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对新冠肺炎打算放任自流了?

subtitle 华夏时报 02-11 11:03 跟贴 725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九霖

“轻微症状病人看家庭医生,在家休养,让医院资源集中照顾最有需要的——老人、小孩和有并发症的群体。”这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日的讲话。新加坡现有人口为570万,已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0例,其中,输入性21例,本地传播19例。在这些确诊病例中,有8名英国人,5名在法国被确诊,疑似是从新加坡携带了新型肺炎的病毒。能找到与已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史的只有5例。总之,新加坡已经成为继日本之后中国境外确诊病例第二多的国家(日本确诊病例已达到96例)。2月7日,新加坡将疫情警报级别提升至“橙色”,与SARS(非典)时一样,引起了新加坡的社会恐慌,以致新加坡超市物资出现了疯抢的情况。

新加坡是个城市国家,比较好隔离。那么,新加坡为什么没有采取类似中国那样的严格隔离措施呢?甚至远远赶不上当年对待SARS的防范呢?而且,新加坡还出现了“健康人不要戴口罩”的公开宣传。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新加坡对待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当年对待SARS的那么深刻的认识和关注。2月8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公开表示他的看法(当然,这也应该是新加坡当局的认识):“湖北之外的新冠肺炎的致死率为0.2%,流感的致死率是0.1%。因此,从致死率上来看,新冠肺炎更接近流感,而不是SARS。”“比起非典,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更像是个流感,”他还说,“如果确诊病例持续增加,我们必须重新审视当前的策略。如果病毒已经扩散,追踪密切接触者的作用微乎其微。如果我们继续让所有可疑病例住院隔离,医院肯定无力支撑。”换句话说,新加坡方面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没有当年的SARS病毒那么厉害、新加坡所遭遇的疫情也没有那么严重,以至于正月十五,新加坡还在搞万人宴,没有人戴口罩。

那么,新冠肺炎和SARS以及流行性感冒应该如何比较呢?

据《健康报》报道,2月10日,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新冠肺炎病毒是冠状病毒的一种,它跟SARS冠状病毒是“平行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团队,则在《自然》在线发表研究论文称,新冠肺炎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与蝙蝠中发现的SARS相关病毒拥有87.1%的相似形,与SARS病毒有79.5%的相似度。而新冠肺炎比SARS传播之快、死亡人数更多,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2月3日,美国传染病专家Ian Lipkin(利普金)告诉CNBC,季节性流感比冠状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更多,全球每年有65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严格从死亡人数来看,新冠肺炎“对我们的挑战远不如流感”。但是,这并不是看待疫情的唯一视角;这也不是此次疫情如此令人担忧的原因。关键是,新冠病毒“是一种新病毒。我们对它了解不多,因此,我们都担心它会不会发展成更糟糕的情况,”利普金还警告说:“我们对它的传播力知之甚少。我们不一定有准确的诊断测试。我们真的不知道疫情会发展到哪里。” 他说: “我们缺乏(新冠肺炎)疫苗或药物,唯一的办法是遏制。”利普金是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感染和免疫中心的主任,参与了抗击2003年非典的工作。

总而言之,我们注意到,新加坡在对待新冠肺炎上的认识和行为,比起新冠肺炎发生后不久新加坡就禁止中国人入境和过境新加坡的态度与做法,似乎大相径庭,天壤之别。

其次,新加坡资源有限。有人说,新加坡没有采取措施,是因为新加坡天气炎热,常年最低温度也在28度,而新型冠状病毒在超过了25度的情况下不能生存。但现实却是,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都已发生新冠肺炎病例,其中,新加坡发生了本地传播19例的情况。实际情况是,新加坡医疗资源和其它方面的资源都很有限,也难于达到中国这样的社会动员力,做不到像中国这样的进行全民阻击战。李显龙的几句话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如果像中国这样对待疫情,那么,“医院肯定无力支撑。”因此,还是让轻微病人“在家休养,让医院资源集中照顾最有需要的——老人、小孩和有并发症的群体。”

再次,近年来新加坡经济不景气,当局不想因防范疫情而影响经济。新加坡是一个高度外向型和特别依赖国际贸易的城市国家。2019年,面对中美贸易战、全球市场需求疲软等诸多不利因素,新加坡经济遭受重大打击。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仅为0.7%,远低于其2018年3.1%的增长率,创下了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一旦防疫过度,尤其被世界卫生组织定性为“疫区”,新加坡经济可能崩溃。因此,新加坡在走钢丝,期待疫情不会对新加坡带去严重伤害,并指望NCP自生自灭。

然而,新加坡人口比较密集,办公场所更是非常集中。而且,新加坡往来国际旅客频繁。一旦疫情爆发,后果将不止影响新加坡本身,更会影响全球,也可能让中国的全民阻击战前功尽弃。因此,希望新加坡反思和防患未然!

(作者为中央统战部党外知识分子建言献策专家组财金组秘书长、全国工商联国际委员会委员、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