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宜宾邻里血案:55岁女子遭邻居夫妻夜袭,用秤砣打伤扔下悬崖

subtitle
戎城法眼 2020-11-24 23:35

原标题:《恶邻血案:55岁女子遭邻居夫妻趁夜袭击,用秤砣打伤扔下悬崖,两嫌疑人已被抓》

来源:红星新闻

11月23日,经过11天的抢救,四川宜宾市叙州区南广镇兴隆街55岁居民严增芳依然无法睁开眼睛,伤势依然严重。
10多天前,11月12日晚7时许,下班独自回家的严增芳走到距离自家房子100米左右的羊肠小道“大石盘”时,遭遇邻居王某书、李某涵夫妻俩突然袭击,用秤砣将其打伤扔下悬崖。幸运的是,她被家人及时找到并送医。
对于邻居夫妻俩为何对自己突然行凶,严增芳怀疑是10多年前的一件小事招致对方怨恨。而其他邻居表示不解,“其实都是邻居,哪有什么深仇大恨嘛?”
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叙州警方抓获,案件正在办理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受害人严增芳在医院接受治疗。

儿子回家途中发现血迹

母亲离奇失踪,电话无人接听

55岁的严增芳丈夫去世多年,她和26岁的儿子侯运春相依为命,居住在叙州区南广镇兴隆街。严增芳是宜宾某大型三甲医院的保洁员,属于外包公司派遣人员;侯运春在某建材门市打工。

母子俩居住的兴隆街,其实是宜宾城郊七星山脚的一个山村。村子背靠七星山,前临长江支流南广河,中间隔着一条铁路和一条公路。跟其他农村不同的是,兴隆街几乎没有水田和耕地,住的都是居民。

严增芳的家没有公路交通,她和邻居们回家,只能坐公交车到南广老街,然后步行一段公路后再横穿翻越铁路,沿几尺宽的羊肠小道徒步回家。

11月12日晚7时30分左右,侯运春下班经过“大石盘”,发现地上有一滩血迹,石头和树叶都被鲜血染红。侯运春心里有种不祥预感,快步跑回家寻找母亲,发现母亲不在家里。打母亲电话,无人接听。

侯运春打电话给亲朋好友,寻找母亲下落,可是打了几个电话都寻找未果。侯运春心乱如麻,着急可又无计可施。到了晚上7时50分左右,邻居苏大哥跑来告诉侯运春:在悬崖下铁路边发现你母亲。

“他们用秤砣砸烂我头部后,将我扔下路边悬崖,我忍痛拼命爬过铁路后抛石子求救才被人发现。”严增芳事后讲述。

悬崖下铁路边找到母亲

头部血肉模糊,“他们用秤砣打我”

侯运春闻讯冲出屋子,发现母亲严增芳果然躺在家门外不远处的铁路边草丛中,身上、脸上、地上全是鲜血,其爬过的铁路碎石上也都是血迹,头部血肉模糊。

↑严增芳头部遭受重创。

侯运春一边哭喊母亲,一边求助现场群众报警打急救电话。侯运春拍摄的现场视频中,严增芳一边痛苦呻吟,一边拼尽力气说:“是小妹姑儿(李某涵)、王幺们儿(王某书)……拿秤砣打的。”

严增芳被送到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被诊断为:1、弥漫性轴索损伤;2、头皮撕脱伤;3、头皮广泛性挫伤;4、上颌骨骨折;5、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严增芳被送医当晚,医院下达病危(重)通知书,当即被送入重症监护室。与此同时,叙州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展开调查工作,追查嫌疑人下落。

侯运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1月13日,他在南广镇老街一个垃圾桶中发现了凶手遗弃的带血的衣服、裤子、鞋子,并将其提交警方。侯运春提供的照片显示,这些带血衣物被装在一个黑色塑料袋内。

↑嫌疑人丢弃的带血衣物。

↑嫌疑人丢弃血衣的垃圾桶。

直到11月23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兴隆街及案发现场采访,严增芳受伤后爬过的铁路碎石上仍依稀可见血迹,案发地“大石盘”的一块石头上,仍有纹路清晰的带血的鞋印。

红星新闻记者走访现场发现,“大石盘”所在位置距离下方的铁路10余米,几乎垂直。只是土质崖壁上长满杂草。案发地附近没有人家,与下方公路之间隔着铁路,地势非常偏僻僻静。

↑案发现场航拍图。

↑案发现场及周边航拍图。

红星新闻记者从叙州警方了解到,由于此案犯罪嫌疑人目标明确,案发后两犯罪嫌疑人(王某书、李某涵)很快被控制,目前案件正在办理中。

↑嫌疑人王某书、李某涵夫妻俩。受访者供图

受害人回忆:

