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焦点分析 微信单聊能打开淘宝了,腾讯阿里互开了一道门缝

subtitle
36氪 2021-09-17 18:11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在各自为政多年后,互联网巨头们终于打开紧闭许久的大门。

9月17日下午,针对此前工信部的解除屏蔽外链要求,微信官方账号“微信派”发布关于《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调整的声明,当中最重要的变动在于:

1、用户可以在一对一聊天场景中访问外部链接;

2、群链接开放仍在开发中,同时设立外链投诉入口;

3、用户可以举报违法违规外链,平台将按照相应规则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微信私聊页面输入淘宝网址,经用户选择同意后可以打开。图片来源:36 氪

来自微信的外链调整声明,打响了中国互联网巨头为互联互通开启整改的第一枪。此前,根据工信部9月9日召开的“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要求,9 月 17 日开始,包括阿里、腾讯在内的巨头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

9日的会后,腾讯迅速回应,言辞谨慎:“我们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 阿里巴巴集团也跟进称:“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开放是数字生态的基础。阿里巴巴将按照工信部相关要求,与其他平台一起面向未来,相向而行。”

腾讯会受到肉眼可见的影响,在新华网的文章中,也对屏蔽行为做了很明确的定义。比如,淘宝与微信之间相互屏蔽访问、微信封禁抖音等,都属于这一类问题。

腾讯系或许会受到最大的冲击。正是因为微信的封闭生态,拼多多才得以从淘宝嘴里抢下一块肉,并长成千亿美元市值的明星中概股公司,也正是因为抖音无法进入朋友圈,腾讯才尚有时间窗口去孵化短视频应用。

一旦这种独占性被打破,腾讯苦心守卫多年的社交红利会遭遇源源不断的侵蚀。在存量竞争年代,对一家需要维持增长的4万亿港元市值公司来说,这显然不是个好消息。

潮流已然改变,这些在资本市场无比强悍的大厂,不得不埋下头,顺应新的方向。

争斗永不息

国内的科技巨头们习惯赢者通吃,既要当裁判,也要当运动员。填不满的胃口让他们争斗永无停歇。3Q大战算是开了个头,而当时参与的只是两方,随着微信、淘宝、抖音这样的APP成长为国民级应用,竞争更错综复杂。

这次外链开放,短期看获利的显然是阿里系和头条系,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瓜分微信流量池。尤其是字节跳动,抖音的攻击力不可小觑,包括短视频矩阵、电商、游戏,甚至还有音乐流媒体。在有链接屏蔽限制时,它们已经分走了腾讯产品的用户时长,一旦开放链接,这种情势只会愈演愈烈。

而对阿里系支付,未来可能无法在很多场景“二选一”,多少会影响到用户数量,但他们能够获得的好处不少。最诱人的图景,就是摆脱现在淘口令的尴尬局面,淘宝链接能和拼多多一起出现在微信群里,切走部分小程序交易和微商的大饼。前人栽的这棵大树,头条系和阿里系可以乘凉了。

当然,阿里本来也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如果长远看,如果卖家都能通过朋友圈、抖音、公众号推广,贡献了滚滚现金流的推广工具、广告营销产品必然会失去一些用户。“卖家会去这些更有利于转化的地方。”一位从事用户运营工作的员工告诉36氪。

在流量红利尚未耗尽时,处在野蛮生长期的巨头们,似乎热衷于对抗。早在2013年,阿里和微信之间就剑拔弩张。当年8月,淘宝先屏蔽了微信上的淘宝客接口,11月屏蔽了来自微信的所有链接。

淘宝对此解释是很多用户掉入了微信朋友圈和营销号的伪淘宝店陷阱,这些链接威胁了用户隐私和安全,言辞之中不留余地:微信一天不安全,我们一天不开放。我们只对安全开放。此后的结果众所周知,微信最终也封杀了淘宝链接,倒逼淘宝以淘口令应对。

