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专捡药物研发的大便宜,百亿估值的公司IPO成困局

subtitle
健识局 2021-07-30 20:58

至今依然没有做出任何一款药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2年8月29日,美国礼来公司宣布,停止一项正在进行的III期临床试验。

这是一款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代号mglu2/3。根据预先设定的患者遗传差异,礼来在III期临床中细分了不同治疗组。然而,III期临床结果依然很糟糕,这款药物和安慰剂相比并无明显差别。

一开始,行业研究者对礼来报以了最大的认可,认为精神药物有特殊性,有时候照护得当,安慰剂确实能表现出比药物更好的效果。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礼来自作聪明地将强生的精神药物“维思通”纳入了对照研究。结果显示:强生的老药有效,但礼来的mglu2/3和安慰剂一样无效。

礼来败得无话可说,只能当机立断砍掉了这个项目,公司预估至少损失2500万美元的研发费用。

神奇的是,故事到此并未结束。2015年3月3日,一家中国企业买下了礼来做失败的mglu2/3。

这家中国公司,就是近期正在申报科创板IPO的杭州索元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元生物“)。

要知道,一般而言,制药巨头做到III期失败的药物,基本都考虑过了所有可能。索元生物的这波操作,疑窦丛生。

01一款二次开发品种,已经做了7年

索元生物买下被礼来“枪毙”的mglu2/3,并对外宣称:在礼来当初的研究入组患者中,有这样一个子群体,针对这部分患者,药物显示出了一定的疗效

礼来大概也很好奇,因此在mglu2/3的转让协议中写明:如果新的临床试验成功,礼来可以选择重新买回这款药物。

索元生物的大股东是美国Denovo Biomarkers公司,持股21.51%。更重要的是,Denovo贡献一种技术,叫做“生物标志物发现平台技术”。

事实上,索元和Denovo的创始人是同一个人:美籍华人罗文。55岁的罗文拥有分子生物学和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先后就读于北京协和医学院、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多年以来,罗文辗转美国多家生物制药企业,创业前最后一份工作是美国Ligand公司业务负责人。

招股说明书显示,罗文在Ligand公司期间,主要研发项目就是“基于基因药理学的生物标志物发现技术”。

带着这项技术,2011年9月,罗文在美国创办了Denovo Biomarkers,随后,罗文紧锣密鼓地将Denovo装入到索元,并完成一系列资本运作。不到半年后,2012年2月,索元生物的前身——索元有限成立。

在索元生物IPO前,Denovo Biomarkers、Alphanovo以及厦门迪元对索元生物持股比例分别为21.51%、4.51%和2.01%,罗文对上述三家公司都有高比例的持股,是索元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索元生物给自己的定义是一家“以精准医疗技术开发新药”的生物医药公司,倚重的核心正是前面提到的“生物标志物发现技术”。按照招股说明书的描述,这一技术平台能够从临床失败品种中,探寻有效药物。具体的方法是,通过血液、血浆等冻存样本,寻找可以预测药效的生物标志物,重新开展临床试验,进而开发新药。

索元生物新药发现流程

按照索元生物的描述,由于这些临床失败药物已经通过了安全性的临床试验,而且有了较为清晰的用药群体,到这个阶段拿过来二次开发,可以实现“费用低、风险低、成药率高”。

招股说明书显示,中证投资和仙琚制药对索元生物的持股分别为9.38%和9.22%;其余40家公司持有索元生物股份共计53.36%,该40家持股股东比例均不高于5%,南京新希望、华润医药等位列其中。

索元生物持股状况

索元生物的联席保荐机构为长城证券和中信建投证券,联席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此次募资金额为16.33亿元。按照发行后股票占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来算,索元生物的总估值达163亿元

百亿估值之下,索元生物最核心的“生物标志物发现平台技术”,真的能实现“费用低、风险低、成药率高”吗?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被礼来扫地出门的失败项目,已经有两款都被索元生物买走。

2014年9月,索元生物买下礼来宣告失败的一款淋巴癌药物,7年过去了,至今未能成功。如今,第二个买下的mglu2/3的再次研发也做到了第六年。

成果尚未显现,但百亿估值后的IPO已推上台面。

02自称买到便宜货,实际开发并不容易

被索元生物奉为“王牌产品”的DB102,是2014年从礼来引进的产品,礼来方面的名称为 enzastaurin。这是一款小分子丝氨酸/苏氨酸激酶抑制剂,理论上可以抑制肿瘤诱导的血管生成作用。

在宣布停止研发之前,礼来已经在这款药物上下了近10年的功夫,先后尝试了肺癌、乳腺癌等领域,均未成功,最后绕到淋巴癌上,依然在2013年5月宣布失败。

精神药物和抗肿瘤药物,是礼来的传统的优势管线,管线深度足够。前述治疗精神分裂的mglu2/3失败后,研究实验室总裁Jan Lundberg曾说,公司管线中还有十几个神经领域的分子正在研究之中。

相对而言,礼来有底气快刀斩乱麻。问题是,索元生物就能捡到大便宜吗?

