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苏联隐瞒切尔诺贝利?欧美谣言何时能破,历史上真实的苏联报道

subtitle
浩然文史 2021-04-19 11: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切尔诺贝利遗址

前几天笔者曾写过一篇揭露苏联救援切尔诺贝利的文章,文章一出,广大朋友们陷入讨论,讨论的大部分都是客观的,对笔者今后的写作和专业研究都很有帮助,但也有一些观众的评论属于失智行为,比如苏联到底是如何公布切尔诺贝利事故的。他们居然认为苏联是瞒报,直到欧美发现,苏联才被迫承认。真实的历史到底如何?今天笔者就带大家看看历史上苏联是如何公开切尔诺贝利事件消息的。

一、是否公开?

1986年4月26日,苏联乌克兰地区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4月28日,苏共中央政治局就召开会议,商讨如何向外界传达切尔诺贝利事件。就在这一天上午,国际原子能组织接到瑞典的消息称,瑞典突然监测到放射性元素异常增高,这预示着某地发生了重大核事故。国际原子能机构马上联系世界各国,也包括苏联,但苏联并未回应;而美国卫星则对准苏联,终于监测到乌克兰的核电站出现浓烟。随后欧美国家在苏联的使节一齐冲向苏联外交部讨要说法。好事者即将此事定性为苏联瞒报的铁证。

国际原子能组织总部

按照《苏联政权史》所说:欧美外交人员逼迫的同时,苏共政治局成员们还在讨论公开消息之事。戈尔巴乔夫主张“必须尽快予以报道,不能拖”,苏共政治局的利加乔夫、沃罗特尼科夫、阿利耶夫、雅科夫列夫都赞同;而多勃雷宁认为“美帝国主义一定会借口切尔诺贝利事件诬陷苏联,对苏联不利”,这也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赞同,最后苏共决定,“首先告诉自己的公众”。

戈尔巴乔夫

二、保守性宣传阶段

4月28日的苏联节目《时间》率先报道了切尔诺贝利之事,29日苏联《消息报》、乌克兰的地方报纸都予以报道。但公开的内容写得保守,根据档案《1986 年4月28日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摘录》,政治局让媒体只报道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事故,一个反应堆受损,党和政府正在救灾”。好事者又会说写的太过暧昧、隐瞒了太多信息、信息不透明。那笔者只能说这种人被欧美洗脑太久、双标太严重。欧美从来没做到过消息公开,日本福岛核事件是什么时候公开的?新冠病毒到底是从哪来的?这次日本排放核废水欧美拿了日本多少封口费?欧美都没告诉你。况且那时候是美苏冷战时期,社会主义国家实力弱小,社会主义国家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资本主义国家无限放大,而事实也证明,苏联的解体就是美欧的阴谋。所以苏联当时的保守性宣传是可以理解的!

这个国际原子能干事说日本排放没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欧美国家的媒体也发挥了传统艺能,极尽抹黑歪曲之能事。29日,美国合众国际社是苏联以外最先报道切尔诺贝利事件的媒体,这家媒体如同BBC一样,无限夸大灾害。《New York Times》1986年4月30日全文转引了合众国际社的社论,该社论称“据一个长期提供准确稳定消息的基辅女性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灾难,造成了数千人死亡,那些死人没有埋在普通墓地,而是埋在处理核废料的皮罗格维奇村,基辅的医院里全是有放射病人”。

今天BBC代表了欧美舆论标准

三、分群提供消息阶段

如同苏共政治局成员多勃雷宁预料的一样,美欧国家没有放过这次黑苏联的机会,以合众国际社的社论为引领,各种黑苏联的谣言在30日以后瞬间充斥于欧美社会。美国《Providence Journal》、《The Seattle Times》称,“苏联核事故是美国1978年三里岛核事故的百倍,乌克兰产粮区和第聂伯河已经全面污染”,“苏联的反应堆是因为没有水泥圆顶的防护”,“苏联核电站是依靠低技术基础支撑的”。

苏联科学家的发言

苏联外交部敏锐地捕捉到了欧美利用事故污蔑苏联的问题,遂向苏共中央报告:“鉴于美国大肆宣扬对苏联不利的消息以及肆无忌惮的戏剧化灾难,建议中央快速处理。”此后苏共中央又召开了政治局会议,戈尔巴乔夫提议“我们越诚实越好”,最终苏共中央决定,30日开始针对不同群体,进行不同宣传。