超级平台们逐渐成为一座座孤岛,搜索引擎也成为被误伤的一份子。

一些重要的政务信息很难第一时间在百度上搜索到。以“北京市税务局召开《北京市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实施方案》新闻发布会”为例,百度上无法搜到“北京税务”官方发布的信息,只能看到其他网站的搬运信息,但搬运信息往往有一定延迟。

同时,大量政务类微信公众号在百度上也无法被检索到。在百度搜索“北京发布微博”时可以搜到北京发布的微博官方账号,点进去后可以看到该账号最近发布的微博内容。当搜索“北京发布微信”时,无法搜索到北京发布的微信公号。

大平台既是规则制定者也是场内的参与者。比如网约车还在攻城略地时,快的打车红包功能被微信封杀,但和腾讯关系更好的滴滴却没受影响。而拼多多迅速崛起,也和腾讯给了社交入口扶持不无关系。

这些战争中没有无辜者,他们都有自己的长城,也对入侵者毫不留情,更不会满足于做好已有的业务,扩张已经深入骨髓。

不安从未消失:作为一个平台,管理义不容辞,但谁又在监督这些巨无霸,保证它们手里的刀不会随心所以地落下?谁去保证它们不会党同伐异?

监管的边界

巨头的排他行为并非只发生在国内。2013年,Facebook就屏蔽了竞争对手Vine和前员工创立的Path访问API权限。

这个政策一直持续到Facebook遭遇重创的2018年,当年Facebook接连在欧洲因为数据隐私问题被罚款,接着又被爆出剑桥分析收集Facebook用户数据丑闻,引起舆论哗然,2018年底,在公众审查压力之下,想要避风头的Facebook暂停了其反竞争平台政策。

Facebook的前车之鉴或许可以作为参考,巨头坐拥流量自成生态后不会停止向外的触手,将一切威胁扼杀在摇篮中是他们的本能,而野蛮粗暴、某些时候甚至无所顾忌的行为,只能依靠外部监督力量遏制。

国际上已经很少有公司敢将一切业务大包大揽,封禁也不常见,扎克伯克再不待见Tik Tok,也不能禁止他们的视频出现在Facebook页面。

这背后的原因当然不是公司自己良心发现,还是各种外部力量遏制。这包括美国已经存在100多年的《谢尔曼法》、欧盟去年就提交草案的《数字市场法》,还有公众无处不在的目光。

然而,监督平台其实是个需要谨慎判断的话题。去年1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纽约州等48州针对Facebook提起两起反垄断诉讼,其中提到了Facebook屏蔽对手的行为。

今年6月,法院最终裁决,驳回了46个州和FTC的起诉案,Facebook取得了胜利。在判决书中,法官写道:哪怕Facebook真是一个垄断者,它仍然有权参与市场竞争,它没有任何义务帮助竞争对手。监管本身是要防止失序生长,而不是扼杀竞争本身。

客观来说,微信的用户数量已经突破10亿,抖音日货破6亿,巨大的流量池当然需要管理,否则一定会出现各种游走在灰色、黑色地带的乱象。

很多时候,平台之间的封闭某些时候的确带来了更多可控性。微信之所以还保留相对清明的环境,很大原因在微信在清理乱象上很少手软,一度还要求拼多多、京东、腾讯新闻整改,被人戏称“自己人都打”。

不让大厂们圈地自然可以增加互联网活力,问题是,如果急功近利,未来朋友圈会充斥着 “砍一刀”和铺天盖地的垃圾链接。工信部没有一刀切地要求全部开放,显然也是知道背后困难的平衡。

大公司从来不是弱势方,作为手握数据权利的守门员,他们理应被暴露在聚光灯下,接受最严苛的审视,但它们也需要增长的空间。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时代,每一个举措都会引发蝴蝶效应。我们很难去简单地下结论。

但无论如何,某些精神却不应该被遗忘。或许很多人已经对WWW蕴含的意义很陌生: World Wide Web。它从诞生的那刻起,就带着开放、平等的理想。正如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舞台,万维网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用电脑传的那条简讯所说:“这属于每一个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