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揭开日本穷人生活真相,住2平米房子,有人绝望称不想再做日本人

subtitle
皮皮电影 2021-06-23 18:33

在全世界眼中,日本是一个发达国家。

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日本年轻人,却喜欢上了“躺平”的低欲望生活——

不结婚,不买房,不生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佛系的他们没有了欲望,自然没有了拼命赚钱的动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日本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啃老族,肥宅青年。

他们一直信奉一句话:只要我躺得够平,内卷就追不上我。

就连婚姻,也成了可有可无的选择。

但即便是如此,他们的生活也不见得过得好。

在日本,就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舍弃了生存的尊严,蜗居在四块高板围立起来的房间里。

而这个不到2平米的空间,则包揽了他们所有的生活——《网吧难民》

曾有这样一个调查数据显示:

在日本,有38%的年轻人,都从事着临时工的岗位。

因为不是全职,他们得到的工资仅对方的一半,各种社会福利补贴也无法保障。

而在这个国家,生活的成本很高。

别说买房子,就连普通租个房,很多人都无力承担。

在这样的现实之下,网吧的“格子间”就成了不少人的最佳选择。

而在这里栖居的人,被统一称为“网吧难民”。

日本的网吧和中国的不一样,每个人都有单独的包间。

价格也不贵,一小时差不多100日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6元),一天下来差不多2400日元(折合人民币130元)。

如果长期包月还可以再优惠一点,差不多1920日元(约人民币100元)。

换言之,如果住在这样的格子间,每月的房租大约为57600日元(约人民币3400元)。

网吧的房租还得3400元人民币?听上去很夸张,但由于日本薪资、物价和我们不是一个体系,所以也不能简单比较。

实际上,在日本正式工月收入一般是40万日元,但我们前面说过,临时工的收入至少减半,这样一算,月收入不高于20万。

但东京的公寓,基本起步就是十几万一个月的房租。

加上租房需要三个月起步,还要交保证金和中介费,外加购买一些生活用品,汇总在一起,根本不是一个小数字。

而在网吧里,房租相对便宜,设施齐全,有网有水有电,能上网打游戏、看电影,还能抽烟,还不需要考虑物业费,自然也就成为了不少人的首选。

26岁的文也,在一家工地当保安,已经在网吧居住了22个月。

最初,他只是想在这里短暂过渡一下,但后来找遍了东京所有的公寓,都发现无力承担,只能成为了网吧的常客。

“在东京租一间公寓大约需要100万日元,包括预付保证金、房产中介费和公寓内家具的费用。”

回忆起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情形,他坦言由于隔壁洗碗的声音,自己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网吧的隔音不好,每天都会传来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让他很是烦躁。

可他并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这个不到2平米的格子间,确实是他在这里唯一能够选择的生活方式。

因为存不下钱,所以这里免费的水电,不需要操心的物业费,一台无限时使用的电脑,让他觉得很是轻松。

可这漫长的一辈子,不能总是在这里呆着,有时候他也想着好好提升自己的技能,早日离开这里。

有人想着早点搬离,也有人拖着遍体鳞伤的身躯,悄然入住。

比如43岁的酒井。

和年轻人不同,人到中年的酒井对这样的网吧生活无疑是陌生的。

他曾在一家信用卡公司上班,每月需要加班120-200个小时,长时间的工作让他没办法回家,只能在公司打打瞌睡,就继续起来上班。

久而久之,他的身体和心理,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问题。

医生经过诊断,发现他已经出现了抑郁症的倾向。

得知他生病后,公司和身边的人并没有善待他。

相反,还在工作中冷落他,奚落他,别说升职加薪了,就连正常的公平对待都没有了。

在日本,“权贵”被认为是不能得罪的。

尤其是在职场上,因为后果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无法承受的。

就这样,酒井无奈之下,黯然离开了这个工作了20年的地方。

最初辞职时,他感觉到了内心的畅快和解脱,还玩了三个多月。

后来生活重压下,他住进了网吧。

“初到网吧居住,我甚至有一种年轻人投入新生活的兴奋感,对未来有所幻想。”

但随着在这里居住的时间越久,他就越感觉到迷茫,不知道未来该如何是好。

在纪录片中,他也坦言自己这几个月感受到的只有绝望,他不想再做日本人,他想换一个环境,去世界上各个国家,每个地方住上几年,边工作边游山玩水。

只要能活得自在一点。

酒井在网吧住了4个月,但18岁的丽莎,和妈妈在这里已经住了16个月。

她来自福岛,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他们就来到了这里。

本以为迎接她的,会是崭新的生活,却没想到依然是无家可归的彷徨。

这些日本穷人的辛酸生活的真相,都被记录在了这部纪录片《网吧难民》中,看完令人让人倍感压抑。

一个单人间,就是他们的房子,他们的家;

一个行李箱,就是他们所有的家当。

似乎只要拉起这个行李箱,就可以随时离开,不在这个城市留下一点痕迹。

不论是已经工作的文也,辞职的酒井,还是刚成年的丽莎。

他们都曾经对未来有过最明媚的憧憬,却因为现实而不得不妥协将就。

最为惋惜的是,日本和他们一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在日本,从1990年起,就已经出现了在网吧长住的人群。

可在2007年之后,这个人群实现了急速的增长。

根据日本政府在这一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有6.09万日本人在网吧至少睡过一晚,其中5400人把它们当作旅馆长期居住。

14年过去了,网吧居住人群只增不减。

在疫情暴发之前,仅东京一个地区的常住人群,就高达4000人。

最严峻的是,由于疫情在全球席卷,日本的情况也不甚乐观,政府在去年就紧急关闭了东京、大阪等几个主要城市的网吧,以减少人员聚集。

一时间,那些在网吧居住的人,只能被迫寻找下一个栖息地。

找公寓,身上没有足够的钱;回老家,没赚到什么钱也丢人;找朋友,人家因为怕被传染而婉拒……

就这样,其中有一部分人,只好无奈流落街头,央视财经频道也曾对此进行过报道。

网上很多人说,看完这部纪录片,都感觉到了久久无法散去的无奈。

长期居住在一个不到2平米的空间里,是一种多么窒息的压抑。

但日本底层民众的苦痛,又何止于此。

就像纪录片中的酒井一样,勤勤恳恳20年,每天加班都连家都不能回。

可工作带给他的结果呢?

是身体的垮掉,和公司的弃之不顾,甚至不念一丁点情面。

对于日本年轻人而言,未来很多时候早已注定,出身下等的人,很难实现人生的跨越。

甚至,很多时候不过是自欺欺人,用“我不想”来麻痹自己“我不能”。

很多老一辈的人,看到如今的年轻人,会忍不住批评说——

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一点不成气候,未免也太没出息了吧。

可是在这样的国家,真的不是努力就会有回报。

在如今的日本,最流行的不是“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而是极简风和断舍离,甚至是层出不穷的省钱达人。

因为赚不到钱,索性就降低自己的物欲。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了一句话——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光是活着,就用尽了全身力气。

这苦难的人生啊,从来没有容易二字。

谁都会身不由己,谁都会遭遇困境,谁都可能难以继续坚持下去……

但既然你来到了这个世界,我们只能祝福他们好运。

文/皮皮电影特约作者:小鸭

春里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