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Langer麾下又一公司上市在即,挤压细胞破解癌症治疗的奥秘

subtitle DeepTech深科技 10-22 21:08

继参与创办了风头无两的独角兽公司 Moderna、Rubius 之后,靶向药物输送和组织工程学研究领军人物、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罗伯特 · 兰格(Robert Langer)参与创办的又一家生命科学公司 SQZ Biotech(以下简称 “SQZ ”,发音为“Squeeze”)即将登陆纳斯达克。诚如其名,SQZ 的“武器” 是他们独特独特的细胞工程平台,可以通过挤压细胞的形式,对细胞进行工程化改造,进一步激发人体免疫反应并使其具备治疗作用。

从 2013 年成立至今,SQZ 先后与罗氏等大药企展开合作,今年 5 月刚刚获得了 6500 万美元的 D 轮融资。和 Moderna、Rubius 等公司类似,从低调成立到如今的闪电 IPO,SQZ 的 “出道” 之路同样精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Follow your heart”

2015 年,艾蒙 · 沙雷(Armon Sharei)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博士后研究员,主要研究免疫学。2013 年,他在麻省理工学院完成了化学工程博士学位,并在那里创立 SQZ,希望开发一种细胞治疗的技术。这是 SQZ 诞生的背景。

那一年,沙雷面临着两难抉择,关乎个人理想和现实境遇。一方面,他拥有一个初具规模的企业,手握前景广阔技术;另一方面,他是一个博士,正是为了能走上学术之路,也许有一天能成为教授,才展开了博士后研究。经商还是育人?他始终在纠结。

矛盾之下,沙雷找到罗伯特 · 兰格,这位全球著名的化学工程师、科学家和生物技术投资人,而兰格也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导师。兰格的建议十分简单。他告诉沙雷,如果他真的相信自己的公司能够带来变革,那么他就应该去做。

“这有助于将它具体化,因为我知道我真的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沙雷说。“我只是对下一步感到紧张,那些'跟随你的心'的话真的是我需要听到的。”

图丨艾蒙 · 沙雷(Armon Sharei)(来源:SQZ )

沙雷决定专注于公司的发展。今年 5 月中旬,SQZ Biotech 筹集了 6500 万美元的 D 轮融资,本轮融资由淡马锡领投,另一家美国大型基金以及现有投资者的追加参与,包括 GV、Illumina Ventures、Invus、JDRF T1D Fund、NanoDimension 和 Polaris Partners。SQZ 计划利用这笔资金将其细胞疫苗平台(目前正在进行肿瘤学试验),扩展到传染病领域,并开发一个系统,使其能够在医院应用这些细胞疗法。

沙雷的 SQZ 目前专注于免疫系统的工程化,其产品包括用于肿瘤和传染病的 SQZ 抗原呈递细胞(APCs)、用于肿瘤的 SQZ 活化抗原载体(AAC)和用于免疫耐受的 SQZ 耐受抗原载体。

免疫反应中,人们对抗原呈递细胞(APCs)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并不陌生,“旧瓶装新酒”的 SQZ 又独特在哪里?

压碎它,利用它

抗原呈递细胞(antigen-presenting cell,APC)也称为抗原提呈细胞、辅佐细胞或抗原呈现细胞,是指在免疫反应过程中,能将抗原物质提呈 (processing&presenting) 给 T 细胞的一类辅佐细胞。APC 是一群异质性细胞,包括巨噬细胞和树突状细胞及朗格汉细胞 B cell,一些非白细胞在细胞因子的影响下,也可呈现提呈细胞的功能(如内皮细胞等)。其细胞表面的 MHC 分子可以和抗原结合。大多数时候由 T 细胞识别这些 MHC 分子和抗原的复合体。

而在免疫反应发生的当下,有两个因素定义了免疫反应——靶点和背景

图丨图解免疫反应中的 “背景” 和“靶点”(来源:SQZ)

当 T 细胞与目标相互作用时,它们会感知环境。炎症信号环境会让它们编程攻击呈现的目标。耐受性的环境会让它们变成保护目标。这也是免疫反应发生的“背景”,目前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即在改善肿瘤微环境的情况下达成治疗癌症的目的。