根据索元生物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找到了一组可预测药效的生物标志物DGM1。对于DGM1阳性的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这款药物有积极作用。

不过,在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中,DGM1阳性患者占比多少,招股书并未提及。

按照索元生物说法,目前DB102正处于治疗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的Ⅲ期临床,最快也要在2022年年中揭盲,彼时,距离索元从礼来买下做二次研发,已经是第9个年头

一般而言,一款新药的研发周期均值是10年。DB102被索元生物买下后,研发7年仍未上市,最快揭盲还要再等一年多。然而,这已经是索元的管线中进展最快的产品。

索元生物在研管线进度

DB102的这段经历,让索元生物号称多快好省的商业模式显得不具说服力。

更何况,巨头做失败的品种,在新的Ⅲ期试验后揭盲结果会如何,谁也说不准。

礼来售出的mglu2/3的经历则更加神奇。这款药物被索元生物买下后,命名为DB103,6年过去了,目前仍处于生物标志物寻找阶段

但健识IPO发现,早在2019年,就有临床试验平台开始招募DB103这款药物的临床入组。研究单位为北京安定医院,要求招募16人,入组对象男性补贴金额为7000元,女性为7100元。

从入选标准来看,DB103临床试验对精神分裂症患者并没有太详细的要求,似乎并未体现索元生物仰仗生物标志物的技术优势

03技术来自外购,药物开发还有难题

索元生物的核心技术Method For Discovering Pharmacogenomic Biomarkers,实际上是从Ligand公司买来的。

2002年10月到2010年12月间,罗文就职于Ligand公司,负责上述技术平台的开发。业内人士告诉健识IPO:和国内创新药企崇尚自主开发和商业化不同,Ligand公司是一家药物发现公司,将药物开发好之后卖给其他制药企业。

既然大方向都是做药物发现的,Ligand为什么会把核心技术拱手让人?该技术在Ligand公司是否有过实用经历?与常规药物研发相比,使用该技术后新药上市的时间能够有多大优势?

2013年3月,Ligand公司将上述平台技术转让给罗文,罗文向第三方提供服务的时候,需要支付给Ligand公司3%或4.5%的提成,但索元生物自用则不需要付费。

业内人士告诉健识局,生物标志物在临床研究前一般就已经确定了。美国FDA官网上,有一个长达199页的文件,详细记录了迄今为止所有已知的生物标志物,总数多达400个。在这份清单之外再寻找到全新的标志物,可能性并不大。

医药行业中,有过在临床失败品种里淘金的先例,典型的就是比伐芦定

比伐芦定最初是渤健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发的抗凝药物,因为疗效不及肝素在1994年被放弃。这成为渤健研发史上最大的阴影之一。到了1997年,渤健收到了Medicines公司的邀请,后者希望以200万美元加800万美元里程碑费用的方式,买下比伐芦定所有的权益,包括临床试验数据、专利等。

砸手里的品种突然又能卖个仨瓜俩枣,渤健同意了。买下比伐芦定后,Medicines公司发现,在急性心绞痛患者中,该药比肝素在安全有效性上有明显优势,于是决定研发。

然而,随后的两次申报先后被否。Medicines公司也差点放弃。最后,靠着不稳定型心绞痛这个适应症,这款药在2000年获批。

产品虽然上市,商业上却不算成功。因为整体研发时间太长,Medicines公司得到的专利保护期只有不到10年,不得不面对漫长、耗资无数的专利补偿申诉。经过长达10年的官司,比伐芦定终于得以将专利保护延长5年。

最终,比伐芦定为Medicines公司带来了总共50亿美元的收入。2015年,比伐芦定专利保护到期,今年2月被纳入中国的药品集采。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国际制药巨头做到III期临床失败的药物,基本上已经考虑过了所有开发可能,类似比伐芦定这样的案例少之又少。索元生物的模式理论上可行,但实际上成功概率并不高。

索元生物的核心商业模式,就是“生物标志物发现平台技术”。不论是屈指可数的成功案例,或是业内人士看法,都在指向同一个疑问:这个商业模式价值几何?

招股说明书答:估值163亿元。

健识IPO就相关问题多次联系索元生物,截至发稿前未收到答复。

文丨烟酰胺

设计丨时光

运营丨林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