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宋清辉:爱迪尔并购踩雷 若成功引入战投 可获得“喘息”机会

subtitle
宋清辉 2021-01-22 08:01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对于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而言,若成功引入战投,能为公司缓解一定的资金压力,让公司获得“喘息”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并购踩雷 爱迪尔股价、业绩“双杀”

上市六年,珠宝商爱迪尔(002740)最终还是把自己的资本故事讲砸了。2015年1月,爱迪尔一路驰骋挤进了A股资本市场,但上市后公司却并不“争气”,业绩开始接连走低。面对这种境况,爱迪尔2017年将目光盯向了并购,当时的爱迪尔可以说是A股众多“并购狂”中的一分子。但盲目的并购却并未给爱迪尔带来短暂的辉煌,如今公司更要为自己的疯狂行为“买单”了。1月21日,爱迪尔披露称,由于对并购标的计提减值,公司预计2020年净利最高预亏9.5亿元。受该消息影响,爱迪尔1月21日止步两连板,当日大幅收跌9.49%。

两连板后大跌9.49%

受2020年业绩预亏的利空消息刺激,爱迪尔1月21日大幅收跌9.49%,报5.15元/股。

交易行情显示,爱迪尔1月21日低开5.1%,开盘后大额卖单蜂拥而出,公司股价迅速下探,触及跌停,紧接着公司股价快速拉升,跌幅一度缩窄至0.53%,之后再度回落保持低位震荡态势。截至当日收盘,爱迪尔收跌9.49%,股价报5.15元/股,当日换手率14.19%,成交金额达1.81亿元。

拉长爱迪尔股价表现来看,公司股价曾在2020年7月7月盘中达到10.45元/股的高点,但自当年7月13日之后,公司股价下跌趋势明显,并在1月8日盘中触及4.31元/股的低点。经东方财富数据统计,在2020年7月13日-2021年1月8日的123个交易日里,爱迪尔区间累计跌幅达54.31%,同期大盘上涨12.05%。

近期,爱迪尔股价有一小波反弹,在1月14日-20日连续5个交易日收涨,并且在1月19日、1月20日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在爱迪尔1月21日股价大跌的背后,公司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告。1月21日,爱迪尔披露公告显示,公司预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6亿-20亿元,对应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8.46亿元至-9.5亿元;对应预计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8.5亿元至-9.5亿元。

对于公司业绩变动的原因,爱迪尔表示,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大盘珠宝首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盘珠宝”)失去有效控制,自2020年4月起不再纳入合并报表,预计对该投资全额计提减值。

另外,爱迪尔表示,受疫情影响,重大资产重组标的公司江苏千年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年珠宝”)、成都蜀茂钻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蜀茂钻石”)预计2020年无法完成原定业绩承诺,公司预计该年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大肆并购留隐患

爱迪尔上面提及的大盘珠宝、千年珠宝、蜀茂钻石,均系公司2017年筹划并购的公司,这一年可谓是爱迪尔上市后的并购大年。

资料显示,爱迪尔是集珠宝首饰产品设计生产加工、品牌连锁为一体的珠宝企业,公司在2015年1月正式登陆A股市场,但未曾料到,上市后爱迪尔的业绩开始接连走低,上演“变脸”剧情。具体来看,2015年、2016年爱迪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6738万元、5780万元,同比下降22.88%、14.22%。

面对公司的业绩颓势,爱迪尔并未坐以待毙,在2017年高举并购大旗,当年开始筹划收购大盘珠宝、千年珠宝、蜀茂钻石等公司,以期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回溯爱迪尔历史公告,公司在2017年3月发布公告称,拟现金作价2.55亿元收购大盘珠宝51%的股权;紧接着在当年11月披露称,拟作价9亿元收购千年珠宝100%股权、作价7亿元收购蜀茂钻石100%股权。

但不同于其他大肆并购的上市公司,上述并购并没有给爱迪尔业绩带来短暂的辉煌,公司2017年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6034万元,同比微增4.4%,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815万元,同比大幅下滑53.35%。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上述三家公司的交易对方均做出了业绩承诺,其中大盘珠宝的业绩承诺期在2017-2019年,千年珠宝、蜀茂钻石的业绩承诺期在2017-2020年。

据了解,这已并非爱迪尔首次因计提商誉减值侵蚀公司业绩,2019年,大盘珠宝就未实现业绩承诺,这导致爱迪尔当年净利亏损3亿元,也是公司上市后的净利首亏。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并购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风险,外延式扩张不是儿戏,要紧盯并购标的资质,谨防未来业绩不达预期而侵蚀上市公司业绩。

实际上,上述公司也只是爱迪尔筹划并购的一部分,公司上市后还曾欲收购山东世纪缘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深圳市钻石毛坯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等公司股权,不过最终未能成行。

欲引国资战投谋救

业绩巨亏、对外担保贷款逾期,面对当下窘境,爱迪尔欲引入国资战投谋救。

1月21日,爱迪尔披露公告称,公司近期在积极开展引入战略投资者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的相关工作。Wind数据显示,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莆田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

但对于此次合作,爱迪尔也表示,截至目前,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交易定价、交易方案、持股比例等尚未明确,亦尚未取得莆田市政府的正式书面批复以及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战略投资者引入协议等,故本次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针对相关问题,爱迪尔董秘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具体情况双方目前还在洽谈中,没有签署相关文件。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对于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而言,若成功引入战投,能为公司缓解一定的资金压力,让公司获得“喘息”的机会。

除了业绩巨亏之外,爱迪尔还存在对外担保贷款逾期的烦恼。

据爱迪尔1月4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为控股子公司大盘珠宝实际担保余额1.19亿元,占公司2019年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4.52%,其中逾期担保6117万元,占公司2019年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33%。爱迪尔进而表示,公司作为担保人在最高额保证担保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的可能性极大,且追索结果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能追回的资产无法预估。

另外,爱迪尔控股股东目前境况也不乐观。1月4日,爱迪尔表示,公司控股股东苏日明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1.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6.02%)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若上述被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可能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苏日明及其一致行动人曾在2020年10月筹划让出控制权,但未能如愿。原标题:并购踩雷 爱迪尔股价、业绩“双杀”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