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个亲华日本外交官离奇死亡,加速了日军侵华,可他真的亲华吗?

subtitle
浩然文史 2021-10-17 11: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佐分利贞男是日本外务省职业官僚,长期在币原喜重郎手下,对币原的协调外交深表认同,对华一度采取了“温和”面容,抑制了军部暴走,但就在“中日新约”有所眉目之际,佐分利离奇自杀,当时的中国外长王正廷对佐分利之死深表遗憾,认为中日之间好不容易达成的谅解全部化为泡影。可见中国方面甚至认为佐分利的存在也许会限制日本军部的专横,缓解日本的侵略。

日本外务省

一、佐分利贞男的中国情结

佐分利,1879年出生于东京,东京帝国大学法学科毕业,在当时,日本法学毕业生的出路就是考公务员。佐分利热爱外交,所以他毕业后就立志要考入外务省,他是外务省第十四次省考过关,那一次仅录取3人。20世纪初,清朝正在改革军制,日本是重点学习对象,1906年应清朝请求,日本派出了一批顾问,佐分利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在保定军校任教官。恰好1907年蒋介石也考进了保定军校,这么来看蒋介石还算佐分利的学生。

保定军校

佐分利和蒋介石最著名的故事就是佐分利辱华被怼。一次佐分利在课堂上炫耀日本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然后拿出一块泥土块,说这块泥里有4亿微生物、4亿细菌,就像中国有4亿人口寄生在这块泥土里。台下中国学生怒不可遏,蒋介石跑到台上讲泥块掰成8块,说日本人有5000万,也可以说在这1/8的泥土里寄生吗。通过此事,佐分利反而对蒋介石有了好感。1908年,就是佐分利策划的蒋介石赴日留学,并给蒋写了介绍信。

二、20世纪20年代日本外交的变动

1924年6月11日,币原喜重郎任外务大臣。币原和佐分利出身相似,也是法学科毕业,也考入了外务省(外务省第四次省考过关,该次省考仅录取4人),同样的外务省专业官僚,经历了残酷的考试地狱,他们在学习中都接触了时代的新风气,尤其是一战后,他们知道世界风向变了,不再是旧世纪随意武力侵略的时代了,今后的时代要以经济为向导,注重大国间的合作。币原主导外务省后致力于外务省革新,将一批支持自己经济外交、协调外交的官僚都提拔上来,作为币原后辈的佐分利,也在这一时期大展拳脚。

币原

佐分利曾在20年代初驻美公使馆工作,恰好当时的公使就是币原;后来又参与币原领导下的华盛顿会议;随币原回国后任外务省条约局局长,专门审核外交条约,是币原最忠实的部下。

币原担任外务大臣的第二天就召开记者会,宣布了施政纲领,即:维护和增进正当权益,尊重各国权益,维持东亚和平;尊重外交前后相承主义;改善和美苏的关系;对华不干涉主义。总的来说,从表面看,币原外交就是要协调列强,对华不干涉,这两点被军部和右翼视为软弱外交的核心,以币原为代表的外务省革新派官僚也就成了日奸集团,佐分利则是日奸集团的得力干将。

外务省官僚

三、佐分利贞男的“亲”华动向

提前指明,在中国独立、崛起前,除了日共和宫崎滔天外,文史君还真没见过谁真正亲华。这里面说的佐分利“亲”华是指他侵略中国的手段较为隐蔽,不是直接武力屠杀,而是以经济为手段,能威逼勒索就外交谈判,尽量不用武力,这也是币原外交的实质。

宫崎滔天

1925年中国民族运动蓬勃开展,为了压制中国排外,列强名义上答应中国关税自主,于是开始了北京关税会议,日本出席关税会议的代表之一就是佐分利贞男。北京关税会议,过程十分麻烦,里面涉及列强间的勾心斗角,简而言之,美国率先承认了中国关税自主,英法意等随后,但日本死不松口。最后经过列强斡旋,中国答应日本,在完全关税自主前的过渡时期采取等级税率制,即进口货物分诸多等级,不同货物对应不同税率,最低2.5%,最高30%。按此规定,日本进口货物60%以上都享受了2.5%的进口税。在北京关税会议中,充分显示了币原软弱外交的不软弱。

