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时间婉转,一晃来到了1996年,当时已经是十月底了,大伙儿也都知道,说贤哥这个时候儿吧,基本也不剩几个月了,但是自个儿还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他是突然来的这么一个情况。

但是,今天晚上咱们讲的这个故事,可提不到这些事儿,正是贤哥当时在长春达到自个儿巅峰的时候。

社会这个东西吧,都有一个巅峰,小贤在96年十月底,甚至说到九七年年初这段儿时间,属于自个儿的巅峰状态,不管是社会上,还是在长春这个江湖上的排名,一切的一切,必须得是这个老一的位置。

那么你看,这就来了,咱们今天的故事得从谁开始讲?我一提到这个人,大伙儿指定是不陌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当时九六年的时候,长春非常火爆的夜总会,也是之前咱们提到过的,叫千人夜总会,这里边儿的大经理,大伟。

大伙儿也都知道,大伟跟贤哥的关系贼好,赶到这天晚上,大伟给贤哥打了个电话儿,啪的一拨过来:贤哥,我是你伟弟。

“伟弟呀,你今天不忙了,你能给贤哥打这个电话儿不容易啊。”

“我跟你说实话,贤哥,今天晚上千人没啥事儿,正好儿说我这忙里偷闲的,我还寻思老长时间没跟贤哥见面儿啦,我想你了哥,我过去找你去上金海滩,我跟你俩唠唠嗑啥的,咱俩喝点儿酒。”

“行,那你来吧,正好哥也想你了?”

“那行,那好了哥,那我一会儿就过去。”

你看这电话啪的一撂下,很多老哥都不陌生,该说不说,在当年,千人大伟属实厉害,千人夜总会,整个保安都属于大伟去管,手底下多了没有,咋的也得有个四五十号兄弟,那咋的,搁长春也属于知名挂号的社会,而且贼生性,挺敢干的,深得当时那个千人叶老板刘春兰的信任。

打当时千人夜总会,电话儿一撂下,大伟也是火急火燎的往金海滩赶,因为都愿意跟贤哥在一块儿待着,小贤人缘儿好。

等他到金海滩门口一瞅,当时也属于说秋天,这时候的傍晚,天非常好,兄弟们也都知道,尤其秋天的晚上六七点钟儿,小微风儿这一吹,尤其说洗个澡以后,那是格外的舒服。

这天晚上也不例外,小贤,大猛儿,老瘸,海波儿啥的,都在这门口儿站着,在金海滩门口儿唠唠嗑儿啥的,眼瞅着大伟的奥迪100,往门口儿啪这一停,一摆愣手儿:贤哥,海波儿,老瘸!

全部在这儿喊了个遍,你等往过这一来,贤哥一瞅:大伟,咋,今天你不忙了?

“我今天还真是没有事儿,在一个,我也想你了,贤哥,咱哥俩老长时间没聚聚了,这不寻思到你这儿蹭杯酒喝嘛。”

大伟这边儿也不错,大伙儿瞅着也不烦他,他就接着说了:行,咋的,贤哥,今天晚上有啥安排吗?要是有这个闲情雅致的话,咱喝点儿?

小贤这一瞅:行,走,兄弟们,喝点儿去。

这一说喝点儿去,在当时金海滩夜总会,大伙儿以前也听过,最开始那时候儿,金海滩里边儿的内保是那个小喜子,由于当时大庆儿那个事儿吧,给办得漂亮儿了,叫贤哥给安排到别的地方儿去了。

安排到林永金的手底下管工程去了,也算得上是一步登天了,那还咋地,从最开始的二线兄弟变成一线兄弟,那不厉害吗?

这回换了个人儿,这个人儿也是因为喜子给介绍来的,姓张,叫张强,见到大伟也很是懂礼貌:你好,伟哥。

贤哥一瞅:大伟,我给你介绍一下,咱们金海滩内保队长,张强!

“你好,你好强队!”

