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华为高管苏箐批评特斯拉过头,被免职下放,华为是向特斯拉示好?

subtitle
上林院 2021-07-30 06:20

苏箐,华为终端公司首席架构师,领导开发华为达芬奇AI芯片架构,到之后出任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带领华为智能汽车业务的ADS团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技术“大牛”。

这样一位不可多得的核心骨干,却因在公众场合发表不当言论,而被任正非“打入冷宫”。

7月27日,华为官方的回复原文如是——“我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苏箐在参加外部活动谈及自动驾驶技术与安全时,针对特斯拉,发表了不当言论,苏箐已进行了深刻检讨。但鉴于其言论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公司决定免去苏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

苏箐这位耿直BOY到底说了啥?这还得从十几天前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说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7月8日,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苏箐在圆桌交流环节直言不讳:“特斯拉这几年下来,它的事故率还是挺高的,而且是从杀第一个人到最近杀的人,它的事故类型非常像”。

苏箐进一步阐述称:“这个地方我用‘杀人’这个词,大家听起来可能是严重的。但大家想一想,机器进入人类社会和人类共生的时候机器是一定会造成事故率的,讲难听点就是‘杀人’,只是说我们要把它的事故率降到尽量低。从概率上来说,这就是一件有可能发生的事”。

这一言论当然就引起了特斯拉的强烈不满,据称特斯拉已经向华为发送了律师函。

苏箐还对L5级自动驾驶泼向一盆冷水,直言“L5作为目前自动驾驶的最高级别,将是一个灯塔,我这辈子估计看不到了。”

要知道,此前特斯拉曾信誓旦旦的表示要在今年年底实现L5级技术的研发和实际应用,苏箐这句话无疑是在质疑特斯拉的实力,将特斯拉置于了尴尬境地。

业内外人士经常拿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与华为作比较,到底孰高孰低?再加之媒体的渲染,两家公司的关系就显得有些紧张,苏箐作为华为自动驾驶的负责人,显然被带入这种“敌对”节奏,锋芒毕露,剑指特斯拉。

在这种局面之下,华为把苏箐免职,自罚一杯,难道华为示弱了吗?

非也。华为的智慧与胸怀真是很难揣摩的。

其实,华为真的没有把特斯拉作为竞争对手,这是由华为的角色决定的,华为坚持不造车,而是要做上游车企的供应商。

按照这一逻辑推理,那就是说任何一家车企都有可能成为华为的客户,成为华为服务的对象,成为华为的盈利来源,不管是现有的合作对象——北汽、广汽、长安、小康股份、比亚迪、长城汽车等,还是说自研自动驾驶技术的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小米汽车、恒大汽车等),甚至是像特斯拉这样的外来和尚,华为都希望成为其合作伙伴,为其赋能。

可能有人会说,特斯拉本身自己在做自动驾驶技术,怎么可能会让华为提供呢?

要知道,“正在做”与“做的好”可是两码事,如果华为真的率先突围,攻破关键瓶颈,将自动驾驶级别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也不能排除特斯拉与华为建立合作的可能性,另外除了自动驾驶,三电技术与智能座舱方面,华为也有一技之长,也可以凭借这些技术渗透到下游车企,总之与下游车企建立合作的空间与可能性都很大。

如今,苏箐的几句嘲讽话把特斯拉给惹毛了,本来有可能成为朋友的,结果却真的成了敌人,等于是自己在砸华为的饭碗。

只能说苏箐的商业意识不够强,也没有真正领会到华为的汽车战略布局。

为了缓和与特斯拉的矛盾,华为只能将这位曾寄予厚望的技术大牛免职然后“雪藏”起来,令其“面壁思过”。

今年上海车展,随着搭载有华为自动驾驶系统ADS的北汽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车型的惊艳亮相,苏箐作为华为智能驾驶产品线ADS负责人,也开始走向台前,被外界所熟知。

或是出于对技术的了解,在接受媒体采访或公开谈话时,苏箐思维敏捷且总能语出惊人。比如在谈及对Robotaxi的看法时,苏箐表示,“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去做 Robotaxi,Robotaxi 是一个结果,不应该是商业目标。

Robotaxi 的意思是自动驾驶出租车,这是一种新能源汽车与共享出行结合的商业模式,华为从未说过不会涉足到此战略,不代表未来一定不去做,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好, 但苏箐放出这话,就让华为身处尴尬之境地,万一以后真做呢?

在面对华为自动驾驶在国内属于第几梯队的问题时,苏箐则放言,“绝对是第一”。

任正非先生从未对外表示,华为是第一,这是一种智慧,保持谦逊,在任正非的60条军规中,他也始终强调,华为管理要“静水潜流,沉静领导,灰色低调、踏实做事,不张扬,不激动。”

毕竟树大招风,“第一”只能是别人给自己的称号,哪有自己称自己为第一的?只有不自信的人才会在公众场合称赞自己为第一。

在本次由任正非亲自签批署名的任免文件中,他表示,“华为公司尊重产业界每一个参与者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努力与贡献,也希望与产业界共同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这便是华为的格局与胸怀,这是华为的立身之本,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不是这样,天底下的仁人志士、优秀的技术天才们为啥纷纷加入到华为队伍中来?仅仅是工资高吗?工资高的公司多了去了。

苏箐那样锋芒毕露的言辞,是与华为的企业文化土壤相违背的,华为这次对其免职,对内也算是一次“整风运动”。

临阵换帅历来是兵家大忌,尤其是在智能驾驶激烈竞争,中高层人才稀缺的当下,任何调整都可能关乎着在行业中的进击速度。而在短短二十天的时间里,华为就匆匆做出任免决定,对苏箐本人来说也是好事,也算是一种间接保护,等着日后时机成熟再重新启用。

按照官方说法,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华为的战略预备队是类似人力资源池一样的存在,培训周期有几周或几个月不等,在此期间将给员工时间寻找下一个新的赛道。

事实上,苏箐只是卸任了负责人工作,并没有被“踢出”华为,苏箐随后会被调入战略预备队。这个队伍是出了名的华为高管的摇篮,这说明苏箐根本没有被放弃,甚至根本没有脱离领导团核心位置。

苏箐走了,撂下的担子还得有人来挑,卞红林接任苏箐为新任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

一位华为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卞红林担任消费者BG硬件工程与产品开发管理部总裁兼任消费者BG CTO,该职位等级其实高于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也有可能是暂时兼任。

20天的时间内,总裁级别的骨干迅速得以替换,可以想象华为内部积累的人才队伍有多庞大。

-----------------------------------

上林院:杨飞,经济学博士,高校教师,深度观察产业经济与财经事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