影视剧中的日本外交官

1926年,国共第一次合作的北伐开始。1927年3月,发生了南京事件,北伐军进攻南京,溃逃的散兵游勇洗劫了洋人,英美借此将军舰开到南京,24日开始炮击南京城,杀害无辜国人以震慑北伐军,中外矛盾瞬间上升。

北伐军

对此事,日本外务省根据佐分利(当时在中国南方)的建议,顶住压力,告诉在华日军绝对不能开炮,所以日军没有参与炮击南京。在此期间,佐分利跑到芜湖,和昔日的爱徒蒋介石商量办法,经过沟通,佐分利确定蒋介石对外国是“友好的”,南京事件并不是政府组织的义和团排外,只是个别败兵的行为。就是经过此事,蒋介石对日心存感激,亲日之心有所上升;而佐分利因极力阻止日军参与炮击,阻止对华强硬,而引起了军部和右翼的不快。

停在长江的列强战舰

四、佐分利之死

1927年9月宁汉合流,12月徐州誓师再次北伐,此时北伐军逼近山东,日本国内发生变化,对华“不干涉”的币原下台了,军阀田中义一当选首相,并兼任外务大臣,随即他出兵山东,制造了济南惨案,革命军无奈只好绕道北伐,最终统一关内。张作霖在回东北途中被日本右翼和少壮派炸死。1928年12月,张学良东北易帜,南京国民政府名义上统一了全中国。田中因张作霖事件不被天皇信任而被迫下台,币原再次上台,继续标榜“不干涉”。

北伐军

1929年6月,国民政府发起了改订新约运动,表示对过去的不平等条约要逐一审查,再订新约。日本为了抢占对华主动权,派出佐分利当新驻华公使。10月7日,佐分利向蒋介石递交了国书,随后中国外长王正廷就“中日新约”之事和佐分利进行了具体磋商。日本原则上答应中国废除治外法权和恢复中国关税自主,中国则表示机会均等,门户开放,保护侨民,但具体内容双方却展开拉锯。

张学良参与了在南京的佐分利招待会,他回忆说:“佐分利这个人很好,我们谈的非常好。”可想而知,虽然实质内容有分歧,但过程还算和谐,比“二十一条”的时候不同意就要打你要温和得多。

文章饰演的张学良

但是11月下旬,佐分利回国请示。当月29日,佐分利在旅游胜地根箱的旅店“开枪自杀”,死因成谜。可以说佐分利之死十分“巧合”,就在“中日新约”初有起色之时,佐分利意外死去,“新约”之事暂时中断,如此中国正常权益的恢复被无限延迟。

旅游胜地箱根

从以上事迹来看,佐分利似乎是个对华温和人士,尤其是南京事件,就是他极力劝阻日军,所以日本才没和英美沆瀣一气屠杀我国人。但是我们不要忘了,日本外务省的最终目标也是侵略中国,当外交勒索不能达成目的的时候,外务省就会义无反顾地支持武装侵略。外务省和军部实际是日本大陆政策的一体两面,日本轮班交替着两副嘴脸,选取最适合自己当前利益的面具。佐分利在多次对华谈判中,似乎让步了许多,恢复了部分中国正当权益,但实际是要谋求日本资本在华的扩大经营。所以在中国自立自强之前,日本政府中根本不会存在亲华人士。

侵华日军

文史君说

关于佐分利之死,众说纷纭,但最可能的就是他因为多次“亲”华和软弱外交得罪了日本右翼和少壮派,而被日本国内右翼暗杀。佐分利因南京事件坚决阻止军部参与行动,这被认为是侵犯了统帅权独立,这是他的罪状之一;在和中国谈判中多次“妥协让步”,将关税权什么的拱手相让,这也是他的罪状。币原喜重郎的回忆录就说:佐分利身体健康,不像抑郁,不可能会自杀。币原怀疑就是自己的协调外交引发右翼不快,他们杀佐分利来警告自己。

参考文献

信夫清三郎:《日本外交史》,商务印书馆,1980年。

外务省百年史编纂委员会:《外务省的百年》,原书房1980年。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