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2年12月,京城。还有四五天马上过元旦了,代哥当时领着左帅、江林回到北京了,打算看看自个儿的父亲,说陪父亲过元旦,完了之后准备回深圳。

这段时间,还比较清闲,大伙儿也不像前段时间那么忙了。这天晚上,加代虽然说有很多哥们儿找,天天都有饭局,毕竟在深圳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但是最近这酒喝的太多了,实在是不想跟他们出去喝去了,天天白酒咣咣往肚子里灌,哪天都得喝一斤半斤的。所以这天晚上,加代打算出去自个儿走一走,谁都没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江林跟左帅也说:“哥,你看出去的话,咱俩陪你出去,去溜达溜达啥的。”

加代说:“不用了,你们俩愿意喝酒,你俩喝酒去,你俩愿意出去玩儿就出去玩儿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江林说:“那行,哥,那你就自个儿溜达,有啥事儿,就给咱打电话。”

“行,那我知道了,你俩溜达去,找小航他们去。”

左帅跟江林俩也就找白小航跟那个朱大勇喝酒去了。

这边加代一个人从自个儿家这个胡同出来也是没开车,也没打车,在自个儿家这个位置就一直溜达,转悠转悠。正赶上当时外边儿飘着小雪花儿,非常漂亮。

尤其是九二年的时候的北京,这个路灯刚安上,在大马路上飘着雪花儿在路灯底下,晚上八点多钟了,这种感觉多悠闲,意境多唯美,那就太惬意了。

加代此时看着满天飞雪,这苍茫大地,一步一步往前走,这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就跟放电影似的,一时之间感慨万千,从一个寂寂无名之辈到深圳称王,这中间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放慢脚步,放飞思绪。

加代就这样自个儿往哪儿走,根本就不知道,没有目的,就随意溜达,走到哪儿算哪儿。这一走真就走了五六公里,在右边门口儿站了不少人,对他们倒没那么太注意,反倒是说里边儿传出这个音乐。

在店里面传出的这个音乐,让加代心里边儿不好受了,也不能说不好受,就是勾起了一些曾经的回忆,当时也是非常流行的一首歌。

这首歌叫 《把悲伤留给自己》,在内地那就相当火爆了。

但是他那首歌儿不是唱的,是里边儿一个小丫头,20多岁,长的也挺清纯的,挺有这个文艺范的。

这小丫头就属于那个驻唱歌手似的,当时在那个酒吧里边儿,拿了一个弯管儿萨克斯站到那个舞台上,前边有那个音乐谱,在那个麦克风底下吹萨克斯。

《把悲伤留给自己》,本身这个音乐,就容易让人产生共鸣,尤其用萨克斯吹出来以后,让人感觉陶醉。加代本身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大哥,一走一过听完这首曲子,很自然的往里头一看,里边儿坐了不少人,像个小清吧似的。

代哥不自觉的,说我进去坐一会儿去,谁也没告诉,自个儿上那个酒吧里头了。

门口有那个牌匾,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燕京卡拉OK演绎酒吧,挺大个酒吧,两层楼的,等说加代往里头一进,也没找什么卡包,一看里边挺热闹的,不少人,而且装修风格,挺豪华的,找了个散台往这一坐。

加代一摆愣手,服务员过来了:“你好,先生。”

加代说给我来十瓶啤酒,完了之后,上点干果啥的说。

“好的,请稍等,先生。”

代哥穿一身西装往这一坐,手就很自然的放在桌子上了,看着台上舞台的表演,吹那个音乐不大,一会儿一个果盘拿上来了。

代哥吃着干果喝啤酒。能不能喝,喝多少,这个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氛围必须喝点酒。

时至今日,加代这一路走来,给外人看来是风光无限,说这个加代现在牛逼了,好使了,深圳是这个老大了,现在回北京也是有名有号的大哥。

但是又有谁知道他这一路走来说,这个心路历程,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钩心斗角,尔虞我诈,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去打仗的路上,左一个对手,右一个对手,那种滋味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别人只知道加代一步步做大,却不知道加代多少个不眠之夜辗转反侧,多少次生死关头命悬一线。加代大哥爱喝酒,或许只有在那半醒半醉之间,那一刻的灵魂才真正属于自己。

这时,代哥听着台上这个音乐,自个儿这个眼睛就湿润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代哥就在这儿喝着啤酒,此时此刻,这种画面,我相信可能很多人曾经经历过,对不对?一个男人,放松的方式可能就这么一种了,听着音乐,喝小时啤酒,没有人打扰,自个儿挺好的,挺悠闲的。

