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李小明,今年22岁,是一名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程序员。去年通过校招进入这家公司,主要负责和网站的开发工作。薪水虽不算太高,但对一个初入职场的年轻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我的父亲李建华今年60岁了,他在家乡种植水稻和蔬菜为生。这些年来他一直有心脏病的毛病,需要长期服药维持。今年春节回家看到父亲的时候,我就发现他的身体状况似乎每况愈下,精神差了很多,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爸,您身体怎么样啊,是不是最近心脏病又犯了?”我忍不住问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能是天冷的缘故吧,最近老是感到气短,睡不好觉。”父亲敷衍地回答。

我仔细察看,父亲明显比上年见时又瘦了许多,整个人显得极其虚弱。我不禁担心他的身体,是否需要尽快去医院做检查。

听到这样的新闻,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父亲的身体状况让我害怕,我知道他需要最好的治疗,于是决定请假带他去上海看病。

“爸,咱们准备出发去车站了。行李都收拾好了吗?”我敲开父亲房门,看到他坐在床边整理自己的小包。

“都好了。小明,这次真是要麻烦你几天了。”父亲抬头看我,脸上尽是歉意。

架起大包小包的行李,我扶着父亲坐上出租车,一路上详细询问他最近的病情和服药情况。父亲说自己前些日子心慌气短的毛病越来越频繁,有两次还猝然晕倒过去,幸好当时母亲在边上扶住,所以并没有跌倒受伤。听到这个我更加担心,时刻盯着父亲的脸色和反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了高铁,我特意买了商务座,好让父亲在这几个小时车程中能舒舒服服歇息。可是我却始终无法松口气,要时刻关注父亲的状况。仅仅坐了一个小时,他的脸色就已经隐隐发白。

“爸,您觉得累吗?要不要喝些水?” 我关切地问。

“我没事,就是最近常常这个样子,可能是身体太虚弱的缘故。”父亲强打精神对我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列车突然颠簸了几下,父亲的身体摇晃着,脸色顿时煞白,两只手死死抠着座椅扶手。我看他这反应极不对头,赶紧扶住他的肩膀,让他靠回座椅椅背上。

“爸您没事吧?要不咱们退票,今天就住这个城市的酒店?”我着急地建议道。

父亲轻轻摇头,说:“不用不用,可能是车晃得我有点头昏,歇一会儿就好。”

我让父亲平在座椅上休息,自己则担心得夜不能寐。这病情的严重程度似乎超出我的想象,我甚至担心父亲能否熬得住这漫长的旅途折磨。

到上海南站时,天色已经黑了。这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我搀扶着父亲缓慢走出车站,一路上不停唤着他的名字,生怕他一不小心晕倒在人群中。

“爸,您老朋友李大伯家就在附近,我们去他那里住一晚上吧。您现在状态这么差,我不放心您直接去宾馆。”我建议道。

父亲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身体的问题,这回没有坚持,答应了我的提议。李大伯是我们老家的人,已经在上海生活十几年了。以前父亲每次来上海,都会去他那里坐坐。

好不容易走到李大伯家,我详细解释了父亲生病的情况。李大伯二话不说就让我们留宿,还热情款待了我们一顿晚饭。

吃过晚饭,父亲的脸色看起来好转了一些,应该是终于有机会好好歇歇了。我暗自松了口气,希望他能在这里调整几天再去医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还没等我放松警惕,突然间父亲捂着胸口跌坐在椅子上,面色惨白,大口喘气。我吓了一跳,赶忙扶住他的双肩。

“爸,您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着急地问。

“大伯快!叫救护车!”我向李大伯嘶声大喊。李大伯见状也慌了,忙不迭拨通了急救电话。我扶住父亲的身体,不停拍着他的后背。

“爸,您挺住!救护车马上就来了,马上!”我颤抖着声音说。眼看着父亲的脸色从苍白转为发紫,我心里害怕极了。

天知道这十几分钟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觉得父亲随时都可能离我而去。终于,救护车的鸣笛声由远及近,我抬头看到车子停在了楼下。穿着绿色制服的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跑了上来,迅速为父亲做起了抢救。我跟着他们下了楼,目送担架被推入救护车。

“你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吧。”一个医护人员对我说。我忙不迭点头,上了车子。

到了医院,父亲被直接推进了抢救室。我在门外焦急地等着,不住地祈祷父亲一定要平安。不知过了多久,医生终于推门而出,我忙上前询问情况。得知父亲终于脱离生命危险,我的紧张情绪这才得到缓解。

“爸,您感觉怎么样?”我小声问道。父亲睁开眼,对我笑了笑。

“没事了,是你救了我。”他虚弱地说。我顿时鼻子一酸,握住他的手不停地说对不起,要不是我硬带他来上海,也不会突发那么危险的病情。

我真后悔啊!

父亲虚弱地摇摇头,示意我不要自责。我知道他不希望看到我内疚自责,但我真的非常后悔这次冒的决定。

这之后父亲在住了一周。主治医生说他的心血管出现严重阻塞,需要立刻动手术进行通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