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千亿级市场找不到对手?眼科医院迎上市潮,4家营收之和不及半个爱尔眼科

subtitle
时代财经 2021-06-17 16:04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李傲华

眼科赛道再迎新对手,但爱尔眼科仍然是“独孤求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pixabay

近日,朝聚眼科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并于6月15日进行了预路演活动,以了解投资者意向,目标最多集资3亿美元。朝聚眼科也成了近半年来递交上市申请的4家眼科医疗机构中进度最快的一家。

2020年7月底,辽宁何氏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有限公司、成都普瑞眼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几乎同时递交上市申请,朝聚眼科也于今年1月提交上市申请,民营眼科医院正迎来上市潮。

根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年我国民营眼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已经达到401.6亿元人民币,但爱尔眼科(300015.SZ)却长期被视作是眼科医疗赛道上“孤独的奔跑者”。

纵观A、H股市场,除了爱尔眼科以外,上市的民营眼科医疗服务机构仅有光正眼科(002524.SZ)和希玛眼科(03309.HK),而截至6月17日中午休盘,上述两家企业的总市值分别为70.23亿元和115.07亿港元,两者市值总和甚至不及爱尔眼科的二十分之一。

朝聚眼科通过聆讯,预示着眼科医疗机构上市潮正式拉开帷幕。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爱尔眼科是否能继续稳坐龙头地位?

营收之和不抵爱尔眼科一半

2019年,国家卫健委、发改委、医保局、银保监会等10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的重大利好政策,民营医院数量激增,当年我国民营医院数量超过2.24万家,而同期公立医院数量仅有1.19万家。

头豹研究院指出,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医疗服务早已突破“有病求医”的观念,医疗消费动机表现出多层次、多样化的特点,专科医院在近年快速增长。2018年,专科医院数量占民营医院总数的3成以上。其中以爱尔眼科为代表的眼科是发展速度最快的专科医院之一。

灼识咨询预测,2025年我国民营眼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1102.8亿元,2020-2025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

但放眼这个千亿级市场,却找不到能与爱尔眼科匹敌的对手。

根据2020年年报,爱尔眼科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19.21亿元,同比增长19.24%;实现净利润18.77亿元,同比增长25.01%。

而根据招股书,普瑞眼科和何氏眼科同期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62亿元和8.38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1.09亿元和1亿元。2020年1-9月,朝聚眼科实现营业收入5.97亿元,实现净利润1.02亿元;华厦眼科实现营业收入18.09亿元,实现净利润2.15亿元。

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上述4家眼科医院的总和仍不及爱尔眼科的一半。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

“爱尔眼科在眼科赛道里起步早,也得到资本的认可,有钱才能引进好的设备和人才。医疗的每一步都是用钱堆出来的。”中国非公医疗医生集团分会副会长谢汝石对时代财经表示。

Wind显示,自上市以来,爱尔眼科直接或间接融资总额超过131亿元,所募资金大部分都投入到医院建设项目。

在“钞能力”作用下,国金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爱尔眼科全球共有645家眼科机构(包括上市公司旗下和产业并购基金旗下),其中中国内地537家,中国香港7家,欧洲88家,东南亚12家,美国1家。

而其余4家眼科医院中规模最大、覆盖区域最广的华厦眼科,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全国也仅有52家眼科专科医院,覆盖17个省份,45个城市。

医师数量和门诊人次爱尔眼科也是遥遥领先。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

爱尔眼科董事会秘书吴士君17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医生的人才储备和培养是医院发展的最核心要素之一,没有医生就不可能办好医院。

爱尔眼科能否强者恒强?

