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Nature揭露论文署名乱象:没贡献为啥要署名?

subtitle
机器之心Pro 2021-06-15 15:21

机器之心报道

编辑:小舟、杜伟

在科研界,论文署名以及顺序一直是研究人员非常重视的问题。由于各种原因,署名排序过程中难免会出现分歧与争议。近日,《Nature》 对论文署名问题进行了调查,指出了一些不好的现象,并希望能够创建一个公平的论文个人贡献评价系统。

在学术论文中,多位作者通常会根据贡献大小按序署名。这是一种惯例,人们也往往根据署名次序判断研究者的贡献大小。

然而,《Nature》最近的一篇报道表明:有些署名的作者根本没有为研究做出任何贡献。

这种乱象在初级研究人员群体中较为常见。许多初级研究者在研究项目中全力以赴,但在论文发表时署名位置却与贡献不符,排在较为靠后的位置,甚至没有署名。

一位细胞生物学研究者表示在她博士期间的一篇论文中,导师曾让一位博士后研究员署名,与她成为共同一作。她说道「这就像是给了我一记耳光,我的学分要分给别人一半。」

尽管这位研究者表示反对,但她的导师执意如此。由于担心继续反对将破坏自己与导师的关系,影响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位研究者最终还是妥协了。但这却在另一个层面上给她的职业生涯带来了困扰:「如果有人问为什么我这篇论文只有一半是我写的,我该怎么回答?」

的确,论文署名不公平,甚至没贡献的人也能署名,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

基于此,《Nature》采访了一些实验室研究者、出版商和资助者,这些人一直致力于设计出表彰个人学术论文贡献的公平系统,他们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总的来说,大部分人建议在研究者概述个人贡献的基础上采取一些措施以减轻合作和署名中的潜在争议,或许可以参考拟定「婚前协议」和「团队章程」的方法,提前阐明可能存在冲突和解决冲突的角色、职责和流程。

一直存在的论文署名分歧与顺序争议

论文署名身份不仅仅意味着荣誉,更具有重要的学术和社会影响。署名的先后顺序代表着他们在论文中是否做出了实质性贡献以及贡献的大小。此外,除了署名身份带来的荣誉之外,还应意识到自己对论文所要承担的责任。

在 Nature 的这份调查中,开放获取科学出版商 F1000 的战略计划主管 Liz Allen 表示:「人们依然会根据研究者发表以及在哪里发表了文章来评价他们。这对研究者的职业生涯至关重要,如果他们的工作没有收获应得的荣誉和曝光度,则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Nature 文章里揭露的一个现象是:论文作者越来越多,意味着越来越少的研究者能够获得梦寐以求的一作位置

2020 年,生物科学领域的 Pubmed archive 和 MEDLINE 数据库曾对 3000 万篇论文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论文作者的平均人数从 1975 年之前的 1.9 增加至 2015-2019 年的 5.9。此外,这一趋势也一定程度上促使英国医学科学院(AMS)重视日益增加的科研合作对生物医学职业生涯的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完整数据请参阅:https://www.nlm.nih.gov/bsd/authors1.html

另一个现象是:论文署名纠纷很普遍

2011 年,美国医学协会的研究者对 6 家领先医学期刊上 500 多篇论文的通讯作者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 17.6% 的通讯作者承认他们的论文有「荣誉作者」,尽管不符合国际医学期刊编辑委员会指导方针中设立的署名权标准,但这些人依然成为论文作者之一。此外,7.9% 的论文中有「幽灵作者」,不过这些人的名字最终还是从论文中删除了。

完整数据请参阅:https://www.bmj.com/content/343/bmj.d6128

2019 年,美国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NIEHS)的团队也曾做过类似的调查。他们对近 6700 名国际研究者(发表过至少有两位作者的论文)进行在线调查,结果发现有 46.6% 的研究者对作者署名出现过分歧,37.9% 的研究者在署名名次顺序上存在争议。

