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于我在明日方舟音律联觉音乐会想到《白色相簿2》这档事

subtitle
游戏陀螺 2021-05-06 14:46

当小众文化开始走进大众圈层,哪里还有“脱宅”一说?

朋友们,在现场看了两个多小时的明日方舟音律联觉音乐会,我必须宣布几个重大发现:

一、鹰角可能真的是家被游戏耽搁了的音乐公司;

二、许多“舟游”玩家正发自真心地爱这款游戏,爱着它的方方面面;

三、方舟的女刀客塔真多!(事实上这是我最在意,也是最激动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还在现场与玩家闲聊,尝试加他们的微信,试着了解这款刚刚迎来2周年庆典的游戏对他们而言有着怎样的魔力。

——为什么他们一听到某些歌曲的前奏就欢呼不已,为什么他们对某些被自己“亲手送走”的角色依然抱有执念,为什么他们对一款游戏可以如此投入……太多的为什么在我脑袋里打转,许多问题在我嘴边翻滚,我变成了一个头上挂满问号的好奇宝宝。

但时间不给我机会,我也不允许自己在演出中插嘴败兴:一个无聊的“小编”为什么非要带着写文章的目的去破坏这种和谐的气氛呢?他们对方舟的爱本来是毫无目的的呀。

缓一缓吧,在排山倒海的爱面前,一切都可以缓一缓。

Introductory Chapter(序章)

老实说,来现场前我有点怀疑自己对方舟的专业性——我的主线剧情还停留在第六章,十天半个月才想起打开游戏收收菜,如果不是这两天送的10连助我抽到凯尔希,我甚至很难想起上一个入手的6星干员是什么。

我更不清楚这场音乐会的具体内容。当我下飞机匆匆赶到现场时,数千人已经坐定,眼睛齐刷刷地盯着舞台中央,好整以暇。我突然开始无地自容起来:相比于他们全情投入的纯粹,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所以落座后我努力保持克制,抱膀而坐,假装镇定地注视舞台。我不断告诉自己要用旁观者的视角来看待这场演出,不管接下来出演的是我熟悉的节目,还是闻所未闻的曲目、角色,我都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完成这次行业观察,就像过去若干次参会一样。

然而在那个奇妙场所,置身奇妙人群,我发觉自己很难掌控情绪。

那边是K区的博士在狂喊“补偿200玉”,这边是I区的老哥一次又一次在场下制造节目效果,奇妙的氛围在一点点扩散。当玩家耳熟能详的章节主题曲逐一出现,观众的DNA开始动了,我的脚也随之抖个不停。

我很高兴自己开始乐在其中,哪怕有些曲目并不熟悉,我也能被现场气氛带动。而等到W、风笛、红豆等角色身披音律联觉特供款皮肤登场,赫拉格、阿米娅、闪灵组成了一个“限量版”乐队组合,我确信无疑:在玩音乐这件事上,鹰角可能是认真的。

而且我有理由相信这事儿能成。从现场玩家的神情、反应和周边贩卖的情况来看,也许结果还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Closing Chapter(终章)

好吧我承认,现场只有一位男博通过了我的微信申请。他自称“崇大驴”,坐在我的右手边,全程一丝不苟地卖力挥动荧光棒。演出结束后崇大驴告诉我,他是外地的大学生,五一和同学一起来上海看演出。

“毕竟演出机会很难得,期待了很久。”崇大驴说,他以前去过一些音乐节,但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基于一款游戏举行的音乐类活动。

“方舟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你,让你牺牲宝贵的节假日来上海看演出?”我问他。

崇大驴把方舟优缺点数了个遍,有趣的世界观啦,丰满的角色塑造啦,不错的塔防玩法啦,独特的美术风格啦……顺带还吐槽了几处瑕疵,可终归是优点多于缺点。

音乐当然也是加分项,崇大驴说:“首先游戏内配乐很专业,能够精准地烘托气氛,同时对于不同的活动能够尝试众多不同的音乐风格;游戏外,在自行配乐的同时,与世界不同地区(中日欧美俄)不同风格的音乐创作者合作,让我享受到大咖们的作品,从本次演出交响、民乐、摇滚、嘻哈俱全的曲风也可以看出来。”

方舟的歌曲风格真的非常多元

他的话听得我一阵迷瞪,我赶紧告诉他,我之前都不知道方舟储备了这么多原创音乐。听罢他不由分说地把“塞壬唱片-MSR”(明日方舟世界观中虚构的唱片公司)推给我:“我们已经把方舟更新和出新歌、新配乐联系在了一起,平时大家都会留心。而抛开了这些,游戏内的配乐也十分优秀”。

塞壬唱片:泰拉世界十世纪最大的音乐发行商之一

通过剧情、世界观、角色、音乐,方舟已经牢牢地将游戏与玩家绑在一起。崇大驴说,他对方舟的认识脱离于游戏本身,更像是一个具有完整世界观的IP。除了玩游戏,他还会去NGA看剧情解析、彩蛋解谜、干员测评以及其他玩家的二次创作。对于方舟的衍生作品(比如基于同一世界观的游戏),他几乎毫不犹豫地表示“会尽力支持”。

说真的,我不太想在这个场合中提IP这个词,因为每当IP和一款游戏、一群玩家联系在一起时,便很容易散发出铜臭味。这令我很沮丧。我更愿意相信包裹着IP的是一层不能被轻易摆弄的异常敏感脆弱的情感,值得所有人尊重。