不知不觉,快半个小时了,桌面儿上的十瓶啤酒已经喝完了,一摆愣手:“再给我来十瓶。”

这功夫,代哥真就感觉这个曲子吹得好听,不仅是把悲伤留给自己,还吹了一首《三百六十五里路》。你想想这首歌:“我那万丈的雄心,从来没有消失过,只是时光渐去,依然执着!自从离乡背井已过了多少……。”

这首励志的歌曲,让代哥这心里边就更不好受了,回想着这一路走来,确实挺难的。代哥当时就性情了,把自个儿这兜里,当时也没有太多,四五千块钱,啪的一掏出来,刚要数一数,一寻思,不数了,一摆愣手:“给,拿过去!给她!”

服务员这一看:“大哥,都给呀?”

“都给,都给她!给她吧!”

“行,大哥,你稍等。”

服务员拿着这些钱,往舞台上一来,这小丫头叫文文,长得挺有文艺范儿的。一看她:“文文,底下那个大哥给你的。”

小丫头这一看,看眼代哥,代哥在底下喝酒呢,也没看他,一个手托着下巴,眼泪就在眼圈了,这时候,代哥正在那儿陶醉呢。

女孩儿看一眼也没吱声儿,把这钱直接就揣起来了。继续在这儿吹萨克斯。这边,也过了20多分钟了,丫头这边萨克斯也吹完了,赶上女歌手上来唱歌来了,代哥的酒基本喝的也差不多了。

这文文,萨克斯往这儿一放,来到代哥的面前了:“你好,哥!”

“哎,你好,你吹得真挺好的,妹子,见笑了啊,想起往事了,多喝了几杯,你别笑话我。”

“大哥,我看你挺有故事的,你要方便的话,我坐到这儿,咱俩聊聊天呗,唠唠嗑,你看怎么样?”

“行,请坐!”

俩人往这一坐,小女孩也是挺讲究的人,确实挺好,说话聊天,也问代哥,说你在北京是干啥的,代哥也没去隐瞒什么,说我在深圳如何如何,我在北京如何如何。

打仗的事儿暂时没提,说自个儿是做买卖的,这你看,俩人儿这一来二去的,在在这儿能聊半个多小时,印象都挺好的。

代哥这边有点的啤酒,俩人在这儿喝上了,小姑娘老家是石家庄的,在北京上大学,属于业余时间,出来酒吧驻唱,唱唱歌啥的,给自个儿挣点儿生活费,有这个才艺嘛!

正说话呢,从旁边过来一个小子,长的得有一米八的个儿,五大三粗的感觉,往这啪的一站:“老妹儿!”

文文看他一眼:“哎,哥!”

“那谁,我明哥给的也不少了,你干啥呢,走,过去喝杯酒!”

“哥,我一会过去,我跟这个哥说两句话。”

“快点儿的!”

说着,拿手啪的一指唤。代哥看着也没吱声,也不爱说,不想给自个找这个麻烦啥的。

等说这小子一回去,小丫头在这儿寻思一寻思:“哥,行,那你在这儿喝酒,老妹也不打扰你了,完了之后呢,我一会儿收拾收拾,一会儿我也下班了。”

“那行,老妹儿,你慢点儿。”

女孩自个就走了,来到舞台上,萨克斯往自个儿包里一装,准备说下班走了,正说要走的时候,人这小子就一指唤她:“哎,哎!”

“哥,有事儿呀!”

“妈的,我这钱白给你了?过来来!“

旁边的小子姓白,叫白东明,家里边是开建材公司的,属于说典型的富二代,正经八百有钱的,家里边多了没有,在京城的话,九二年,得有个几千万吧!

他身边得有四五个兄弟,不是他老弟,这帮哥们啥的,都是富家子弟。东明看看他:“文文呀,我跟你说,你家的老板我都认识,知道不?妈的了,在这块儿我找你好几天了,哪回来不给你扔个三千两千的,干啥呢,怎么地,碰见给的多的了?到我这儿酒都不能喝一杯了?”

“哥,我今天呢,我真不能喝酒了,下次的,下次老妹儿陪你多喝点儿!”

“这么地了,今天晚上你不用喝了,正好我跟那个谁,我那个对象闹别扭了,今天晚上你陪我,你陪我走!”

“我说哥,你这不开玩笑的嘛,我不能陪你呀哥,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