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总统米莱上台两个月后,阿根廷经济状况继续恶化,截至2024年1月底,阿根廷的贫困率达到了57.4%,为至少20年来之最,就在此时,曾表示不与中国做生意的米莱,却向我方表达了合作的意愿,当地时间2月17日,正在德国出席会议的外交部长王毅应阿方要约会见了阿根廷外长蒙迪诺,对方阿方态度的转变,我方也干脆地给出了回应。

贫困率创历史新高

阿根廷新总统米莱上台后,推行了一系列的经济政策,目前来看,暂时还没有有效缓解阿根廷国内的经济状况。

根据阿根廷调查机构最新数据透露,自新任总统米莱执政以来的短短两月间,该国贫困率实现持续攀升。

其中,1月份的贫困人口比例高达57.4%,刷新近20年来的记录,有历史记录的是2004年,这一数据曾经达到54.8%。

这一数据和美国的加息周期高度吻合,阿根廷也宣布破产多次,美国近40多年加息周期一共6次。

首次:1983年3月起至1984年8月,利率上调8.5%-11.5%,导致通货膨胀率升至13.5%。

第二次:1988年3月经由6.5%上调至9.8%,随之而来的是1987年著名的“黑色星期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三次:自1994年2月起至1995年2月,利率上调3.25%-6%,直接引发了1997亚洲金融危机。

第四次:于1999年6月起至2000年5月,利率由4.75%大幅提升至6.5%,刺破了当时的纳斯达克科技泡沫,纳斯达克大跌。

第五次:在2004年6月至2006年7月期间,利率上调1%-5.25%,引爆了随后的次贷危机并使其接近爆发点。

第六次:始于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利率从0%提升至2.25%,疫情爆发后利率政策有所调整,大量放水,现在是这次的延续。

如果继续加息,全面引爆美国此次以人工智能为炒作的估值泡沫概率很大,毕竟有过前车之鉴。

阿根廷国家的多次破产,和美国的加息周期完全吻合,就拿最近的两次来说:

先是2001年12月,阿根廷外债达到1600亿美元,宣布破产,后是2014年阿根廷再度宣布破产。

如今阿根廷的经济窘境依然是美国加息依旧是导火索,阿根廷该做的不该是丧失货币主权,全面美元化。

因为阿根廷有自己的国情,全球去美元的浪潮下,阿根廷逆向而行,即使暂时性止血,最终还是要受制于美国,况且美国现在只是虚胖而已,危机随时可能来到,并不是最明智的选择。

目前阿根廷共计约有2700万居民处于贫困状态,其中极端贫困者逾700万,约占总人口的15%,这也是自200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仅是贫困率,据阿根廷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米莱上台的当月,阿根廷的环比通胀增幅达到了25.5%,为1991年2月以来的最大值,创33年来新高。

比如阿根廷的油价在米莱上台的两月上涨了超过100%,私人医疗药品上涨8成,公交票价上涨251%,火车票上涨169%。

可以预想未来的半年,阿根廷的物价还会继续飙升。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米莱上台进行了一系列的经济政策,反倒是令阿根廷经济雪上加霜呢?

米莱经济学没那么神

在阿根廷通胀节节攀升之际,米莱却出来试图把责任推卸给前任,2月17日,米莱表示,每10个人就有6个是穷人,这是传承。

很明显,它认为这不是自己的责任。

但是事实上和他的政策有极大的关系,如果真的把他归入西方经济学的流派,他无疑是哈耶克自由主义的典型代表。

问题是完全自由主义是存在问题的,西方已经验证了很多次,这才有了凯恩斯主义。

而米莱上台以后,基本上是全盘私有化,这是导致阿根廷国内物价上涨的直接原因,比如公交票价两月暴涨251%。

当然,不能说米莱的经济政策完全是失败的,比如阿根廷的财政就在1月份实现了扭亏为盈。

这个原因是什么呢?

