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节区房”你住得起吗?

subtitle
经济观察报 2021-07-30 16: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李刚/制图)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丁文婷 周一晚上10点多,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的李想下班回到所住的小区。刚踏入小区门,他便感受到了小区里不同以往的“热闹”,4-5组中介带着看房客户在小区里穿梭。“不好意思,这套房子下午还在的,晚上就没了。”他听到一名中介对前来看房的一个男孩说,“附近九歌尚郡还有一套一居室,不过报价要7600元一个月。”中介皱着眉头不断地刷着手机里的房源信息。

李想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当时也去看过九歌尚郡的房子,清晰地记得那时一居室的价格在5500元/月左右,在李想印象中,2019年,那个小区“几乎没有超过6000的”。“涨500就涨500吧。”还没等打开家门,李想就掏出手机回复了房东早上发来的消息。两年前,李想以4500元的价格租下一个一居室,90年代的小区,离公司不到2公里,“现在古美这边行情价都快5500了,给你涨500也就是意思意思好吧。”看着房东回复的消息,李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止是李想,多名住在漕河泾开发区的上班族表示,今年都遭遇了续租涨价。“单间涨个200、300的已经很好了。有些直接2500的变3000,都涨20%。”一名租住在漕河泾附近的女生说起自己和同事们的遭遇。

在网络上,抱怨声同样不绝于耳。职场论坛“脉脉”上,“节区房”的话题引发了热烈讨论。“节区房”意指字节跳动补贴范围内的房子,字节跳动、快手等一些互联网公司会给租住在公司附近的员工定向补贴房租,不同地区的补贴有所不同。在北京,字节跳动员工的租房补贴是每月1500元,上海则是1000元。但对租房距离有着同样的限定——租房距离个人实际办公地点步行30分钟,骑车20分钟内。

这意味着,如果员工租房范围超过这个标准,将无法领取补贴。这也使得在区域内的房源呈现出“僧多粥少”的局面。不少拿着补贴的大厂员工抱怨,租房补贴本意在减轻员工租房负担,却不断推高周围房价,补贴也被房价差给“吃掉”。而一些其他公司的员工也对“节区房”怨声载道:我们没有租房补贴,为什么要承担房租的超高溢价?

如何逃离“节区房”成为一部分人的新目标。

争抢“节区房”

在漕河泾片区做得久了,经纪人张成对字节跳动补贴范围内的小区如数家珍:往东最远可以到虹梅路2806弄;向西到9号线星中路站,地铁口的“海上新村”等几个小区都在补贴范围内;南边超过古美板块的平南路和东兰路可能就不行了;往北可达金汇板块,金都苑酒店公寓、韩国街的臻果国际都包括在内。

但大多数人,还是想住得离公司更近一点。张成告诉经济观察报,万源新城南区,静安新城北区这几个离得近的小区,“抢得厉害”。为了帮客户顺利租下房子,张成在房屋配置期间就找了租赁管家,又请配置管家吃了饭,获得了装配好的具体上线时间,并将这个时间告诉了客户,让她提前做好准备。

“但我没想到客户最终能抢到,好房子很多人盯着的。”那是一个带阳台面积在14平方米左右的单间,加上服务费用,价格超过4000元,胜在离字节跳动近,步行只需要10分钟。“真牛逼啊,你还能抢到!”

客户告诉他,自己在淘宝上花200多元买了代抢,最终成功抢到了房子。

张成所在的大区几乎刚好覆盖漕河泾地区,他清晰地记得,2019年这边可租赁房源一般维持在70-80套,现在则一直维持在50多套。光我们大区一周就能去化40多套,一个月就是上百套。即使这样,房源还是远远不够。

陈远也有同感,2019年时,带着客户看4、5套还能慢慢挑选。现在看了两套就没得看了。而且要么装修很差,要么刚装修好味道很大。“我心里蛮同情客户,花了这么贵的钱,还没有租到自己满意的房子。”陈远说。“去年还是有的挑的,今年大差不差,你不租有下一个客户租。”这是张成最直观的感受。张成公司的委托协议今年从纸质版改为了电子版,制作需要20分钟时间,做完之后房源才能在外网展示。就这20分钟的时间,一些房源就被租掉了。“因为每个经纪人手里都有至少5、6组客户,都在等着出房子呢。”张成说。“这个现象会持续下去,人越来越多,竞争只会更加激烈。”经纪人陈远说。经济观察报注意到,继2018年租下位于漕河泾科技绿洲B区的13层高楼后,去年字节跳动又入驻了漕河泾科技绿洲临近的10号楼。几乎前后脚时间,字节跳动又在步行距离约600米的合川路地铁站附近,入驻了虹桥国际商务广场工区。漕河泾中心的三幢高楼也即将迎来字节跳动的入驻。“租赁面积超过18万平方米。”漕河泾开发区一名招商人员表示。而早在去年7月份,字节跳动就曾表示,未来3年在上海的员工将增至2万人。

被“吃掉”的房补

“同样的价格可以租到新天地了!”刚从小红书跳槽来到字节跳动的赵美发现。小红书位于新天地马当路地铁站附近,地处内环内,一居室月租6000元,扣去公司1000元的房补后,自己需要出5000元。

