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来了!抗衰老药物“新星”MYMD-1有望成为第一个上市药物

subtitle
时光派 2021-11-29 17: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派派不是

导读

作为一名合格的“抗衰达人”,怎能不对日新月异的延寿科技了如指掌?

关注时光派#追新速递专栏,这里收录最新鲜的延寿资讯,带你第一时间链接全球前沿长寿科技动向。

2021年11月16日,FDA通过了MYMD-1药物在“抗衰老适应症”上II期临床试验的申请。MyMD生物制药同时宣布II期临床试验的征聘志愿者工作立即开始,预计到2022年第一季度末将公布临床试验数据。

在美国的巴尔的摩市有一项非常的著名的研究,叫做巴尔的摩老龄化纵向研究(BLSA),从1958年开始,距今已经有60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开展时间最长的老龄化与健康研究项目。而MyMD生物制药正是坐落于这座城市。

此次MYMD-1得到FDA的批准,在抗衰老领域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最开始很多人们并不把衰老看成一种疾病,后来随着对衰老的不断研究,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衰老其实就是一种疾病这一观点,到了现在FDA批准了抗衰老药物的临床试验,意味着治疗衰老的药物有可能上市,那是不是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可以彻底治疗衰老呢?

MYMD-1抗衰的发展史

MYMD-1最早是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而研发的,例如多发性硬化[1]和类风湿关节炎[2]。自身免疫性疾病就是自己的免疫系统攻击自身的器官和组织,这种攻击会引发细胞因子风暴,其中炎症因子TNF-α会被过度激活,而MYMD-1可以选择性地抑制TNF-α而不影响正常的免疫反应。

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衰老有极其密切的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的固有免疫不断增强而适应性免疫不断减弱,炎症因子如TNF-α IL-1, IL-6的表达水平升高,引起慢性炎症,慢性炎症会造成DNA损伤,加速衰老细胞的积累,这种炎症造成的衰老称为“炎症衰老”[3]。慢性炎症同时还会造成免疫系统失调,增加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病风险。

正是因为MYMD-1可以选择性地抑制TNF-α,它陆续被用于探索治疗肌少症、衰老等疾病。MYMD-1选择性抑制炎症因子TNF-α的表达,减少了慢性炎症的发生,使得细胞难以释放出活性氧(ROS)破坏DNA,端粒就不容易受到损伤,以此达到抗衰老的目的[4]。而MYMD-1可以穿越血脑屏障意味着它或许能治疗阿尔兹海默症和其他大脑相关疾病。

MYMD-1的独特优势

图注:MYMD-1的结构式

值得注意的是,MYMD-1是唯一一款通过FDA在抗衰老方面的 II期临床试验申请的药物。虽然市场上还有其他 TNF-α抑制剂通过了申请,但它们适用于其他临床方面的症状。可为啥只有MYMD-1脱颖而出获得了挑剔的FDA的批准呢?这是因为与其他的TNF-α抑制剂相比,MYMD具有三大优势。

首先,MYMD-1是烟草生物碱的合成衍生物,结构式如上图所示,分子量仅仅只有146,是小分子生物碱,可以口服,而其他TNF抑制剂均是蛋白质,口服会被消化失去活性,必须通过注射。

其次,MYMD-1选择性极高,当TNF-α在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细胞因子风暴中过度激活时,它能够选择性地阻断TNF-α,但不会阻止免疫系统正常应对中度感染,也不会引起全局免疫抑制或毒性,而修美乐(阿达木单抗)和目前市面上的其他TNF-α抑制剂是通过不加选择地阻断TNF-α而起作用,可能导致严重甚至致命的感染。

最后,MYMD-1是从植物中提取并加以修饰的,毒性极低,在正常剂量(5-25mg)下使用,对细胞的影响微乎其微,目前没有发现类似其他TNF-α抑制剂引发的重大有害副作用。这三大优势决定了它非常适合作为抗衰老药物使用。

MYMD-1的幕后推手

MYMD-1 的幕后推手就是MyMD生物制药。MyMD生物制药是美国上世纪起家的老牌制药公司,成立于1989年,2014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去年与Akers Biosciences成功合并,公司的主要精力和资金都投入到开发延长健康寿命的两个治疗平台。

MyMD公司总裁查普曼博士表示,他们相信可口服的 MYMD-1 比当今市场上任何TNF-α抑制剂都优越,将会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药物。他们公司的目标是治疗疾病的根本,而不只是解决症状。

查普曼博士说MYMD-1将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药物这句话也并不是吹嘘,抗衰老药物的确有具有庞大的市场前景,到2025年,治疗老年疾病和延长健康寿命的市场预计将至少达到6000亿美元,根据《Nature Aging》所述,预期寿命延长一年的价值为38万亿美元,预期寿命增加10年,其价值将达367万亿美元[5]。如果MYMD-1最终能获得FDA批准上市的话,其带来的经济价值将十分巨大,查普曼博士的话或许真的能实现。

—— TIMEPIE ——

这里是只做最硬核续命学研究的时光派,专注“长寿科技”科普。日以继夜翻阅文献撰稿只为给你带来最新、最全前沿抗衰资讯,欢迎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和疑惑;日更动力源自你的关注与分享,抗衰路上与你并肩同行!

参考文献

[1] Di Dalmazi, G. , Chalan, P. , & Caturegli, P. . (2019). Mymd-1, a novel immunometabolic regulator, ameliorates autoimmune thyroiditis via suppression of th1 responses and tnf-α release. 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2] Glenn, J. D. , Pantoja, I. M. , Caturegli, P. , & Whartenby, K. A. . (2019). Mymd-1, a novel alkaloid compound, ameliorates the course of experimental autoimmune encephalomyelitis. Journal of Neuroimmunology, 339, 577115.

[3] (2021). Tnf-α antagonism rescues the effect of ageing on stroke: perspectives for targeting inflamm-ageing.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4] (2014). Chronic inflammation induces telomere dysfunction and accelerates ageing in mice. Nature Communications, 2(4172), 4172.

[5] Scott, A.J., Ellison, M. & Sinclair, D.A. The economic value of targeting aging. Nature Aging, 616–623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3587-021-00080-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