是因为米莱将阿根廷的政府部门削减了一半,从18个减少到了9个,减少了公共支出,这直接导致财政的支出减少,实现了节流。

但是光靠节流可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些节流的公共支出,实际上是变相削减了民众从国家那里获得的收入。

比如地方公共开支,修建公共设施,公园、路灯等等,这些原本可以创造大量的就业,产业链上的民众都可以受益,但现在没有了。

这就是阿根廷贫困率不断飙升达到历史之最的原因。

大量的失业加之食品价格的上涨,受苦的还是阿根廷的劳动人民,这也是阿国内不断爆发游行示威的原因。

阿根廷真正的富人,有大量的海外资产配置,人家根本不会受到影响,真正受到冲击的,还是阿根廷的中产和工人,这部分人占到了阿根廷总人口的5成以上。

阿根廷虽欲推行国企私有化为提效目标,然同时却高压中产和工人,取缔工会并削减薪酬福利。

米莱直言不讳:“行政命令决不能决定最低工资水平”。

其目的昭然若揭——压榨中产和工人至赤贫境地,强制他们投身工作进而提高产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正是米莱提出的“休克疗法”本质所在,让中产和工人为阿根廷政府的财政负担献血,使这些人群的劳动所得化作政府预算的涨幅。

所以,看清这些,我们才能了解阿根廷贫困率创出新高的本质原因。

但是我刚才说了,这一步只是做到了节流,想开源创造再生产,必须有新的就业岗位才行。

这一点短期是难以达到的。

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无非就是基建投资、消费和出口。

我们分开来看,米莱的做法首先等于放弃了基建,他将国企完全私有化的策略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基建是很难赚钱至少短期内不会有盈利。

而私有化资本没有利润,就会覆灭,所以这一点就不会拉动阿根廷的经济。

消费就更不用说了,阿根廷人民的收入下降,通胀高企不下,有口饭吃,就是大幸。

只剩下出口可以很快地拉动阿根廷国内的经济,这个月生产出口,立马就能见到收益。

于是乎,阿根廷就积极寻求与中国的合作,2月17日,在与我方外交部长王毅的会谈中,阿根廷外长希望与我们“重归与好”,加大经济合作,特别是出口贸易方面的合作。

中阿合作是主流

阿根廷外长蒙迪诺在会谈中示好中国,表达了合作的意愿,我方也爽快给出了回应。

蒙迪诺明确表示,无论是从历史、当下还是展望未来的角度来看,中国与阿根廷之间的关系都是至关重要。

鉴于中阿两国之间存在着极高的产业互补性以及无限扩大的合作可能,阿方希望能够在已有基础之上,进一步深化并扩大两国务实性合作的疆域。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阿方对于中方坚定不移地遵循“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深感钦佩,并承诺将始终维护和践行一个中国政策。

尽管阿根廷政策更偏向于美国,然而,在处理对华关系方面却表现得相当审慎,这只能说明米莱的态度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

仅仅是从其持续准备同中方展开各类领域的深入合作,同时坚守“一中原则”这两大特点上便可见端倪。

对于蒙迪诺的表态,我方也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我方表示:“中方尊重阿根廷人民的选择,也相信阿方有能力克服当前的暂时困难”。

我方的回答,恰如其分地揭示了当前阿根廷所面临诸多困难的源头。

简单来说,阿根廷如今所遭受的各种困扰,主要是米莱当局实施的一系列经济改革政策。

同时,阿根廷民众选择让米勒,也是他们自主的决定,我们尊重,这符合我国不干涉别国的一贯政策。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自米勒担任总统之后,中阿两国之间的关系也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例如,面对日益清晰的金砖国家扩员前景,米莱政府却未能抓住契机,没有选择积极参与其中,这种做法无疑使阿根廷错失了一次极其宝贵的发展机遇。

除此之外,米莱当局之前在对华政策上始终没有明确给出一个表态,在选举期间,米莱曾放出狠话,表示将终止与中国的合作,转投美国的怀抱。

然而,当他试图访问美国时,却坐了拜登的冷板凳,无功而返。

正如阿根廷外长蒙迪诺的表态,中国多来都是是阿根廷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由于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发展具有极高的互补性。

因此,与中方的密切合作对阿根廷保持经济的稳定性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双方的表态来看,中阿两国已经走出了阿根廷退出金砖国家的阴霾,无论阿根廷是否加入金砖国家联盟,中阿双方友好合作关系的推进和发展都将持续进行。

显然,如今的米莱在经过国内的经济动荡和访美遭到冷遇之后,开始慢慢地回归到现实,也意识到了中国对于阿根廷来说至关重要。

实际上由于阿方之前没有明确表态,我国和阿根廷的经济合作还是在继续,比如1月份,中国就削减了阿根廷上百种产品的关税。

特别是在农业方面,毕竟农业是阿根廷的支柱产业,占到了阿根廷经济的四分之一。

对于我方来说,只要阿根廷没有破坏我方的核心利益,双方合作互利共赢的话,我方也会继续和阿根廷合作,这个米莱是否为总统的关系不大。

对于米莱来讲,他一个毫无从政经验的经济学家,也只有在实践中不断碰壁之后,才有认识的问题的症结所在,才会意识到中阿关系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