“你好你好,伟哥,总听贤哥提起来你。”

说着,这当时往金海滩包房里边儿一坐,也没有外人儿,当天晚上小贤,二林子,一听说喝酒,长海儿也来了,那大猛儿,海波儿,方片儿,包括当时的二老瘸,加上贤哥,加上大伟,一共是八个人。

在包房里边儿,酒菜都摆上来了,这种感觉挺好的,没有外人儿,也不点丫头啥的,这个电视也是放着音乐,谁也不唱歌,就在这块儿聊天儿,喝着酒。

不知不觉当中,大伙儿也确实没少喝,菜没怎么动,酒 没少喝,这几个小子没有一个不好酒的,就连贤哥都挺好喝。

大伙儿搁这块儿,从晚上六点半,一直喝到了晚上接近九点,整整喝了将近3个小时。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了,你说这边儿,大伟喝的根儿嘎的:贤哥,我跟你说,我大伟这一辈子,我搁长春,各式各样的流氓我见多了,就没有一个叫我大伟这么佩服的。

贤哥,你做人做事儿,包括你搁社会上,你今儿个帮这个,明儿个帮那个,你叫我大伟心里边儿,我就真的,哥,我单独敬你一杯,我对你真的,哥,就仿佛咱俩上辈子有缘似的!

你说贤哥就瞅他:大伟,你这酒敬的,真的,来,哥陪你来,哥陪你喝一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说他俩叮当的,搁这儿一杯接一杯的喝,旁边儿的海波儿,跟着溜缝儿,包括其他兄弟们也是,相互都搁那儿喝着,谁都没说太多。

眼瞅着都九点半了,给大猛是第一个喝迷糊的,大猛实在喝不了了,一摆愣手儿:贤哥,我不喝了,可不兴喝啦,这最近吧,我跟那个冉冉,那啥呢,她也不让我喝,我就不喝了。

大伙儿也没留他,大猛起身这就先走啦,剩下的马上就要开启第二场,今天贤哥的对手也马上就要出场了!

大猛走了以后,这边儿二老瘸,带着二林子,一摆愣手儿:贤哥,我也不喝了,不行了,这酒劲儿太大了,再一个,整不下去了!

不老少起身就都走了,当时这包房里边不剩别人,小贤一个,大伟一个,海波一个,当时方片儿都不喝了,也走了,加上当时这个老瘸,剩他们四个人。

大伟这边一瞅:贤哥,咱们换个地方,换个地方接着喝!

“不换了大伟,我基本也到量了。”

“别的哥,别的,你到啥量呀,我还不知道你这海量吗?你跟我换个地方,你去我那儿,我跟你说贤哥,我可是珍藏了两瓶好酒,就等你过去品一品呢!”

说着,瞅了一眼手表:看到没贤哥,刚刚九点四十,这个点儿正是千人最热闹的时候,你老长时间都没去了!

哥,今天晚上你就过去吧,行不行,我好好安排安排你,贤哥,我就想跟你当一辈子的哥们儿,弟弟我贼敬佩你,行不行贤哥?

别人让我去安排,我都不带安排的,但是我真心诚意的哥,我就想跟你好好儿喝点儿酒,今天晚上没喝够!

贤哥这一瞅,大伟真是的,人实惠,他有啥说啥,这是真心实意的让自己过去玩,就说了:行,贤哥跟你去。

这一说跟大伟去千人夜总会,海波一瞅:我也跟着去!

老瘸是必须得去的,他得开车啊,你说这也没有外人,到了门口,大伟自个儿开车,贤哥这边儿,坐自个儿的虎头奔,两台车打金海滩出发,开始奔千人夜总会赶。

金海滩和千人夜总会离的特别近,因为当时千人也在南关,往门口这一到,发现刘春兰也在那儿。

刘春兰,兰姐,大伙儿应该都知道吧,千人夜总会的女老板,大股东,贼有能力的一个女强人。

他的车在门口停着,一台红色的凯迪拉克,她基本上是很少来的,基本上两三个月见不着她面儿,除非有什么事儿她能来一趟。

你说大伟这一下车,贤哥也跟着下来了,打门口往里头这一进,经理啥的全认识,往屋里头一来:伟哥,贤哥,贤哥!

