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暴利堪比茅台!“天价”冠脉支架拆解:成本300元售价1万+,96%的超额利润都去哪了?

subtitle
华夏时报 2020-11-10 18:2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11月5日,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在天津开标,各家企业报价之低令人大跌眼镜:原本均价在13000元左右的冠脉支架,此次中标价格最低至469元,最高也仅仅798元。

高高在上的冠脉支架,成本到底多少钱?

为此,《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查阅各冠脉支架龙头企业招股书以及采访专业人士,探寻出冠脉支架的价格构成:目前市场主流冠脉支架单个成本不足400元。

以终端销售价格10000元计算,冠脉支架成本竟然只占4%,暴利程度堪比茅台。

那么,96%的超额利润都去哪了?

集采后,产品利润被大幅压缩,企业会赔本吗?

售价1万+,成本不足400元

此次国家集采的对象是市场主流的钴铬合金或铂铬合金材质冠脉支架,采购量超过医疗机构意向采购量的70%以上,采购周期为两年。

巨大的集采量对各家支架生产企业形成了“不中标、无市场”的囚徒博弈局面。包括微创医疗、乐普医疗、吉威医疗、美敦力、波士顿科学等11家国内外知名企业的27个产品参与投标。

为了争夺集采中标名额,参选企业报出了地板价。

最低中标价由吉威医疗报出,为469元/支,该产品2019年最低中标价格为14600元,此次降价幅度超过97%;龙头企业微创医疗的产品Firebird2报价590元,2019年挂网价7800元,降幅超92%;乐普医疗的GuReater,报价645元,挂网价8400元,降幅逾92%。

经过本次集采,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国家医保可节省109亿元。

集采结果一出,一度引发医疗板块股价大跌和网络热议。有人担心集采过度压低价格,会影响产品质量。

那么动辄过万的冠脉支架,成本到底多少钱?

为此记者查阅了多家企业招股书。

2019年上市的赛诺医疗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BuMA冠脉支架成本金额总计2877万元,产量为102716套。据此推算,冠脉支架的单个成本仅有280元。

赛诺医疗为国内市场占有率第四的冠脉支架生产企业。该产品在2019年江苏省的集采中报价3800 元/套,但未中标。最终入选产品为乐普医疗的 GuReater 和微创医疗的 Firebird2 支架,报价分别为报价 2850 元/套(降幅 66%)和3400 元/套(降幅 56.4%)。

2009年上市的行业龙头乐普医疗在招股书中显示,公司2009上半年冠脉支架的营业成本为5140.62万元,产量为5.4万套。以此推算,10年前乐普医疗冠脉支架平均成本价约950元。十年间乐普医疗已成为行业龙头,随着支架产品产量进一步扩大,成本势必下降。

比较此次全国集采中各家企业报价,可见产品利润确实被大幅压缩,但并不存在“赔本”的现象。

如果以成本价400元推算,此次企业降价后,企业毛利率会从80%降至20%-40%左右,仍然高于不少行业。

针对此次中标企业报价,记者也采访了一位参与此次集采的内部人士。该人士指出,目前冠脉支架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此次集采各家企业同类产品报价相差不大,说明这是企业理性的市场行为,不存在亏本销售。

该人士强调,采购文件中明确要求禁止恶意竞价,特别提出低于成本价恶意竞价将被列入违规名单。

超额利润去哪了?

以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冠脉支架成本400元,出厂价2000元,产品毛利率为80%。

也就是说,企业毛利在1600元左右,也仅占终端价格10000元中的16%。患者和国家医保为每一个支架支付的万元费用中,有至少8成左右的费用去哪了?

上述参与集采的内部人士指出,一个售价超过万元的支架,大约有8000元都被消耗在流通领域。

作为高值医疗耗材,冠脉支架的销售以经销商模式为主,从厂家到医院有层层代理转包。企业利用经销商渠道迅速覆盖市场,从全国总代到省级代理再到地市代理再到医院代理,每多一层代理,流通费用就会上涨。

该人士透露,一般来说,层层代理的利润总和占终端售价的50%,即5000元左右。

其次是临床医务人员回扣,大约为终端售价的20%,即为2000元。

由于要大量使用心脏支架、心脏起搏器等高值耗材,心血管内科成为医疗贿赂的重灾区。

有媒体统计,2019年下半年江苏省有5名心血管专家落马,全国范围内8例医院受贿案件与心血管耗材有关,而且受贿往往是群体行为。

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8月发布,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心血管内科前主任陈建昌在2010年—2019年间,收受贿赂516万余元。

其中陈建昌自行收受322万元,另有279万元,他分给科室没有参与手术的医生和护士;而当时科室副主任徐卫亭和手术医生,贿赂方另行打点。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在冠脉支架集采大会上表示:“现在我们大量直采生产企业,有明确的使用预期,药械公司就可以不用去做推广。这个钱省下来,企业公平合理的利润空间还是有的,而且比一般产业可能还要高。”

钟东波还笑谈:“此次集采不仅能减轻患者负担,还能澄清医疗界风气,挽救个别面临歧途的医生”。

据上述人士还透露,剩余10%消耗在各个环节公关打理上。比如厂家代理权的获取、上级代理商的代理权的获取,过节馈赠等。

至此,随着“两票制”、“带量采购”逐步实施,医疗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

下一个医疗器械国家集采领域剑指何方?资本市场上以骨科为代表的企业已经开始风声鹤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