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警官,来人啊,死人了”1990年的夏天的一个清晨,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整个警局,一位老汉跌跌撞撞地来报案,警方根据他的描述发现了案发地点。

两个浑身是血的人正躺在拖拉机里一动不动。这究竟发生了一起怎样的事件?让我们继续往下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指证凶手

张老汉是全村起的最早的人,这天他本来是要去地里刨新土的,走了一路这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村外地上停着一辆拖拉机。

随行的狗子好像嗅到什么味道,便兴奋地冲了过去,然后就围着车子打转。张老汉觉得奇怪,就跟了过去。

眼瞅着这拖拉机车头没有人,但并没有熄火,他又往车厢里一瞥,这下可把他魂都要吓没了!车厢里赫然躺着两个血肉模糊的男人,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就连滚带爬地去找警察了。

警察听他哆哆嗦嗦的话理出了个大概,赶紧带着张老汉一起,派人去查看。“你认得出来这是谁不?”警察希望张老汉至少能认出人来,这样好歹能确认被害人身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起初张老汉还不敢,但人多了,就大着胆子瞅了几眼,还真被他认出来人——这是和他同村的大顺和条子。据张老汉描述,大顺和条子这几年都在外面打工,今年听说赚了不少钱,这才回来的,这车估计也是新买,不然他也不会不认识。

赚了钱,然后现在遇害了,会不会与抢劫有关?警方第一反应去搜索两人的随身物品,发现东西,钱都好好的,在里面,这倒又奇怪了。

警方将二人送往医院抢救,最终条子因为失血过多死亡,顺子倒是活了下来,只是因为头部受了撞击,暂时昏迷,一时无法苏醒。警方留了人在医院,剩下的人又去案发现场和条子顺子家搜查线索去了。

按照当时的刑侦手段,很难找到有用的信息,在现场也只发现了条子顺子两人的物品,并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痕迹,而当地也缺乏监控等有用设施,谜团很难揭开。

在两人的家中也并没有发现物品财物的丢失,但有个新奇的发现倒让警方对案件有了新的突破口。

“村里刘强那家好像这几天都不在家,他前两年娶了个美婆娘,一有时间两个人就黏黏糊糊地在一块,就算有外人在,他们也腻歪的很,最近倒是都没看见他们”警方询问村里人时发现这刘强家着实有些奇怪。

据村里大部分人描述两人明明前日还在村里,但是在受害者遇害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眼中,这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

他们赶紧驱车到达刘强家,敲门询问,里外屋无一人答应,警方立即破门而入,发现里面无人,值钱的衣物首饰财产都已拿走,但显然两人走的有些匆忙,大部分的衣物并没有拿走。

医院留守的人回复,顺子已经度过危险期,现在醒了,并且还指证了犯人——正是刘强!

抓捕真凶

根据相关资料和村里人的口述,警方了解到刘强并无兄弟姐妹,亲生父母也在几年前过世,两年前和妻子余佳结婚,没有子嗣。顺子情绪激动,要求警方快点将刘强抓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方这边也立马将刘强作为嫌疑犯进行通缉,并且出动大量警力追捕刘强他们,甚至还进行了悬赏,每日在周围附近一切可疑的地方暗访,但很可惜,在那个年代,连监控都没有,警方依靠着原始的搜捕力量根本无法将两人抓捕归案。

但此时刘强和妻子已经逃往了天津,两人在那日杀人之后,马上就后悔了,但人死不能复生,两人也不能让时间倒流回到原先的那个点,他们也不想就此锒铛入狱,前途尽毁,过上踩缝纫机的日子。

于是就急急忙忙地赶回家中,收拾了重要的物件钱财,趁着夜深露重,大家都在梦乡熟睡时,拎着包袱就跑路了。

两人为了保险起见,还专门找到一家做假证的地方,把自己的身份证件都换了遍,然后才寻了下一个地方继续上路。

而警方在追寻一段时间后,依旧没有取得进展。时间过去很快,一转眼,已经到了2015年,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20多年,这时候的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员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人,但是警方依然坚持着,不肯放弃对真相,真凶的搜查。

天底下无难事,有的只是一群用心的人。在2015年年底,警方终于有所发现,他们收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根据线索还有可靠线人的信息,再依靠现代高科技的破案工具,警方很快就确定了嫌疑人陈力刚的住所还有工作地点。

而这个陈力刚非常可能就是警方苦寻多久的人。确定之后,警方刻不容缓,立马派出相关人员赶往嫌疑人住所,并且还联系上了当地的警察,一同来抓捕这个逃窜了20多年的法外分子。

这边的陈力刚显然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躺在懒椅上还和余佳吐槽着公司的破事。警方没有一丝犹豫,听到里面的说话声,立马破门将两人逮捕住了!陈力刚大惊失色,余佳也没有想到自己家居然闯入了这么多警察,两人的脸青了白,白了青,显然是害怕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方在审讯陈力刚时,对方早已是颓败之色,对自己是刘强的身份供认不讳,确定了犯人的警方便抛出了自己这20几年来的疑惑——为什么刘强要杀条子和顺子?