甚至有在后边的,离老远就喊:贤哥,贤哥!

贤哥也举手打招呼:你好老弟,我喝多了,大伟非得叫我跟他来,我跟他过来溜达溜达,过来瞅一眼,最近不都挺好的吗?

“最近挺好的哥,都挺好的。”

大伟这一回脑袋:老赵,兰姐搁这儿呢是吧?

“嗯,刚才来了好几个男的,我也不认识,这其中有好几个,身上纹龙画虎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搁办公室里边谈什么事呢。”

“咱也不必管,他回来找没找我?”

“没找,没找,连问都没问。”

“那就行,走吧贤哥,上前边,老赵,给我开个台,完事儿之后呢,赶紧的,把我那个存酒啥的,都给我拿过来,我跟贤哥俩接着喝!”

“行行行,贤哥,里边儿请!”

那里边儿的保安,加上服务员啥的,都得给贤哥开道,那里边儿老多人了:贤哥,往里请,往里请!

真就这样儿,而且旁边不老少玩的人,一瞅小贤来了,都出来打招呼。

大家都知道,1996年年底的时候,贤哥的名号在长春基本上算是家喻户晓了,妇孺皆知了,尤其社会上这帮玩的孩子,基本都听过。

当时有站二楼的,往底下一瞅小贤:贤哥,贤哥!大家都往底下看,不老少都喊贤哥,像明星似的。

小贤也是:兄弟,兄弟你好!

贤哥真的是特别低调,这几个人儿一直走到前台,找了一个大卡包,大沙发,往前一坐,他们搁这儿开始喝酒。

咱说刘春兰这边儿,当天晚上,是谁在刘春兰的办公室里边,不是别人,大伙儿听好啦,离长春不远,有一个伊通县,这小子姓狄,姓比较独特,就是狄仁杰那个狄,叫狄英。

他带着三个兄弟,旁边还有一个老头,这个老头五十来岁,不是别人儿,大伙儿也能知道,孙华山,前面故事里面刚刚提到。

整个办公室里边一共就五个人,狄英和孙华山,带着这几个兄弟搁沙发上坐着,来不是为别的,来谈买卖来了。

这狄英搁办公室一摆愣手儿:兰姐!

狄英当时有个40多岁儿,所以见了刘春兰都喊兰姐:兰姐,多了我也不说了,我今天到你们长春来,主要有两个目的:

第一是想认识认识你兰姐,第二个你也知道,兰姐,我在伊通做这个酒水批发的,什么红酒,洋酒,白酒,啤酒,要啥有啥。

这次我来,正好今天华山大哥也来了,想跟你们千人夜总会,咱们谈一谈,以后你们的酒水供应就给我得了。

而且吧,你们这么大个场子,谁能给你们供上货,也确实这一年不少挣,但是兄弟我这人吧,做的特别讲究,兰姐,我指定是给你批发价,不带比别人贵的,兰姐,咱俩合作合作,你看咋样?

刘春兰长得算不上漂亮,但是贼有女人味儿,就给人一瞅,感觉啥呀,挺好个大姐,特别性情,特别豪爽。

往屋里一坐,她也特别客气,一瞅狄英,啪的一摆愣手儿:老弟,这件事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千人吧,自打开业以来,这酒水供应就已经谈好了,你的好意我先心领了,以后有机会的,咱这短时间吧,还真不能换人!

“兰姐,是不给面子咋地?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这次到你们长春来,不光是你,那几家夜总会都主动跟我俩谈合作,知道不?就是因为我的酒水便宜!”

你便宜我就要和你做生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