讲台时,他对着讲台后方几名戴着口罩的学生说道:“你们不用戴这些口罩,摘了吧!说实话这真的没有什么用。”随后,德桑蒂斯声称“我们必须停止这场新冠‘骗局’”。

资料图

此外,德桑蒂斯还给外界强悍的作风。举个例子,佛罗里达州议会4月22日通过一项法案,决议撤销华特迪士尼公司长年在佛州享有的特殊税务地位,该特权让迪士尼免缴交部分税款,每年为其省下数千万美元。

资料图

外界推测,佛州议会最近的举动是为了报复迪士尼先前公开反对该州颇具争议的“不说同性恋”法案。

奥兰多迪士尼世界度假区坐落于佛州中部的“芦苇溪改善区”,该区原为橘郡及奥西奥拉郡之间的沼泽地和牧地,占地约2万5000英亩。奥兰多迪士尼在该区拥有“自治权”,可自行建设道路、供应水电和设置消防等安全及行政机构,且无需缴交部分税项及处理相关法律手续。

德桑蒂斯还被认为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两人似乎也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并且德桑蒂斯身为共和党人,他的立场也是紧跟特朗普:不管是对“黑命贵”运动的看法、医疗药价改革,还是对疫情的应对,总能看到他们两人的相似之处。

如果德桑蒂斯不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成为特朗普副手搭档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他既不会得罪共和党老大,还会接近华盛顿政治权力中心,积累更多资历,因为2028年德桑蒂斯的机会更大一些。

作者 | 杨颖,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倪利刚_NB28653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9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