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市刚满两年即启动退市程序,最大民营高端酒店开元酒店能否将何去何从

subtitle
北京商报 2021-04-18 20:38

继今年1月被红杉资本及鸥翎投资提出要约收购后,开元酒店终于启动了私有化进程。4月18日,在获悉开元酒店正式启动退市程序后,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了开元酒店集团,该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后续进一步消息还要等公司披露,对于公司目前的发展,还是按照原计划战略在推进。根据开元酒店发布的公告显示,开元酒店已根据上市规则做出退市申请,并预计H股将于2021年5月24日自愿于联交所退市。此前就有消息指出,红杉资本及鸥翎投资向开元酒店提出要约收购,如果要约完成,开元酒店将私有化从港交所退市。业内人士认为,被誉为“国内最大民营高星级酒店”的开元酒店上市刚满两年就私有化,可能跟其估值不理想有关。值得注意的是,开元酒店退市完成后,鸥翎投资合伙人郑南雁将接盘,并出任开元酒店的董事长。此外,针对开元酒店开始退市,还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如今华住、锦江都在发力中国市场的时候,退市后的开元将如何与其他酒店集团进行竞争,也引发了业内的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开启私有化进程

刚上市不到两年的开元酒店开始启动了其私有化退市进程。根据开元酒店发布的公告显示,开元酒店宣布将于5月24日退市。此前开元酒店历经了14年的长跑,于2019年3月11日最终在香港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而此次的私有化交易,则将在数月之内达成。

公告还显示,开元酒店已根据上市规则第6.12条作出退市申请。预计H股将于2021年5月24日(星期一)上午九点自愿于联交所退市,在达成在联交所退市的任何条件且获得有关退市所需的监管批准后,方可作实。同时,开元酒店也将以公告形式告知H股股东有关H股的最后买卖日期及退市将会生效的日期。

而在发布公告官宣之后,有消息又指出,开元酒店又召开了内部会议。据了解,在会议上,开元酒店不仅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还确定了未来将聚焦中端酒店发展。由此可以预见,开元酒店或许已经针对退市后的发展进行准备。

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在此前的1月,开元酒店就被红杉资本及鸥翎投资提出要约收购。此外,据1月18日公告显示,要约人在要约完成后将持开元酒店28.95%的股份,在认购期权交割后,持股比例将上升到42.4%。2月5日,开元酒店私有化要约收购先决条件就已达成。根据数据显示,截至4月16日收盘,开元酒店市值为50.4亿港元。

据悉,开元酒店起步于1988年开业的浙江开元萧山宾馆,成立于2008年12月,目前集团旗下拥有开元名都、开元度假村、开元大酒店等12个品牌,同时,还引入了携程以及格林酒店作为基石投资者。

在业内人士看来,从过去一段时间看,开元酒店偏向传统行业,股价上涨空间有限,加上过去一年受到疫情影响,业绩有所波动,如今,上市刚满两年就被私有化,开元酒店未来“钱景”如何,则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郑南雁接盘背后

当时被誉为“国内最大民营高星级酒店”的开元酒店集团,在上市刚满两年就被私有化,引发了业内广泛的关注,而这背后的原因也值得深思。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开元酒店的退市跟估值不理想以及发展过于传统有着较大关联。

据了解,在退市正式完成后,开元酒店部分原高层或将退出,鸥翎投资合伙人郑南雁将接盘开元,并出任开元酒店的董事长兼总裁,将直接分管中端酒店和会员、IT和品牌等。这也意味着,在郑南雁归来的同时,开元酒店的创始人陈妙林或许将面临归隐。

开元集团进入中端酒店市场以来,花费了近十年的时间用来运营,但其在规模上占比却仅略过50%,被大批中端酒店“后来者”拉开了差距。陈妙林表示,对于中端酒店来说,加速做量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酒店如果没有一定的数量就意味着品牌和市场没有做起来,会员潜力和平台构建也就得不到释放。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分析指出,就之前的情况而言,开元酒店股价并不十分如意,这其中主要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开元酒店偏向传统行业,且发展较慢,估值有限。此次,开元酒店退出资本市场是因为被收购,且收购的主体是私募基金,其目的是以资本的力量改变其原来的发展轨迹,以求得更快的发展,从而实现更大的估值。

此外,去年受疫情影响,开元酒店的业绩也并不理想。近日,根据开元酒店发布的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开元酒店2020年年度实现收入约为15.98亿元,而2019年同期则为19.28亿元,减幅约为17.1%。财报还显示,开元酒店2020年净利润由2019年约2.05亿元减至2660万元,下降约87.0%。由此可见,疫情也给开元酒店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同时,也为其私有化又增加了一层因素。

此前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开元酒店的短期流动负债过高,而通过私有化可以减轻开元酒店经营的负担,同时,也有利于开元酒店未来展开重组。

推进中端酒发展?

在这个酒店巨头围剿的中端市场,脱离资本市场的开元酒店未来该何去何从、是否能够延续其原本的发展路径而取得一席之地,也是业内所关注的。虽然开元酒店目前还是按照原计划战略在推进,不过未来在退市后,是否有其他调整,也将影响其发展轨迹。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郑南雁之前是7天酒店的创始人,在与投资基金凯雷投资集团和红杉资本共同组建铂涛酒店集团后,宣布正式完成对7天连锁酒店私有化收购,而此后铂涛酒店又被锦江国际集团所收购。此次,郑南雁将重返“江湖”,开启“无限加”模式: “百达屋+开元+龙腾+胡桃里+魔方+……”郑南雁表示,“未来将持续提升公司的管理实力,首要推进中端酒店网络以及会员体系的发展,来提供更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 。

与此同时,开元酒店的相关组织架构也将进行调整,聚焦在战略发展等核心业务方面。根据财报显示,开元酒店集团已签约待开业酒店达到278家,客房数量超过50000间,较2019年分别增长约16.3%和12.0%。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报告期,开元酒店中端品牌开业及待开业酒店共计432家,占比超过全部在营及待开业酒店数量的七成。

虽然开元酒店近一段时间在中端酒店方面不断布局,不过,在赵焕焱看来,开元酒店一直以来发展较为传统,其品牌基因短期难以改变。不过也是可以通过其他手段变化,即如何改变布局以浙江省为主的现状,来更快地在全国发展。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对开元酒店未来的发展状况表现出担忧,“在面对强大对手华住、锦江在国内加速布局的强势进攻下,开元酒店将如何应对,也引人深思”。上述业内人士坦言。据了解,锦江酒店要在未来三年,实现锦江中国区新签1万家酒店的目标,并新开业7000家酒店。无独有偶,对于2021年的发展,华住也表示信心满满。数据显示,华住共有2449家待开业酒店,包括来自华住中国的2411家酒店及来自DH酒店集团的38家酒店,更重要的是,华住在未来还会更为注重质量。从中不难看出,开元所面临的挑战还不仅仅是数量的多少。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谷慧敏认为,就目前来看,如果中国的企业不走出去只是在本地发展的话,以开元的品牌软实力再加上郑南雁的个人影响力,那么在中国酒店业中占有一席之地确实不是问题。在未来,如果继续走中端酒店线路的开元,并不需要投入重资产,所以资本并不是其与其他酒店巨头竞争的最主要问题。重要的是,在未来市场的竞争中,开元能否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还需要看其如何调整战略。

北京商报记者 关子辰 实习记者 吴其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