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勇: 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可能会“雷电交加”

subtitle
人大重阳 2021-07-23 17:28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7月16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对中国征收关税的方式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所做的伤害了美国消费者,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实际上并没有从很多方面解决我们与中国之间存在的根本问题。

彭博社18日报道指出,这是拜登政府首次发表明确声明,详述其对中美贸易协议未来前景的想法。拜登政府需要决定,是否要保留或取消这项协议,或制定新协议以取代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分析称,由于没有迹象表明拜登政府将于何时完成对其对华政策的审议,不清楚中美贸易协议的未来能否在2021年得到解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拜登政府有与中国谈判新贸易协议的政治需要

记者:耶伦的表态是否意味着,美国正在审视中美达成的贸易协议?

王勇教授:应该说拜登政府一直在评估、审议美国整个的对华政策,当然包括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特朗普对中国打“贸易战”时增加的关税,拜登一直在对中美所谓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进行利弊的权衡。一方面,美国工商界、消费者迫切希望能够取消加征的关税,至少是部分的关税;另一方面,如果这么做,就有可能给共和党、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前官员留下“口舌”,说是对中国软弱、出卖美国的利益。这个方面我想拜登在犹豫当中。

特朗普政府认为,达成的两年的中美贸易协议,是美国通过采取施加关税的办法才迫使中国这么做的,对美国是有利的;但民主党总的来说是反对这样一味地增加关税的,因为这损害了美国的利益,也没有解决中美经贸关系当中存在的实质性的问题。

耶伦属于温和派,财政部长的位置也应是推动中美双方之间进行更好的交流,以及基于共同利益上的合作。主管美国经济的耶伦,应该是看到美国经济的恢复当前需要中国的助力。不过现在看来,政府内部那些主张与中国竞争的“战略派”,可能还是占压倒性上风,因此耶伦的意见也要从属于与中国战略竞争的需要。因此,她的看法代表了美国部分工商界的利益,但同时也必须要与战略派与国家安全派妥协。

中国目前不可能在拜登政府高压下让步

记者:美国会取消这项协议吗?还是会制定新的协议?

王勇教授:从政治的角度看,民主党的确需要与中国达成一项新的协议,这份协议需要与特朗普时期的协议有所区别,并且看起来对民主党中期选举更有利。要达成这一点,美国方面必须要尽快开启与中国的对话和谈判。

但是,美国目前国内发誓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的强硬声音非常强,他们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措施。在当前的气氛下,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形成了一个对华强硬的共识,正在推动非常强硬的、跟中国进行全面竞争的 《创新与竞争法案》。而在另外一个方面,在美国的高压气氛下,中美之间要开展真正的对话,美国借此迫使中国做出特别大的让步也是十分困难的。

另外,拜登推出的政策对经济是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让美国经济有所恢复,但是其通货膨胀率也上升得很快,达到了过去30年的高点。相对来说,中国的经济要强于美国,美国当前在经济贸易方面更有求于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方面并不急于跟美国达成协议,如果没有中国在重大市场开放、产业政策调整等方面的让步,美国方面也不可能接受完全取消关税。这就使得美国当前目前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这都是美国自己一手造成的。

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可能会“雷电交加”

记者:前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副代表周小明上周五发文评论中美贸易关系时表示,“贸易方面目前相对平静,但这似乎不能预示着美好的时光将到来,预料将出现的是雷雨交加的日子”。是这样吗?

王勇教授:的确会是雷电交加。从目前情况看,中美大的竞争格局已经形成了,美国两党形成了一致对中国强硬的看法,右派、极右派甚至要把对华强硬的政策推到极致,要与中国逐步全面“脱钩”;在国际上围堵中国,凡是中国影响力增长的地方,中国经贸关系扩大的地方,都要加以围堵。在这种大的战略竞争开始的情形下,必然会影响到中美经贸关系,因此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肯定是不会顺利的,会有更多的争吵,激烈的谈判,所能够达成的妥协、让步可能是比较有限的。

因为实质性的相互妥协是需要相互让步的,而且需要相互之间有大的战略互信,但现在中美之间恰恰缺失这一块,这使得未来的经贸谈判变得非常艰难。当然,也不排除在一些小的问题上会达成一定的妥协和合作,关键要看美国国内政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尤其是在美国明年的中期选举之后。

中美恢复高层对话非常重要,关键是要重建政治互信

记者:此前,彭博社还援引知情人士披露,拜登政府无意重启中断多年的中美经济对话,这表明拜登对中国的立场正在日趋强硬。但是从耶伦最新的表态来看,所谓的“无意”,是不是表示美国还没有做好与中国开启经济对话的准备?

王勇教授:当然,恢复中美经济对话是中国方面所希望的,通过对话来确认分歧,并找到解决分歧的办法,毕竟中美有很多共同利益,尤其在经贸领域,双方完全可以合作。

但目前看来,中美之间确确实实非常困难,主要还是在于战略竞争关系,以及美国国内复杂的政治格局。拜登政府处于政治上的弱势,包括拜登在内的民主党领导人与执政团队更多考虑的是国内选举的需要。所以中美经济对话的恢复比较困难,即便恢复,拜登政府在内外的压力之下,也可能会设定条件,让中国做出重大让步。而中国没有收获仅仅是让步,对中国来说也很难接受。

因此,中美高层领导人之间需要有一个畅通的对话渠道,有相互信任,但显然当前的美国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拜登政府本身应该也没有具有强有力的政治地位,来推动恢复中美经济对话。

王勇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