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快递公司的吗?”长沙岳麓区,一位女士抱着总花费不到百元的八件快递说道,“打了我一上午电话,能不能不要再打直接放驿站啊?”

“我就在一楼门店,那还是希望他送上门不!”另一位前来同一个驿站取件的男士则表示没有接到任何快递员的电话。

3月4日,《快递市场管理办法》施行第4天,其中快递员不得擅自将快递放至驿站、快件柜等处的相关规定持续引发关注。

潇湘晨报记者当日采访多家驿站、快递员注意到,无论快递员是否致电收件人取得同意,驿站收取的快件总量未有明显变化;此外,新规带来的影响,与快递员是派收一体还是派收分离有较大关系,后者影响会更大。有律师认为,新规是否符合市场实际需求,有待实践检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正在打包的快递员

快递网点:600多快件中只有2件需送货上门,影响程度与快递员是否派收一体有关

在长沙岳麓区黄鹤小区附近派送的一名中通快递员刘先生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新规对自己没有造成明显影响。新规施行后,刘先生所在网点在管理时也对相关规定部分进行了强调。

刘先生称快递员的系统里会有标注,如需要送货上门的,或者直接让放驿站的。若没有标注,他就得打电话询问收件人。这几日刘先生的派件量仍保持在五六百件左右,只是工作时长相比以往更长了些,“电话打不通就再打,实在不行作问题件上报公司。”

针对那些实在无法联系上取件人的情况,刘先生称通常是上报给公司,公司联系平台,平台联系卖家,卖家联系买家,再由买家来联系快递员。“我们走正常程序,正常派送。把该做的基本操作都做完,也不会怕投诉。”

另一家韵达网店的负责人刘先生也表示新规没有带来明显影响。即便打通电话后,收件人的需求仍是放至驿站,“有那种需要送货上门的,但上门时人不在家,又改成送驿站。”

刘先生称有一个负责四个小区的站点,在4日上午派送了600多个快件,其中只有2个快件是送货上门。“这两个快件都是小件。送货上门也不是看快件重不重,还是看用户方便。”

刘先生同时提到,其负责的网点派件量总体不大,共七八个快递员人均日派件量四五百件左右。快递员是派收一体,若一个快递员每天能派件四百多件,收件四十多件,再加上给一些合作的电商客户收件,月工资也能在八九千元左右。

但如果是在派收分离的网点,快递员想要高工资就必须要量,“那送一千(件)、一千五(件)的都有。一个个打电话问肯定搞不成器。”

市民称自己手上八个快递总价未超百元

用户反应不一:有些被电话轰炸至烦;有些才知道快递员有义务送货上门

4日中午,潇湘晨报记者也来到黄鹤小区一家菜鸟驿站。一名将八个小快件放进车子后备箱的女士向记者抱怨称上午一直接到快递员的电话,“这几天电话很多!我买的这种不值钱的日用品,加起来不到一百块,你一个两个三个电话干嘛?”

“其实你们在寄件的时候就可以给一个选项,像上门取件那样,配送时是否有电联需求、有送货上门需求。”该女士说道。驿站负责人谭女士向记者介绍,这位来取件的女士常购物,更喜欢来驿站,快递电话打多了有时会把他们拉黑。

而另一名来取件的男士则表示,自己仍是直接收到取件码信息。作为住在一楼门店的人,他会更希望送上门,“比送楼上肯定方便嘛,门店是一直有人的。当然这种小件来驿站取也行,就当活动活动。”但如果是大件、较重的物品,该男士则希望快递员能送上门。若快递员置之不理,他会考虑投诉。

驿站负责人谭女士表示,驿站其实也有提供派送的服务,若忙不过来会联系负责的快递员上门,“我们和快递员一样,不会说送上门就多赚钱。”谭女士还提到,许多快递员送一个件赚7角钱不到,分给驿站后,余下的钱还需承担投诉、罚款、丢件等风险,“放驿站的话,丢件风险更多是由驿站来承担。”

但并非驿站都有派送服务。孙女士家位于长沙天心区一个小区,常去的驿站需要其自助取件,即根据编号自行找到快递,然后扫描条码取件。不过孙女士表示,自己很喜欢这种快递取件方式,比不会收超时费的快递柜更让人舒适。“说实话,如果一个单身女性独居,是不太喜欢被陌生人‘上门打扰’的。”

孙女士也表示,“除非对方骚扰了我人身安全,那我会进行投诉。而且也是向相关部门投诉快递公司。”

家在长沙开福区的于女士则表示自己从未接到过某些快递品牌的电话,以至于以为他们没有义务要送货上门。于女士称自己曾去驿站取很重的猫砂,带回家后发现驿站给错了快递,又需要自己拖着送回去,“之后有重件就会要求送货上门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快递驿站门口,正在翻阅取件码的居民

律师:新规是否符合市场有待实践检验

目前多方对“快递新规”内的相关规定反应不一。央视《新闻周刊》曾评快递新规施行,“相信实施并不是终点,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细则,才能让快递服务更加人性化、精细化。”

3月4日,潇湘晨报记者也请到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详析此项新规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

一、快递员未经用户同意擅自将快递放至驿站等处将面临处罚。如何理解这项处罚,是自动触发,还是需要有一个投诉人作为前提?

丁金坤:快递新规是交通运输部的部门规章,快递公司必须遵守,违者将被处罚。只是实践中,案发大都来自收件人的投诉。收件人发现快递被代收、被投驿站,若投诉,则要立案处罚,若不投诉,则不会罚。

二、目前多方对“快递新规”内的相关规定反应不一。如何理解这项新规的影响?

丁金坤:快递新规是强制性规定了快递合同的条款,即快递必须送到收件人手中。该条款比较严厉,快递公司可能一时难以承受。实践中的快递,有的是送驿站,有的送到收件人手中。收件人有的要求送到自己手中,也有的同意放在驿站。放在驿站,也有市场。现在新规是否符合市场,还有待实践检验。在法规出台之前,应有足够的调查研究,听取快递公司与消费者的意见,在后续施行中也应根据实际市场运作完善法规细则。

三、依据这项新规,在哪些方面可以提供维权依据?

丁金坤:根据新规,如果快递代收或者投驿站的,就是对收件人违约,收件人可以向快递公司索赔,并且可以向监管部门投诉,要求行政处罚快递公司。

消费者向快递公司和监管平台都可以投诉,但法律性质不同。向快递公司投诉,是主张民事权利,即对快递合同履行不当的交涉。向监管部门投诉,是要求行政处罚快递公司。新规主要作用于后一种投诉情况。不过,消费者对快递公司投诉,不排除会以举报行政处罚为谈判筹码,要求快递公司赔偿。

潇湘晨报记者 吴陈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