完整调查报告请参阅: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948-019-00112-4

此外,关于署名还有一个乱象是:相较于男性研究者,女性研究者更容易遭遇署名冲突

2019 年,康涅狄格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者对 1995 至 2017 年间、2898 篇拥有两位或更多共同一作的论文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在男性和女性研究者为共同一作的论文中,男性研究者更有可能排在前面。下图为该研究中论文一作位置的性别偏差曲线。随着时间的推移,男性研究者位列排名首位的情况已经大大减少了。

完整调查报告请参阅:https://elifesciences.org/articles/36399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论文署名不公平的问题有时也会涉及一些资深的学术研究者。一位英国大学物理学家兼首席研究员曾招募一名博士后研究员,研究流体动力学项目所需的先进光学传感器,该博士后将是部分研究论文的第一作者。然而他还没有完成所有分配任务就离开了该研究小组,当被告知部分研究论文的第一作者将变成一位接替他的本科生时,双方爆发了严重的分歧。

该首席研究员表示并非每个认为自己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初级研究人员都是正确的:「有些问题是源于一些初级研究人员对一个项目在他们到来之前已经完成了多少存在误解。我并不是说从事主要数据收集工作的人应该被排除在作者名单之外,但那些建立实验室、提出想法、获得资金、设立实验、培训他人以及监督数据分析和最终论文的人也应该受到赞扬。」

解决署名冲突的方法

有些人认为减少作者争议的关键是使用更详细更透明的方式来肯定研究贡献。现在,许多期刊要求在提交文章时阐明各个作者的贡献。贡献者角色分类法(CRediT)是一种常用的表述方法,其中对 14 个研究贡献角色进行量化分析,包括:

CRediT 提供了更多关于「谁做了什么、谁在产生影响、谁对研究负责和问责」的信息和透明度。

一些研究者认为在面试博士和博士后时,应该考察他们对研究贡献与论文作者署名的态度。德国亥姆霍兹慕尼黑中心转化基因组学研究所负责人 Eleftheria Zeggini 表示:「了解团队科学文化以及未来如何在研究小组中做好实践非常重要。」

还有研究者表示针对贡献和署名问题进行沟通是很有必要的,也许沟通过程中会出现分歧,但尽早解决这些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Eleftheria Zeggini

Zeggini 的研究兴趣包括一些复杂疾病,她所在的领域人员通常涉及大型、多组协作工作,因此更加有必要建立适用于所有相关人员的系统。她使用简单的电子表格来记录分配的职责并跟踪谁在做什么,这大大简化了以后为研究论文撰写详细的作者贡献的过程。

神经科学家 Andrew Mickley 在多年的研究和教学中也总结出一套解决作者争议的方法,并教导学生论文作者身份需要满足一些要求,例如在实验设计中表现出主动性、能够解释研究的基本原理。

除了创造减少争议的方法,如果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贡献没有得到充分承认,他们还可以做一些具体的事情。例如,上述细胞生物学家可以与值得信赖的同事和导师交谈,包括她论文的另外两名作者。

在她表达了对「共同一作」的不满之后,她的导师对论文的作者信息部分进行了修改,以更好地突出她的贡献。她说:「虽然没有像我希望的那样改变作者名单,但我的反对确实导致了一些变化,这意味着我的担忧至少得到了承认和认真对待。」

此外,有人提出如果直系负责人没有解决相关问题,有异议的作者可以找机构内的其他人帮忙解决,例如学校里的研究生教导主任、博士生第二导师等。

也许论文已经发表,但追溯添加作者或更改署名顺序的人不应该放弃希望。他们应该意识到突出自己在以往研究中的重要贡献非常重要。事情可能具有两面性,或许申请正名的作者也忽略了先前研究者所做的贡献,但至少应该「大声说出来」。毕竟,就像这位被添加「共同一作」的生物学研究者所说:「如果遭受影响的人都保持沉默,作者权纠纷的学术界问题该如何解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