按照现在自己租住房屋的标准看了几套,赵美发现价格基本都在6500元以上。“万万没想到,从市中心搬到中环以外的地方,房租反更高了。”赵美说。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杭州,在一家金融企业工作的曹君即将跳槽去位于未来科技城的字节跳动,他在补贴范围内找了一圈房子,40平方米一室户的价格多在4000元左右。从市中心搬到20多公里外的城西,价格却没有便宜。同样面积、房型的价格已经和杭州中心城区学区房的租金相当,学军板块40平方米的一室户多在4000左右。“学军地区是杭州数一数二的学区房了,而余杭区的未来科技城要偏远的多。”曹君感叹。

在漕河泾做房屋租赁5年的中介陈远回忆,2018年,字节跳动刚搬到漕河泾的时候,离字节跳动最近的静安新城、万源新城等小区一室户价格在5000元左右,2019年价格涨到了5500元左右,而现在已经几乎找不到6000元月租以下的房源了。

陈远展示了静安新城一套一居室,挂牌价6800元。“房东看见小区的房子多在6000-6500元之间出手,他直接挂了6800元。”陈远表示,离字节跳动步行距离仅10分钟的九歌尚郡小区的一房最为抢手,7000多元轻轻松松就租掉了,最高一个月8300元。

今年7月初,铁狮门公司宣布,向字节跳动转让上海尚浦领世正在开发的总面积近20万平方米的办公项目,而此前,字节跳动已租赁了约4.2万平方米的办公空间。消息一出,尚浦领世周围小区房租应声而涨。“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附近一名中介说。

飙升的租金价格和被吃掉补贴的背后,是房东心态的不断变化。陈远在带新人时,都要叮嘱不要透露客户是字节跳动的,用在漕河泾附近工作的白领笼统带过就可以了。“因为说了,房东可能会涨价的更厉害。”房东普遍的心态是:他们都有房补,这一两百块钱也不会在乎的。

另一方面,在这边投资的房东也不少,陈远表示。许多早前来这边工作的人也早早嗅到了漕河泾较高的投资回报比,乔先生是一名互联网大厂员工,也是九歌尚郡的房东,在2019年来到漕河泾工作时,他以每平方米不到7万元买下一套65平方米的一室一厅,花费不到500万元。而经过2020年一轮涨价,小区成交价近10万元/平方米。

租售比也令乔先生非常满意。“即使按现在的售价算,租售比也算是高的。”他算了一笔账,我这个房子今年租到快8000元没问题,每平方米租金可以达到120元以上。而根据中国房价行情信息网,上海市徐汇区6月份平均租金为121元/平方米,静安区为129元/平方米。

而另一个推升房东心态的原因还在于——不愁租。漕河泾区域一家连锁门店经理张成表示,相比于上海一些其他区域,可以看到漕河泾附近的二房东非常稀有。“因为收不到房。房东对自己的房子都非常有信心,几乎不会承担空置期,那为什么还要让二房东‘抽水’呢?”经济观察报注意到,在自如平台上,漕河泾开发区范围内的小区合租房源几乎没有可租的,展示房源多为“已预定”,整租房源也仅有1、2套可租。

逃离房补区

晚上10点,漕河泾的“夜生活”仍未褪去颜色。尤其是字节跳动、腾讯等互联网大厂门口,下班的人流车流外网不息。十字路口处,南汇的果农用小皮卡拖着一整车自己种的西瓜、甜瓜前来售卖。总有住在附近的上班族停下来,带一兜水果回去。

李想明显地感受到,相比于前两年,漕河泾的人越来越多了。不管9点还是10点下班,都有一波人同行,再分流到附近小区,即使是走在11点的夜色里,也不乏同样戴着不同工牌的赶路人。

除了腾讯、字节跳动、商汤等互联网企业,比心陪练、莉莉丝游戏等互联网游戏公司和默沙东等医药类企业也在近几年不断入驻。上海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官网显示,目前,漕河泾开发区有3600多家入驻企业,地区就业人口超过25万人。“北张江、南漕河泾”,这里是与张江齐名的互联网公司聚集地。

“互联网聚集地房租都不会低,也不是超过字节补贴范围内的房租立马就断崖式下跌了。”陈远表示。漕河泾这边需求量在这,抢不过的人会选择外溢到附近其他地方。

一名腾讯的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因为腾讯只给毕业三年内的员工提供租房补贴,且补贴是不限制范围的,所以住在附近的员工并不多,“没必要挤在附近,加班超过9点半以后可以打车,所以车程半小时左右也可以接受”。

字节跳动隔壁一家国企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自己大多数同事都把房子租到了距离漕河泾4站的松江九亭。“我们的平均工资只有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几分之一,附近的房租实在太贵,承担不起。”他说。

在脉脉上,如何逃离“节区房”同样引得众多员工前来讨论。“中关村上班,租哪儿可以避开字节的人?”“不想平摊他们房补导致上升的房租”“没想到除了学区房。还有节区房”。

目前,字节跳动在北京有超过35个办公地点,大多数都位于海淀区,在北三环到北四环之间。包括知春路、中关村和五道口等地。一名在海淀工作的女生称自己根本“逃无可逃”,因为附近就根本没有便宜的。

而随着众多漕河泾的租房需求沿着9号线地铁外溢到了九亭,九亭现在也不再意味着高性价比。“有些新点的小区一房租到5000多元了。”在上海做了10年中介的陈远感叹:我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九亭也能租5000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想、张成、陈远、曹君、赵美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丁文婷经济观察报记者

不动产运营报道部记者
关注华东地区房地产与大健康,探索资本背后的故事。
工作邮箱:dingwenting@eeo.com.cn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