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最能长寿的性格竟然不是乐观?美国心理学专家揭示性格与寿命关系

subtitle
时光派 2021-09-12 19: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一个人的性格能够影响他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最终在每一次人生的岔路口影响他的选择,从而决定了他的人生轨迹。

而性格决定健康的说法也不少,最早在公元前五世纪,希波克拉底就按照四种体液(血液、粘液、黄胆汁、黑胆汁)在人体内的比例不同,将人划分为4种气质类型,并认为“多血质”的人是健康而有平衡的血液供给, “抑郁质”的人容易悲伤和孤僻,可能罹患抑郁症和一些退行性疾病,而“胆汁质”的人倔强、暴躁,容易导致发热类疾病,“黏液质”的人情感淡漠,可能会诱发风湿病。

这些关于性格和健康的说法,更像是一些经验之谈,深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但从没有得到科学的证实,直到20世纪末,科学家们开始运用严谨科学的方法去论证性格与健康的关系,其中美国加州大学著名心理学家霍华德·S·弗里德曼关于性格与健康长寿关系的科研工作,引起了科学界广泛的关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他提出的“谨慎尽责的人拥有更长寿的人生” 。

图注:弗里德曼教授著作

那么性格和我们的健康究竟有什么关系呢?什么样的性格能够帮助我们收获长寿的人生呢?让我们看看科学家们是怎么说的吧!

性格与健康大调查

A型人格的人容易得心血管疾病?yes!

A型人格是指脾气比较火爆、有闯劲,同时做事比较急躁,警惕心强,易对他人产生敌意的一种性格。

这样的人容易产生生气、敌意的情绪,也更具有攻击性,研究显示A型人格与冠心病发生的相关系数达0.15,甚至可以媲美其他冠心病相关的危险因子如胆固醇及吸烟[1]。A型人格的人相较于不争不抢的B型性格更容易发生血管钙化[2]。

更有趣的是,一项囊括800多名心梗患者的研究发现,当我们对其中一部分患者采取冠心病健康干预和A型人格克制干预,而另一部分患者仅采取冠心病健康干预,那些A型人格得到改善的患者心梗再发率为7.2%,与仅进行冠心病健康干预的人群相比,降低了一半[3]。

爱焦虑的人容易得偏头痛?yes!

焦虑症患者罹患偏头痛的概率是正常人的3.86倍,有家族遗传性的焦虑症的人,会自发地选择服用更多治疗头痛的药物去缓解,同时,在偏头痛的人群中,有51%-58%的人时常感到焦虑 [4]。除了已经确诊的焦虑症,当出现不能控制的焦虑症状时,包括心慌、气急、紧张不安、烦躁等,都有可能引发头痛并导致头痛时间的延长[5]。而且,随着焦虑的评分越高、症状越严重,偏头痛发作的频率也越高[6]。

偏头痛并发焦虑的人中,有一类人对自己患偏头痛感到焦虑,因此存在过度服药的情况,而另一类人则担心药物的副作用而拒绝服药。因此,这些人和单纯偏头痛的人相比,治疗的效果差,建议在治疗头痛的同时,寻找心理咨询改善焦虑,治标又治本[7]。

乐观能帮助人们更健康?Ummmmmm…

“乐观有利于人类健康”,大部分人都不会对此抱有怀疑。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著名评论家诺曼·卡森斯罹患强直性脊柱炎,医生断定他只有几个月的活头了,他离开了医院,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大笑疗法”——观看喜剧电影和滑稽小说,疾病最终不治而愈。

受限于当时的医疗认知不足,现代医学看来强直性脊柱炎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并不会导致患者死亡,只是可能会致残,所以诺曼·卡森斯的“大难不死”也就没有那么具有传奇色彩,然而乐观能够帮助人们战胜疾病的念头却深深扎根于人们心中。诺曼·卡森斯甚至出了一本书《笑是治病的良药》

我们当然承认乐观的态度能够减轻人们面对重大疾病时的心理压力提高人们治疗的积极性,然而要一锤定音——乐观能带来健康,似乎又没有什么直接证据。

正如Richard Sloan所说,“负面的情绪像生气、焦虑、抑郁都有证据证明它们与不良的健康结果相关,然而你很难找到关于正面的情绪对人们的健康的直接影响,至少从科学验证的角度来说。”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过分的乐观,可能会对我们的健康有不良的影响。这些从小无忧无虑的人,可能并没有察觉到生活的危险,或者选择掩盖了这一面,他们对疾病更乐观可能并不是体现在积极配合治疗上,而是低估了疾病的危险性,从而不能够及时就医,听从医嘱,就如我们经常能听到的“小毛病,过两天就没事”[8]。

同时研究显示,那些天性乐观的人,往往更容易沾上烟酒,更喜欢一些富有冒险性的爱好和活动,使得他们相较于那些谨慎、甚至胆小的人面临着更多健康风险。一项长达70年的纵向研究中显示,在人群中前25%乐观的人,会比那些乐观程度排在末位的后25%的人,在每个年龄段死亡风险要多出21%[9]!

