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房东求我与她过夫妻生活,直言:我招男租客就是为了寻找伴侣!

subtitle
飞天木兰

2022-01-21 20:56

关注

我越来越不想与老婆过日子了,主要原因是嫌她烦。

女人怎么说变就变的,结婚以前,老婆是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很会害羞,说话轻轻的,有时候会脸红,她怕被人看到她脸红的样子,总喜欢低着头。一看她脸红,我就特别来劲,我越来劲,她越脸红,而且把头低得更低了。

说起我与老婆的经历,实在是太传统了。因为我们是邻居,而且从小一起玩到大。她比我大三岁,我就叫她姐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时候,我就叫她邻居姐姐,她经常会带着我玩,比如她会趴在地上当马,让我坐在她的身上,然后,她叫我拿一根鞭子,抽她的屁股。嘴上说着“驾!驾!驾!”,我抽得快,她也走得快。

她给我当马骑,被她父母看到了,就说她:“傻丫头,哪有女人给男人当马骑的,应该男人给女人当马骑啊,你反了。”我就说:“我长大了就给姐姐当马骑!”她父母看我这样说,也就不计较她给我当妈了。

邻居姐姐就是我心灵的支柱,我依赖着她长大。可是,在读初中的时候,她搬走了,听说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但是,邻居姐姐的形象一直在我脑海里,我发誓一定要找到她。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本市工作,那天我拿着通知去单位报到,给我安排工作的是一位美女,很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她看着我的通知单,念着我的名字,又朝我看了看,就“噗嗤”一下笑了起来。我一脸懵逼,好奇的看着她,她又叫了一下我名字,然后对我说:趴下。

我以为,在这个单位上班前,需要趴下干什么的,于是,就弱弱的问她:“趴下干嘛?”然后真的想趴下。

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个不停,好一会才止住了笑。用手捂着肚子,指着我说:“小时候给你当马骑,我太吃亏了,你要还我。”

我又仔细看了一眼这位美女,正是我日思夜想的邻居姐姐!她变漂亮了,本来脸肥嘟嘟的,现在瘦了,变成了瓜子脸,但眼睛依然很迷人,难怪我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我高兴得一把抱住了她:“邻居姐姐,我找你好苦啊。”

第一天的下班时间,我就约会她。这次我不想放跑她了,我已经了解过了,她现在还没有男朋友,我得抓紧时间追了。

从今后,我每天都要缠着她,就像小时候缠着她一样,只是小时候说:“邻居姐姐,你给我当马骑。”而现在说:“邻居姐姐,我给你当马骑。”

可真,当我趴在地上,让她坐到我背上时,她却脸红了。她越脸红,我就越缠着她坐上来。那次,我们拉拉扯扯的,滚在了一起,就是那一刻,点燃了我们彼此内心爱的火焰,我们恋爱了。

我们去见过彼此的父母时,两家的大人怎么都不相信,我们居然会走到一起,因为我比她小三岁啊。

但是,他们还是很开心,因为毕竟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彼此很了解,而且,他们说:女大三抱金砖!

在两家父母的祝贺声中,我们幸福的结合在一起。婚后的前几年,我们也一直很幸福。可是,最近几年,她变了,变得唠唠叨叨的,像老妈子一样,总是为了一些琐事,要说我好几天,比如,拖鞋没有放柜子里去,比如,洗脸时水弄到地上了,她不喜欢地上有一滴水出现。

更麻烦的是,每次东西哪里拿来要放回哪里去,客厅,厨房,房间,都整整齐齐的,即使茶几上,也不能放东西,有时候我放一下杯子,她都会觉得乱,要我把茶喝完,到洗碗机里洗干净,烘干,然后放回到柜子里……有时候,一只杯子,或者一只碗,也要开洗碗机。我说就一只碗,手洗好了,她说手洗不卫生,没有机器洗得干净。

她有很严重的洁癖,我很受不了。关键是,我必须要像她这样保持有洁癖,否则的话,就没完没了的说我。

这种日子过烦了,我就对她说想搬出去一个人过。

其实,一个人过并不代表不爱她了,我对她的感情还在,只是我不习惯她的生活习惯。

于是,不管她同意不同意,我还是搬离了家。

我租的是合租房,房东是个女的,跟我一样,喜欢写文章。也跟我一样,喜欢把东西随意的乱放。在生活上不拘小节,也不对自己有要求,怎么开心就怎么来,很放松。

这个房子有180平米,四室两厅,我租了一个房间,每个月给500租金就够了,房子里除了房东外,还租着一个是搞摄影的,所以,整个房子里充满着文艺的气息,轻松愉快,我觉得这是我要的生活。

过了一个月,摄影师工作调动,要去外地工作了,整个房子只剩下了我和女房东。

女房东年龄与我差不多,很文艺,她是一位媒体签约作者,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小说,她写的是玄幻类的连载,有时候,写小说也会走火入魔,尤其是在深更半夜,万籁俱静时,她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吼声,怪叫声。

第二天,我笑着跟她说:“昨晚你又走火入魔了。”她说:“没有,我只是叫叫看,哪种叫法更让人毛骨悚然。”

写小说的人很怪,尤其是像她这种写玄幻类的,更怪,不知道她的脑袋里装着什么,有时候她盯着我入了神,然后口里念着:魔,道,妖,仙,侠等一些字来,让我不明白她是在构思,还是在回顾情节。

说实话,我有点怕她。

晚上,我写了情感故事后,就睡觉了,半夜突然有人敲门,我打开一看,原来是女房东,她居然扑到我怀里,“妈呀…”哭了起来,我问她干嘛了,她说她房间里有人,绿色的脸,白色的眼珠子,白色的长布衫,看不到脚……

我跟着她去房间,打开灯,没有什么啊。“你是不是刚才做梦了?”她说她没睡,怎么会做梦呢?我说可能你是幻觉吧,你把故事情节带到了生活中了。

安慰了一下她后,我回房了,没等我关门,她飞快的跑来,钻进了我的被子里,她说她不管了,今晚就睡这里了,然后她要求与我过夫妻生活。

她虽然是个剩女,但毕竟还是个姑娘,我这样做会害她的。

她说,你错了,我就是看中你了,我找了那么多男租客,没有喜欢的,就喜欢你了。对了,我之所以要把房子出租,就是为了找男伴侣的,上天不负我苦心,终于被我遇到了。

她倒是干净利索,演讲完毕,一下就抱住了我。

文艺女都这样,我喜欢,可是,我有老婆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