还原事件

听到两人的名字,刘强顿时冷哼一声,鼻子里冒出热气,直接愤恨地问道“这两个人死了没?”条子是当场死亡了,顺子现在倒还活着。听到这个消息,刘强脸上表现出极度的厌恶,怒道“真便宜这小子了,当初就该多补几刀!”

看到刘强情绪激烈,警方也就停止了询问,还安抚对方,过了半晌,对方才慢慢说起事情的缘由,警方听着听着不禁觉得事情的离谱程度远超他们所想。

1990年的那天,很热,刘强和余佳两人从外地回来,在村子里小住几日,但天气实在是太热了,那个时候又没有安置空调,风扇也不足以消灭他们的热气。于是两人一商议,便决定去村外的水库洗个澡,消消暑。

到了水库后,两人发现这里并无旁人,而且位置很隐蔽。两人也不是什么扭捏的人,便脱光了身上的衣物,打算彻彻底底地凉快一下。这在水下一泡,便到了傍晚,两人见天色有点晚了,才踩水上岸准备回家。

但余佳却发现自己的内裤居然不见了,两人在四周寻找,并没有发现内裤的存在,“可能是被风吹走了吧”刘强很喜欢余佳,安慰道。

余佳觉得也是,而她今天穿的是裙子,只要不起风,就没有人会发现。于是两人就这样穿好衣物后,开着摩托回家去了。

在回家途中,两人遇到了同村了条子和顺子正好开着新买的拖拉机,刘强和两人是从小的伙伴,但自从几人长大后就很少见面,这会子碰见了,四人便停车聊起了天。

但好巧不巧,这时候一阵强风吹过,余佳的裙子被吹了起来,一时间,裙下的风光被几人都看光了!顺子和条子的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不放!“没想到啊,你们小情侣这么刺激啊!”顺子打趣地说道,眼睛却是没有放过余佳。

“天哪,强子,你倒是福气不小啊”条子也趁机说话。余佳害怕地握住了刘强的手臂,刘强在这个时候也是十分的恼怒,本来想教训教训两人,但没想到两人口气越发恶劣“这么娇滴滴的美人,怎么你不跟我们一起共享啊哈哈哈……”条子和顺子的眼神很肆意。

刘强在这个时候终于被激怒,他从车里翻出一把水果刀,径直向两人走去,条子和顺子看着他恶狠狠的样子也吓了一跳,但身体却是没动,他们没有想到,昔日一起光屁股玩耍的伙伴居然真的把刀捅进了他们的身体。

刘强只觉得眼前一片鲜红,他奋力地捅着刀子,许久,手上挣扎的人再无声息,他这才清醒过来,连忙带着已经吓呆了的余佳跑回家,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逃窜生涯。

“就因为这个,你就对他们痛恨杀手?”警方听得瞠目结舌,不解地问道,刘强不语,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法院很快给出了两人的刑罚——刘强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余佳则是两年半的有期徒刑。

法律说法

刘强为什么被判处死刑?

刘强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主动提刀杀害条子和顺子,甚至是多次捅刀,摆明了心思是想将二人置之死地,他从主观想法和客观行为上都毫无意外地属于故意杀人,在杀人后还继续逃逸20多年。

这种行为依然以故意杀人罪论处。根据犯罪情节和造成的后果决定刑罚标准,最高可处死刑。

根据《刑法》规定: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刘强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条子的死亡,顺子的重伤,他逃逸的20多年也耗费了大量的警力,他的行径十分恶劣。

在追究对方刑事责任且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情况下,侵权方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

由此,顺子和条子还可获得一定的赔偿。

余佳为什么被判处二年半的有期徒刑?

根据《刑法》第三百一十条,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余佳作为事发的始因,并没有参与案件的行为,但她在刘强杀人后的第一时间选择跟其一起逃走,明知道刘强是犯人还是包庇他,并且和刘强一起作了假证明,她的行为触犯了杀人包庇罪,但情节较轻,所以判处两年半的刑罚。

结语

一时的口快心爽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有时候,话放在心上多想想再说出口,事情会不会变得好一点,结局会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