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多省禁止虚拟挖矿但死灰复燃 河北禁令虽迟终到

subtitle
华夏时报 2021-09-16 21: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永菲 冉学东 北京报道

今年5月、6月多省密集发布虚拟货币挖矿禁令,继内蒙古、四川、青海、云南、新疆等虚拟货币挖矿大省后,时隔3个月,安徽、河北等挖矿占比较低且分布较为零散的地区也陆续发布相关禁令。

虽然虚拟货币挖矿已基本清退,河北等算力占比较低的省份也逐步开展整治,江苏、浙江、甘肃、北京等虚拟货币挖矿算力占比榜上有名的省份是否也将有所行动?河北、安徽在这个时间点发布禁令,是否与网传“打击虚拟货币挖矿与交易的细则”相关?此前多省禁止虚拟货币挖矿成果又如何呢?

朱幼平向记者表示:“安徽、河北等地确实跟水电、风电资源丰沛的新疆、四川不同,电价更高,按这个逻辑,虚拟货币挖矿或许利润非常低。但是其存在虚拟货币挖矿或与黑灰产业有关,比如偷电挖矿,这不能不整治。”

虚拟货币挖矿禁令再蔓延

9月14日,河北网信网发布《省网信办联合有关部门开展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整治》通知。

本次整治是由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省通信管理局、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河北分中心等部门针对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部署专项整治行动。

整治行动要求,9月30日前,省内有关机构要认真核查、检视在用信息系统,严防利用系统算力从事虚拟货币非法挖矿。从10月份起,有关部门将联合开展常态化监测,并将监测、处置结果在一定范围内公布。

整治行动要求各级网信、金融监管部门要加强相关舆情、举报信息收集。

值得关注的是,还特别提及省内各高校、科研单位从事相关研究必须与学科建设相匹配,并在满足科研、教学条件下尽量缩减系统建设规模。可以看出,河北省各高校、科研单位对于系统算力的研究一直较为重视。

本次整治的惩罚力度也较为严格,对发现利用信息系统算力进行非法挖矿的行为,严肃追究主管领导和责任人责任;涉事信息系统整改完成前,停止互联网接入;进行违法交易的,严格依法论处。

本次整治活动的目的也很明确:一是虚拟货币挖矿耗电量大。由于虚拟货币挖矿能源消耗巨大,与我国“碳中和碳达峰”目标背道而驰;二是虚拟货币交易风险大。其兑换、交易对我国金融秩序干扰性强,金融风险隐患大,且多与黑灰产相关,其泛滥、蔓延将严重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直接威胁国家安全。

据剑桥替代金融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河北省在中国境内各省市的算力占比为0.56%,占比较小。在全国清退虚拟货币挖矿后大型挖矿矿场几乎全部转移至海外,不过在国内各省市仍然有零散的挖矿主体隐蔽行动。

朱幼平向记者指出,安徽、河北虽然挖矿算力低,在金融委比特币挖矿与交易严打令发布后出台挖矿禁令也在情理之中,其它地区跟随出台挖矿禁令的可能性也很大。

“虚拟货币虽然有创新之处,但非常不成熟,目前还没看到其价值,加强监管是必然的。我国金融委提出严打后,取得明显效果。央行不久前提出虚拟货币常态化监管,持续保持高压态势。我国各省区市有金融监管权责,发布挖矿禁令是应有之义。我们注意到,美国新任SEC主席Gary Gensler也一直强调要对虚拟货币实行监管。”朱幼平强调。

各地对虚拟货币的严打也在持续行动。近两个月来,北京市、上海市还先后开展了为虚拟货币宣传导流企业的严打行动。

本报此前报道过,为虚拟货币提供交易服务、办公地点或者宣传导流的企业与个人账号被陆续清理整顿,北京取道文化发展公司被注销、币圈的头部媒体币世界关停以及区块天眼APP被要求在应用商店下架。

后有消息称,深圳、湖南等地对于OTC商实施精准打击抓捕。近日,各媒体平台又传出消息称,上海证券蔡钧毅因涉嫌为虚拟货币宣传导流导致投资者亏损被抓等,尽管该消息并未被证实,但是政策对于对于“涉币”的打击与社会的关注,使得业内人士更加草木皆兵。

对于虚拟货币的打击管理,或有网格化管理的趋势。

多省禁止虚拟货币挖矿成果如何?

内蒙古、四川、青海、云南、新疆等虚拟货币挖矿大省禁令发布后,成果如何呢?

内蒙古2021年3月发布禁止比特币挖矿的措施后,也有许多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企图借助大数据中心的幌子逃避检察,后期连续发布“521”、“525”相关禁令,内蒙古凸显出整治虚拟货币挖矿的决心,条令措施可谓是“稳准狠”。

在5月25日出台的《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下称“八项措施”意见稿)中,内蒙古就强调,对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主体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电力支持的,对存在故意隐瞒不报、清退关停不及时、审批监管不力的,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党内法规严肃追责问责。

对于虚拟货币“挖矿”的主体来说,如果有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企业等主体参与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则一律清退,参与挖矿人员进失信黑名单,参与挖矿的公职人员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对通讯企业、互联网企业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依法吊销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严肃追究责任;对网吧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其进行停业整顿等处置。

另一个虚拟货币挖矿大省四川实施禁止任何虚拟货币“挖矿”的政策也在大力推进。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及四川省能源局官网上,7月以来有多条关于“禁令发出后,虚拟货币挖矿现象仍然猖獗”的举报。

2021年7月22日,四川能源监管办回复表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第51次会议精神,切实发挥能源监管作用,我办于2021年6月18日印发通知,开展发电企业违规向虚拟货币‘挖矿’供电的专项整治工作,要求发电企业自查自纠,立即停止向虚拟货币‘挖矿’供电。”

四川能源监管办相关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举报需要有详细的证据,比如视频、照片等,我们人手不够,相关举报材料只能是记录存底,因为我们在成都,一些被举报的水电站都比较偏远,有合适的时机会我们才会去调查。目前四川的政策确实是一切关于虚拟货币挖矿都是被禁止的。”

四川“618通知”要求完成重点虚拟货币挖矿对象甄别关停以及做好全面清理排查,并附有纳入国家发展改革委日报监测管理的26家虚拟货币“挖矿”项目清单。上述被重点检察的26个矿场或已经关停清理,但是目前一些民营的水电站仍在偷偷为挖矿矿场供电。

四川某水电站员工高云帆(应受访者要求为化名)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就我知道的就有好几家公司,像是由亚王集团(深圳)有限公司控股的四川富港水电有限公司所属的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县境内的大沙湾电站;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境内的永宁河长柏电站;位于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境内的红岩子电站,在6月专项整治行动以来仍一直继续给比特币采矿场提供电力销售。”

高云帆表示:“这些水电站建设的地点都非常偏僻,一旦有可疑的监管调查部门或者媒体等去检查,他们都会提前行动,因为目前还有许多矿机仍没有办法全部运走,而且没有拆除。所以就造成了被检查时关闭水电站;待监管调查部门人员走后,再开机挖矿。”

“解决该问题的根本方法还是先彻底拆除采矿场这种临时违章建筑,移除所有采矿设备。”高云帆向本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与建议。

从这点上来说,内蒙古的虚拟货币挖矿举措与力度可谓典范,值得借鉴。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