因此可以得出,适度乐观有益健康,过度乐观乃至耽于享乐,就会走向不良的健康结局。

谨慎尽责的人拥有更长寿的人生?yes!yes!yes!!!!!

弗里德曼教授几十年来潜心研究性格和长寿关系,最终找到了通往长寿的性格特质,那便是“责任感与自觉心”[8]。

  • 衰老放缓,寿命延长

高责任感的人,不光拥有更长的寿命,在中年时期的衰老速度也较同龄人来说更慢!

图注:高责任感的男性与女性拥有比低责任感的男性女性更长的平均寿命,同时也显示了女性比男性长寿的倾向

高责任感的人,中年时,血液中衰老标志物含量更少,脑衰老评分更低,步速更快,面部更为年轻。

图注:血液中18项和衰老相关的标志物的含量从青年到中年逐渐增多[10]

  • 更少的慢性疾病

高责任感的人罹患某些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尿道疾病、中风的可能性更低,他们也更不容易得一些心理疾病以及违禁品滥用方面的问题[11]。

一项综合性的研究分析了责任感高的人的行为模式,发现他们更少地参与到那些影响健康的活动中,如吸烟、过量饮酒、暴力、危险性行为、危险行驶及滥用药物等。这或许是高责任感的人更健康的原因[12]。

  • 更好地应对晚年的健康准备

高责任感的人,中年时面对衰老具有更多的健康知识储备,更积极的心态面对衰老,对自己的寿命能达到至少75岁更为自信。

  • 更好地应对晚年的财富准备

高责任感的人,在中年时就已经为晚年生活打好了经济基础,他们通常有更成功的事业,置办了房产和车子,有更丰富的经济学知识,拥有更多的投资,更少的经济问题以及更好的信用评分。

  • 更好地应对晚年的人际关系准备

到了退休年龄,离开了工作环境,子女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中老年人的社交生活随之缩水,更别提随着我们走向衰老,身边的朋友乃至伴侣都可能先我们而去,每一位老人都有可能面临着孤独的困境。

高责任感的人,中年时有更多的社会支持,更少地感到孤单,对生活的幸福感更高,离孤苦无依的晚年也更远。

结语

性格对我们的健康乃至寿命竟有这么多的影响,一个谨慎尽责的人,更愿意去选择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控制饮食,参与锻炼,认真过好每一天。

这也给了我们育儿及为人处世很多启发,做一个高责任感的人,认真对待学习、对待工作,未雨绸缪,在衰老到来之前做好了健康、财富及人际关系的准备,为健康长寿的晚年打下良好的基础!

派派和读者朋友们共勉!

—— TIMEPIE ——

参考文献

[1]Friedman, H.S. and S. Booth-Kewley, The “Disease-Prone Personality”. American Psychologist, 1987. 42(6): p. 539-555.

[2] Sparagon, B., et al., Type A behavior and coronary atherosclerosis. Atherosclerosis, 2001. 156(1): p. 145-9.

[3] Friedman, M., et al., Alteration of type A behavior and reduction in cardiac recurrences in postmyocardial infarction patients. Am Heart J, 1984. 108(2): p. 237-48.

[4] Minen, M.T., et al., Migraine and its psychiatric comorbidities. J Neurol Neurosurg Psychiatry, 2016. 87(7): p. 741-9.

[5] Mercante, J.P., M.F. Peres, and M.A. Bernik, Primary headaches in patients with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J Headache Pain, 2011. 12(3): p. 331-8.

[6]Chu, H.T.,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Depression/Anxiety and Headache Frequency in Migraineurs: A Cross-Sectional Study. Headache, 2018. 58(3): p. 407-415.

[7] Baskin, S.M., G.L. Lipchik, and T.A. Smitherman, Mood and anxiety disorders in chronic headache. Headache, 2006. 46 Suppl 3: p. S76-87.

[8] Friedman, H.S., et al., Does childhood personality predict longevity? J Pers Soc Psychol, 1993. 65(1): p. 176-85.

[9] Oishi, S., E. Diener, and R.E. Lucas, The Optimum Level of Well-Being: Can People Be Too Happy?, in The Science of Well-Being. 2009. p. 175-200.

[10]Belsky, D.W., et al., Quantification of biological aging in young adult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5. 112(30): p. E4104-10.

[11]Friedman, H.S., The multiple linkages of personality and disease. Brain Behav Immun, 2008. 22(5): p. 668-75.

[12] Bogg, T. and B.W. Roberts, Conscientiousness and health-related behaviors: a meta-analysis of the leading behavioral contributors to mortality. Psychol Bull, 2004. 130(6): p. 887-919.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