但即便纯粹如崇大驴,也会正襟危坐地围绕着IP讲商业、谈客群,他跟我说:“鹰角给我的感觉是,与其说是在做游戏,不如说在做客群生态,保持玩家粘性。”

他尚是一名忙于学业的医学生呀!为什么看起来对手游的商业模式了如指掌?我不禁有些神伤:我多希望他的快乐可以再简单一点,其实对商业逻辑的理解慢一点也没关系的。但实际上他对世界的认识早已超出我的预期了。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Coda 1(尾声1)

糟糕,说了这么多我貌似把《白色相簿2》给忘了,我得解释一下。

其实在知道鹰角将举办这么一场音乐会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要把《白色相簿2》写进这篇文章里了,这是早就决定了的事情,不会因为这次音乐会现场的任何细节而改变。

好久之前——真的是好多年前,久到“二次元手游先帝”《百万亚瑟王》还没上线——我玩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款R18 Galgame《白色相簿2》(某种意义上也是当年的“年一G”了)。这部作品描写了一段现在看了脚趾能抠出三室两厅的剧情:一位学霸高中期间因为音乐与两位校花结缘,学霸弹吉他,一位校花主唱,另一位校花是钢琴天才,二人都喜欢上了学霸,由此开始了一段缠绵悱恻的三角恋,

《白2》的剧情描写其实十分让人胃痛

现在回忆起来故事确实很扯,但受其影响,我曾在一段时间内勤勉地拨弄着吉他。虽然没有幻想过抱着吉他站上舞台,更没有幻想过什么天上掉下两个校花的事儿,可是我非常怀念那段因为一部作品,单纯而满怀憧憬地去追逐某种兴趣的时光。

这听起来是不是和这次方舟音乐会有点儿很像?因为热爱《明日方舟》,玩家开始关注作品中的音乐;因为喜爱《Speed of Light》《Everything's Alright》等曲目,玩家又相聚在此次音乐会。

崇大驴告诉我,因为方舟,他接触到了一些此前很陌生,甚至极小众的音乐——这也是方舟最令他惊讶的地方:“通过一个虚构的窗口反而拓展、加深了对现实世界的认识。”

而相似的情形每天都在“明日方舟-驻艾泽拉斯大使馆”(NGA明日方舟专版)、贴吧或是其他玩家社群平台发生:这里的玩家凭着对方舟的爱,不带任何目的地进行着二次创作,画画、写同人文、DIY角色,甚至做同人AVG,要向美好的“泰拉世界”献上祝福。

还有玩家给斯卡蒂画了绘本

by NGA用户@渔者Blakistoni

Coda 2(尾声2)

絮絮叨叨扯了半天,我好像还是没说清《白色相簿2》与这场音乐会的关系在哪儿。

事实上,即便我不给大伙解释清楚,我也得说服主编,说明白为什么我非要把《白色相簿2》写进标题,而且我还要告诉他,“Introductory Chapter”、“Closing Chapter”、“Coda”这些小标一个字都不能改,否则文章就不完整了。

而在这之前,我想我必须把《白色相簿2》的基本情况再补完一下。这部作品最早流行那会儿,二次元比现在还不受人待见,“宅”更是千夫所指,而《白色相簿2》作为R18 Galgame偏偏有个神奇的名字——“脱宅神作”。

方舟2周年活动奖励6星干员歌蕾蒂娅,声优是生天目仁美;《白色相簿2》双女主之一的冬马和纱,声优也是生天目仁美。在微妙的地点,世界线收束了!

顶着这个光环,玩完《白色相簿2》去现实世界追求幸福的人有之,再难找到比它更优秀的Galgame逐渐脱宅的人有之,而更多的人,则是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回到现实,彻底告别了二次元。

好多年过去了。在那之后,“白学”一词逐渐破圈,被愈来愈多人拿来玩梗。而过去人们口中的“小破站”B站,如今已是一个MAU超2亿的视频社区。越来越多的泛娱乐用户聚集在此,并或多或少地接触到一些真正意义上的ACG文化。

无论身处宅圈的人承认与否,“脱宅”好像慢慢演变成了一个伪命题——试想一下,倘若你随手点开一个视频网站都可能刷出ACG内容,身边的朋友时不时还跟你打探最近有什么流行的动画番剧可看,“脱宅”又该从何说起呢?

而我更不解的是,在这个越来越多元的社会,何苦还要把“宅”这个包袱背在身上?

好了,写到这里,我终于有机会解答一下“为什么方舟会有这么多女博”了。这个问题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答案最后是崇大驴以他的理解告诉我的。

在他看来,方舟里的男性角色虽然没有女性角色那么多,但同样具有魅力;况且方舟的女性角色形象丰满,男女老少皆宜。更重要的是,方舟的玩家群体比较多元,“有宅(可能居多),有被废土风吸引来的,有未接触过ACGN但觉得角色好看的,还有的人单纯喜欢塔防游戏。”

我追问他:“那你觉得方舟这种作品是二次元手游的大趋势吗?毕竟它既不媚宅,又可以包容更多圈层的用户,理应更有前景。”

他回答说:这可能是一个发展趋势。但能让不同圈层的用户对某一个内容感兴趣,这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