苏联官员的发言

所谓针对不同群体进行不同宣传,即苏联国内的消息继续由苏联媒体报道积极内容,但其实一旦面向苏联公民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所以在实际运行上,苏联媒体也准备了30种其他文字的译稿。所谓积极内容,实际上就是避免告知事故的严重性,这是因为一方面美欧对苏联的抹黑已经极端化,为了避免引发国民更多的担忧,只能大事小报,以稳定国民情绪、防止恐慌;另一方面,苏联也有维护自身核技术先进国形象的私心。

苏联人民听广播

对同为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只给保加利亚、匈牙利、东德、波兰、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古巴、塞尔维亚八国更多内幕消息,因为这些国家对苏联核技术有依赖,为了不影响他们对苏联核技术的信心,就得告诉他们更多真实消息。

同时,苏联还通过驻外大使向美、英、法、意等22个资本主义国家透露了部分消息,这是为了以正视听,防止美欧刻意丑化苏联,维护苏联大国形象。而且,苏联还强调如果牵扯到芬兰、挪威、瑞典、丹麦(切尔诺贝利离这些地方近)的数据则会另行告诉他们,实际保留了对这四国的特殊沟通渠道。

苏联对外发布会

四、公开阶段

苏联的分群提供消息并没有挽救苏联的形象,相反还刺激了国际反苏反共势力的野心。5月1日,波兰华沙反共势力在街头暴动,散发传单,传单上指责苏共信息不透明,影响了波兰人民的安全;新西兰国会右翼势力则提出制裁苏联;丹麦右翼更积极,全面禁止进口东欧诸国的任何东西;西方媒体更开始质疑苏联的裁军,他们偷换概念,宣传苏联对核泄漏信息都不公开,那么裁军、裁核武器的消息更是值得怀疑的。

鉴于世界反苏反共的势头,5月1日,支持开放事件消息的雅科夫列夫被提拔到了苏共政治局,以此为标志,苏共开始进入公开消息阶段。但鉴于冷战环境,这种公开仍要受到苏联的审查。5月3日,苏联政治局正式决定在6日由直接参加救灾的科学家代表亚历山德罗夫、彼得罗相茨和外交部人员,在外交部召开切尔诺贝利事件新闻发布会,苏联驻联合国代表也通过联合国向世界公开消息。3日则首次公布了苏联的伤亡情况。4日则公开了事故图片和受污染地区的数据。5日苏联接受了美国教授们、国际原子能总干事(实际就是国际调查团)访苏。6日苏联又有限地接受了资本主义国家的科技援助(这些援助有可能是为了苏联人民,但也有可能是西方间谍的渗透)。至此苏联终于算是真正积极地公开了消息,世界人民才得以了解切尔诺贝利真相。

苏共的领导

文史君说

从灾难爆发的4月28日到最终公开消息的5月5日,虽然中间的过程有一点波折,但在前互联网时代这样的消息公开速度也不能算慢了。不过虽然苏联公开了消息,但美欧国家对苏联的抹黑从未停止。而且美欧国家找到了瓦解苏联的新入手点——环保。以环保为入手点,美欧通过扶植苏联和东欧各国的公知、奸细、精美、国贼、民族败类等,让他们举着环保这面大旗,进而攻击苏联和社会主义制度。1988年,乌克兰学生社团狮子社和美国扶植的乌克兰环保组织(实际是分裂势力)“绿色世界联盟”搭上了线,共同在基辅举行了游行,成立了反共反政府的乌克兰人民阵线(不是现在的乌克兰执政党)。1989年,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爆发了未经政府允许的“切尔诺贝利之路”4000人游行和“切尔诺贝利悲剧”2000人政治集会,这些活动背后都有美欧的投资,而活动无不偏离环保主题,转而上升到了进攻苏联体制和政治民主问题上。

参考文献

皮霍亚:《苏联政权史》,东方出版社,2006年。

罗・库比塞克:《乌克兰史》,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

王宪举:《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对苏联核工业的影响》,《瞭望周刊》1986 年第 21 期。

张菊萍:《苏联对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紧急应对策略研究》,华东师大硕士学位论文,2018年。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