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豪掷百万搞研发,老牌药企的十年做了场空梦

subtitle
健识局 2021-12-01 19:39

百利天恒用竹篮打了十年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0年后,仿制药的利润比刀片还薄。”

2015年的时候,百利天恒的董事长朱义就很明确的知道这一点。他说:世界上只有两种药,仿制药和创新药,没有第三种。

只可惜,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的转型中,这家成立20多年的老药企还是慢了一些。

11月17日,上交所官网显示,百利天恒药业的IPO已获受理。这是继2014年、2015年两次败走创业板之后,这家四川药企第三次谋求上市,这次瞄准的是科创板。

百利天恒的名字很有现代感,业务却一直很传统,产品是典型的化学仿制药和中成药。2011年起,百利天恒开始尝试创新生物药的研发,逐步开始转型。

如今10年过去,百利天恒却被创新的大潮越拍越远。

这是中国传统医药企业样本。医药行业“创新”速度太快了,真的就等不了这些传统药企

没站上潮头,被大潮拍倒

1998年3月,百利天恒的前身百利药业推出了第一款仿制药:抗病毒的利巴韦林颗粒

利巴韦林曾经是百利天恒的当家产品。据2014年创业板招股书,这款药品在2011年到2013年间的收入持续保持在6000万元以上,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均接近20%。

但随着竞争的加剧,利巴韦林开始进入疲乏期。2019年,百利天恒利巴韦林销售额缩减为3004.86万元。2020年该药被列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当年销售收入也只增长了1000多万。

百利天恒还有大批中成药、麻醉、肠道药物品种,但这些仿制药大多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过评品种又没能进入集采。在当下的医药市场环境中,这样的产品组合几乎意味着企业的慢性死亡

图源:百利天恒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2018年到2021年6月,百利天恒的营收分别为11.09亿元、12.05亿元、10.11亿元和4.22亿元,全部来自于化药和中成药两个业务板块的收入。

但百利天恒没有认命,靠着仿制药艰难创收。公司有一项重要的工作需要钱:推动创新生物药的研发。早在2010年左右,在成功实现“活下来”这个小目标后,百利天恒将目光聚焦到自主研发上

那一年,恒瑞从礼来挖来张连山,从此转型开发创新药物;百济神州创始人欧雷强遇上了王晓东,两人合作在北京做新药。

百利天恒也没闲着。2011年,公司拿出了营业收入10.88%的钱来搞研发,总计3983.8万元。此后,百利天恒的研发一直没有停步,2020年研发费用达到1.96亿元。

但这样的规模,放在当下的医药行业里还是太小了。不仅总量没法比,平摊到研发人员头上,百利天恒的人均研发费用也是很低的。2020年,百济神州、君实和信达的人均研发费用分别为407万元、267万元和195万元。而百利天恒只有49万元

这样的研发投入,覆盖的靶点却不少:EGFR、CTLA4、PD-1、ADC……当下热门的靶点一个也没放过。

以区区人均50万的研发费用,往最热门的前沿里扎,结果可想而知。经过数年不辞辛劳地付出后,百利天恒目前接近上市的创新生物药产品数量为:0。

图源:百利天恒招股书(P125)

此外,健识局注意到,尽管近三年来百利天恒的研发投入持续增加,但目前展现出的42项境内发明专利中,有38项为2015年之前取得。也就是说,百利天恒这几年基本上没实现什么研发突破

仿制药企跨栏艰难

实际上,朱义是一个有决心、有魄力的企业家,也很早就预见到行业的未来。无奈,老药企的转型并不容易。

百利天恒试图“以药养研”,但这一美好畅想快要坚持不下去了。由于化药和中成药的销售收入持续下滑,百利天恒的收入基本已经没办法负担高额的研发投入。今年上半年,百利天恒亏损2348.37万元。

图源:百利天恒招股书

如果时间可以走得慢一点,朱义或许还有更多的空间腾挪。但现在,上市融资搞研发,是百利天恒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只不过在当下的资本市场环境中,这样的企业可能很难得到认可。

传统药企做创新药的,当然不止百利天恒一家,结局都不算好。

今年10月,誉衡药业与药明生物联合开发的PD-1赛帕利单抗悄然上线,120mg规格售价为3300元,刷新了国产PD-1单价下限。

誉衡药业靠鹿瓜多肽起家,这一辅助用药近年被河北衡水、廊坊、湖北武汉等地列入重点监控名单,并因行贿被国家医保局点名,列入了浙江省严重失信名单。

誉衡董事长朱吉满虽然很早就开始布局创新药,但一直所托非人,PD-1即使做出来也远远落后于同行。

还有一些传统企业,完全没摸清路子。

今年年中,珍宝岛药业斥资4亿元投资特瑞思。特瑞思的在研管线中,一款ADC药物和两款生物类似药均有望两三年内在中美两国申报上市。

珍宝岛一直靠着卖中药赚钱,业绩稳中有进,但却始终没有大突破。2020年,其化学制剂和生物制剂的收入甚至都出现了大幅下跌,同比分别下降23%和55%。如今,珍宝岛一本正经地进军生物创新药,只是显然有点晚

可以肯定的是,集采微利之下,众多曾经靠着仿制药起家的国内药企,都开始转变思路,谋求新机遇。在这一点上,老大哥恒瑞也没能例外。

但恒瑞只有一个,百利天恒却有成百上千个。它们需要突破的困境,不止转型无门、研发短板和资金告急,更是被诸多资本催肥的biotech们的追击。

前浪滚滚,老牌药企还有没有活路?

文|古月

运营|廿十三

#创新药企##百利天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