自上市以来,爱尔眼科的营收一直保持着20%以上的年增长速度,从不足5亿元的营收规模到跨过百亿营收门槛,爱尔眼科仅仅用了12年,比恒瑞医药速度还要快。

爱尔眼科高速扩张的秘密藏在其独特的并购模式里。

2014年,爱尔眼科设立了3家并购基金,以LP(有限合伙人)出资形式孵化医院。平安证券研报指出,对于新设立的医院/门诊,爱尔眼科上市公司持股比例一般为9.8%-19%(以10%为主),并购基金持股比例为81%-90.2%。在新医院/门诊实现盈利后,上市公司再将其并入体内。换言之,没有盈利能力的机构会被排除在上市公司之外,不会出现在上市公司的报表中。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指出,体外并购基金扩张模式不仅有效避免了财务上的不良影响,也大幅提升了企业的扩张速率。

成立并购基金以后,爱尔眼科扩张速度大大加快。2013年爱尔眼科新增医院4家,旗下共有医院49家。2014-2016年三年间,爱尔眼科分别新增医院25家、34家和42家。

但在去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爱尔眼科创始人陈邦表示,并购基金内的医院在渡过培育期、规范期后,将会逐步结束它的使命,未来的并购将以上市公司为主。

吴士君也表示,随着公司的体量增大,上市公司的承载能力越来越强,能够承担并购的资金问题。

和爱尔眼科不同,华厦眼科采用的是与高等医学院合作为核心的模式。

招股书显示,2019年华厦眼科的51家眼科专科医院中,尚有36家处于亏损状态,公司的净利润主要来源于厦门眼科中心。2006年,厦门眼科中心和厦门大学建立合作关系,成为厦门大学的非隶属附属医院,得以使用“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的名称。

此外,华厦眼科还通过控股子公司与安徽理工大学、甘肃中医药大学等分别签署了合作协议,成为上述相关高校的附属医院。

但背靠高校光环并非就能高枕无忧。根据有关规定,福建省高等医学院的非直属医院和教学医院实行动态管理,每四年进行一次重新评审,不合格者将被摘牌。如果失去“厦门大学”的金字招牌,华厦眼科恐怕将遭受重创。

谁才是真正的竞争对手

民营眼科医院暗流汹涌,但正在排队上市的民营眼科医院们不是爱尔眼科唯一的对手,在民营眼科医疗之外,爱尔眼科还必须面对更强大的对手——公立医院们。

吴士君表示,对于爱尔眼科来说,目前最大的竞争压力还是来自于当地的公立医院。

根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年中国眼科急诊诊疗人数约为1.28亿人次,其中民营眼科医院诊疗人数所占比例为26.2%,综合医院眼科诊疗人数所占比例为74.6%,综合医院眼科仍然是大多数患者的第一选择。

但谢汝石告诉时代财经:“眼科在综合医院里往往并不受重视,一般设有眼科科室的都是地县级以上的医院,对于民营医院来说,三线及以下城市会是一个打开市场的好窗口。而除了视网膜、眼底等的病变所需的治疗相对复杂以外,其他的眼科疾病治疗来说相对简单,所需团队配合的链条较短,因此专科医院完全将治疗链条布局完整,这也给了民营发展的机会。”

根据蛋壳研究院2018年的统计数据,在200余家爱尔眼科体内医院中,仅有6家位于一线城市,有39家位于二线城市,余下157家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一线城市医院主要承担科研功能,二线城市医院则是医疗服务中心,是业务主体,三线及以下城市医院也拥有一定的医疗服务能力,能够解决大部分常见的眼部疾病。

华厦眼科的布局也和爱尔眼科类似,三线及以下城市医院数量最多,一线城市医院数量最少。

香港希玛国际眼科医疗集团主席林顺潮16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内地,相较于公立医疗,民众对于民营专业医疗服务信任程度以及安全性方面的认知还有较大幅度的提升空间,这也需要时间以及民营医院的努力去获得信赖。不过从市场的反馈来看,这一问题近几年已有大幅度的改变。”

林顺潮还指出,民营和公立医院在眼科诊疗设备上的差异并不明显,两者主要差距在于人才和服务。公立医院集中了大量优秀的眼科专业人才,而民营眼科诊疗机构还存在着人才短缺所带来的诸多短板。

早在2009年,原卫生部就印发过《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在部分地区进行医师多点执业试点,希望通过医生的流动来推动分级诊疗实现。

2017年《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正式实施,执业医师需要确定一家主要执业机构进行注册,其他执业机构进行备案,执业机构数量不受限制。

在林顺潮看来,允许医师多点执业对民营医院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医生可以多点执业,将会使全社会医疗资源更为均衡,民营与公立机构间实现人才相互交流,优势互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