“靶点“则是抗原呈递细胞(APCs)发挥特定功能的“指南针”。APCs 通过其表面的受体向 T 细胞提出抗原(即目标)。通过对 APC 进行工程设计,使其呈现出所需的抗原,可以确定这些 T 细胞将攻击或保护什么目标。

可以说,绝大多数的药物,如检查点抑制剂或免疫抑制剂,只能改变“背景”。而一旦需要人工干预细胞表面各种抗原的表达,目前的方式仍不尽如人意。

目前,细胞工程技术通常使用工程病毒或电穿孔技术(用电将细胞膜撕开)将蛋白质或核酸等物质送入细胞。但电穿孔会损伤细胞,影响细胞的正常功能。SQZ 的技术不依赖病毒载体,而是通过挤压细胞完成物质的递送,对细胞损伤较小。具体来说,SQZ 的细胞挤压技术通过微流控芯片高速挤压细胞,暂时破坏细胞膜,来将所需递送的物质在细胞膜重新密封之前递送到细胞质中。在原代细胞上的研究已证明,利用这种膜破裂技术进行递送对细胞的功能和生存造成的影响最小。

图丨 SQZ 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实验室(来源:SQZ)

而从背景靶点这两个方面出发,经 SQZ“改造”的细胞疗法能够同时定义目标和背景,这可能使人们能够诱导或阻止强大的、目标特异性的免疫反应。简单来说,就是去 “设计” 抗原呈递细胞,让其兼顾背景和靶点这两大因素,以让效能达到最最大化,这是沙雷和 SQZ 的主要目标。

一条技术路径出现了。从提取细胞,到挤压但不破坏细胞,插入相应的靶点抗原,然后再将细胞再度封装,经过上述步骤,这些经过改造的“疾病清道夫”,刺激了人体内免疫反应的活性,换句话说,他们让 T 细胞加足马力,保护人体自身。

图丨 SQZ 技术路线解析(来源:SQZ)

和癌症告别

技术平台搭建成功后,沙雷开始了管线的铺陈。根据公司官网消息披露,SQZ 目前正在进行的管线共有 11 条。其中,首个针对 HPV(人乳头瘤病毒)和实体瘤的 SQZ-APC 产品进展最快,正在开展 I 期多中心临床试验。

图丨 SQZ 部分研究管线(来源:SQZ)

“SQZ 主要的项目多针对癌症,我们从患者身上提取某些免疫细胞,并对它们进行工程设计,让它们变成免疫系统的‘将军’,去‘指挥‘免疫细胞完成特异性攻击。”沙雷说。

沙雷认为,他们主要将这些细胞设计成向免疫系统展示肿瘤碎片,利用肿瘤的特异性让携带抗原的碎片激活免疫系统,找到它,摧毁它。

海外媒体 EndPionts 用一个词汇评价 SQZ 的技术路径——“难以想象”。“之所以难以想象,在于它的创新和大胆。”EndPionts 评述到。

兵行险招往往会带来颠覆,而颠覆者也不缺少伯乐,瑞士制药巨头罗氏(Roche)就是其中的一员。罗氏选中了 SQZ 与其合作开发癌症疫苗产品,双方将共享商业化权利。而两家公司最初合作在 2015 年,当时 SQZ 还仅仅是一家提亮只有 10-12 人的初创公司。

“当时,所有的境遇都会对我们不利,我们也经历了一些挣扎,但罗氏早期的合作帮了不少忙,因为我们得到了一个巨大的肯定。”沙雷说道。

2018 年,罗氏和 SQZ 扩大合作范围,共同开发肿瘤用 APCs,SQZ 将获得最高 1.25 亿美元的预付款和近期里程碑付款,并有可能获得超过 10 亿美元的长期里程碑,并获得所有的商业权利和版税等。

而如今,SQZ 已有 100 多名员工,雷沙的理想也从”教书育人”变为了”守护人类健康”。

参考:

https://www.forbes.com/sites/igorbosilkovski/2020/05/21/meet-the-mit-phd-who-just-raised-65-million-for-his-clinical-stage-cell-therapy-company/#4fa8ceadf980

https://www.fiercebiotech.com/biotech/sqz-biotech-snags-65m-to-push-cancer-vaccine-break-into-infectious-disease

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2020-could-be-a-defining-year-for-sqz-biotech/

https://sqzbiotech.com/programs/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