他们趁黑袭击,用秤砣砸头将我扔下悬崖

11月23日,经过治疗后从重症监护室转至普通病房的严增芳已能开口说话。一张帕子蒙住双眼,严增芳断断续续地向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当日遇袭受伤的经过。

↑侯运春在母亲耳边交谈。

“我走到铁路上时,天已经黑了,我打着手电往前走。刚到‘大石盘’,小妹姑儿(李某涵)突然从路边草丛中冲出来,边骂边把我往外推。我就抓住她衣领……”但在搏斗中,严增芳被李某涵按倒在地。

“小妹姑儿骑在我身上,喊‘王幺们儿,快把秤砣拿出来,把脸给她整烂’……”严增芳说,因为对方威胁要抠她眼睛、把脸给她整烂,她也感觉对方秤砣向她脸砸来,她就本能地伸手护脸,于是秤砣便集中砸在她头部和手臂上。

严增芳回忆,殴打持续了两三分钟后,她失去了反抗能力,两人才停止殴打。随后她被两嫌疑人抬起来,扔下悬崖。但意识仍然清醒的严增芳抓住悬崖上的钢丝网,两嫌疑人见状,找来木棍一阵乱捅。严增芳挺不过,失手坠落下去。

坠落过程中,严增芳被崖壁上的杂草和灌木挂住,没有落到悬崖底。此后,有人打着手电筒找了一下,然后离开。严增芳判断嫌疑人离开后,挣扎着往下挪动身子,然后掉进铁路边沟中……

在挣扎过程中,严增芳似乎看到儿子侯运春把车停在铁路外,然后沿羊肠小道回家。她努力呼救,但是喊不出来。

此后,严增芳花了几分钟时间才爬上铁路。因担心火车碾压,严增芳又拼命爬过铁道和碎石,在铁路边草丛中停了下来。

草丛下1米多就是乡村公路,严增芳看到有汽车、摩托车经过,她试图呼救,但嗓子发不出声音。严增芳看到一辆摩托车,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向摩托车扔出一块碎石。可是摩托车没有停留,一溜烟开走了……

几分钟后,离开的摩托车返回现场,一名男子喊话,严增芳才知道,自己得救了。“模模糊糊记得,一个女子说,他们骑车经过时,被石头砸到,摩托车已经行驶到南广老街。她越想越不对,于是让她老公返回查看,才发现铁路边果然有人。”

嫌疑人到案

伤者治疗已陷困境 疑10多年前往事结怨

11月23日,南广镇兴隆街,相隔仅100米左右的侯家和王家大门紧闭。侯家是因为女主人严增芳重伤入院,儿子侯运春也忙于照顾母亲和上班,家里无人留守;王家则是夫妻俩均因涉案被抓,家里空无一人。

↑兴隆街受害人、嫌疑人家航拍图。

王某书家被两个邻居夹在中间,房子共两层,但上下只有一间。透过一楼玻璃窗,可见家里简单的陈设。邻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男嫌疑人王某书是某工厂退休工人,妻子无业。

对于李某涵和严增芬之间的矛盾,邻居们讳莫如深,纷纷表示“不知情”。

↑嫌疑人家房子。

邻居李兴文与王某书家只隔了一户,李兴文一家三口在2014年、2015年先后外出打工,不敢回家。“2014年我家翻修旧屋,不知道为什么招惹到李某涵,她天天扭闹和辱骂我老婆,还威胁要杀了她。”李兴文说,他和儿子长期不在家,老婆不敢在家居住,搬到朋友家住了一段时间。

2015年,李兴文的老婆和儿子“避祸”到广州,再也没回家。“我们如果回来,李某涵一样要来扭闹、威胁。”李兴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他老婆不是及时远走避开,可能被伤害的就不是严增芳,而是他老婆。“其实都是邻居,哪有什么深仇大恨嘛?”李兴文表示,实在无法理解嫌疑人的行为。

而严增芳也认为和嫌疑人之间没仇恨,双方之所以“结仇”,是因为在10多年前,一个朋友的工厂需要一个人管账,她介绍了另外一个邻居,而没有介绍李某涵去。“她话多,又没啥文化,我担心她搞不好。”严增芳说,李某涵从此与她反目成仇,两家矛盾纠纷不断。

侯运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母亲生命算是暂时保住了,但是接下来还要做整个头部的植皮手术和后续治疗。高昂的治疗费用对他家来说是个天文数字,而嫌疑人家的偿付能力也有限,唯一的女儿不愿管,目前没有支付一分钱治疗费用。

为了营救母亲,侯运春尝试为母亲发起轻松筹,筹款目标是40万元。可是一周过去了,仅仅筹到4万元。“我实在不希望因为无钱治疗而失去母亲。恳请各位网友、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伸出双手,帮帮我们母子俩,渡过难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