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的大翠花花

讲故事的大翠花花

网易号

关注
222粉丝
11关注
5526被推荐
IP属地:上海

11枚勋章

1次获得编辑精选

翠色欲流的翠,翠色欲流的流,哈哈

  • 58年毛主席去济南,点名要见陈昌奉:帮忙找下胡长保的家人在何处
    付费
    13小时前
  • 1955年战犯卫立煌返回大陆,六大元帅亲自作陪,两任妻子功不可没
    付费
    13小时前
  • “风筝”原型卧底19年,官职比毛人凤还高,被捕后用一块木板逃生
    付费
    13小时前
    1跟贴
  • 打败林彪10万大军,公然顶撞蒋介石,建国后被封为开国上将
    付费
    13小时前
  • 中国军史上的传奇人物,为了情报甘当叛徒,身披五重“外衣”
    付费
    13小时前
  • 1972年,李大钊的儿媳给周总理写信,提及李葆华,总理:接回合肥
    付费
    13小时前
  • 日军用50万根毛竹,想要围困粟裕,不料毛竹却被群众拆回家编筐
    付费
    14小时前
  • 罗玮:超越“族群政治”——元朝“根脚”逻辑揭探】40余年来的蒙元史研究,形成一套完整的“族群政治”解释框架,发展出“蒙汉二元”、“汉法与回回法”、“四等人制”等分析工具,推动研究取得重要进展。但其在某些领域的过度使用,遮蔽了元朝政治的另一项基本逻辑——“根脚”,产生一系列认识局限。“根脚”对“族群”的超越体现一定的“阶级性”,将两者结合,可更全面客观理解元代历史。造成“族群政治”过度使用的深层原因之一,是对唯物史观尤其是阶级分析方法重视不够。推动唯物史观与中国史研究结合的再深化,正是新时代史学工作者的重要使命。
  • 惨绝人寰!还能跌?白酒人没有等来白酒行情!却等来了白酒大跌!!!
    厉害了!真的没话讲!主力配合利空消息,主力继续砸盘!看样子带血的筹码还没拿够!白酒再一次到了绝望时刻!白酒今天继续加速下跌!证明白酒离反弹时刻很近了!! 希望家人们!忍住!不要卖再恐惧时!!! 股神巴菲特说过: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目前白酒肯定是到了恐惧时!咱们应该要贪婪!希望大家能够忍住! 白酒连续五周回调!白酒反弹在即!!! 加油!!!
  • 全市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共335家,可提供托位数19413个,千人口托位数达4.24个,普惠托育机构乡镇(街道)覆盖率达87%,托育机构备案率63%,均位居全省前列,缓解群众“入托难”“入托贵”的难题。
  •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今天是左权将军牺牲82周年,缅怀!
  • 🔻联合国报告称:发现以色列对加沙妇女、儿童和男子实施系统性性暴力的证据。
    🔻妇女被扒光内衣并遭到性骚扰,男性亲属被迫围观。idf女兵强迫男孩半裸跳舞,并边笑边拍摄。 🔻以色列国防军士兵在未成年女孩的男性亲属面前对其进行性骚扰,并在枪口下强迫妇女脱掉内衣,有些还被摸来摸去。 🔻遭到拒绝的妇女会被殴打、虐待、拘留数日,并被威胁要开枪杀 死她们的孩子。以色列国防军士兵在枪口下抢劫妇女、男子和儿童的所有贵重物品,并强迫他们脱光衣服。 🔻士兵们蓄意破坏加沙妇女权利组织的办公室和他们抢劫的住宅,并在上面涂上极其肮脏的性侮辱字样。
    环球视角
  • 一架俄罗斯Su-30SM战机在离莫斯科不远处发射导弹试图击落乌克兰无人机
    环球视角
  • 九点睡是村里人,十点睡是读书人,十一点睡是厂里人,十二点睡是官府人,一点睡是网络人,两点睡是文化人,三点睡是公关人,四点睡是失眠之人,五点睡是好赌之人,六点睡是广告人,总是不睡不是人
  • 留学生含金量大跌,从政没人要,国企不敢收,工资比人低 留学生待遇大不如前,其实这种趋势的苗头,早在十多年前就显现出来了。
    深圳是国内所有城市中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地,不过它不同于国内其它城市,这类送子女出国的家庭通常家底殷实,不是太担心孩子留学后工作的问题,所以有很大比例最后选择留在了国外或者香港生活工作。但是很多内地城市的家长们前些年也凑这个热潮,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现如今出国留学完全就是用钱堆出来的,真正有能力的留学生学成后很多不愿意立刻回国,凭自己本事在当地也能找得到对口的工作,而大部分没多少能力的留学生,就是混了一个洋学历,本以为回国后凭海外履历能炙手可热,殊不知现在国内企业也不好糊弄了,见识过太多水货,加之国内研究生供大于求,就愈发显得这种留学生含金量低了。 公司 HR聊起这个话题说,现在国内政审越来越严了,在很多HR眼里,海归身份反而是硬伤,从政没人要,国企又不敢收,没点关系哪有这么容易进中字头的企业啊。在她们心目中,现在海归就天然顶着两个标签:可疑间谍+水学历。呜呼,现在就这么夸张了么?
    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喷子
  • 总有一些人对经济时事不够清醒 这两年经济大环境有多差,相信很多人都有切身感受,但是总还有一些人对此没有足够的认识。
    午饭毕,和几个办公室大妈讨论经济环境的问题,旁边一个女同事的还惊诧的问:现在经济很差吗?不觉得啊,我儿子刚刚毕业进了国企,头一年就能拿20多W呢。我擦,自己走运就认为别人也同样是幸运儿么?没看旁边几个大妈脸色不悦,毕竟这几个的孩子毕业后就业情况据说都不太妙,你还在这里显摆,这不招人恨么? 我说就拿我们企业来说吧,前年算是不错的光景吧,我们企业多少人?接近200多号人,大办公区那叫一个人声鼎沸啊,乌泱泱抬眼看去都是人,去年多少?150不到了吧?楼下那半层也退租了。今年年初呢?还有80人不到,你是后勤,部门人员变动不大,但是公司这么多人的进进出出不应该感觉不出来啊,她就没再吱声。 而在2024年的上周,公司刚发了端午节的粽子,据说只有50份不到了。
    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喷子
  • 上海地铁的通勤范围大的离谱 如果不开车,我每天都会在世界上最长的地铁线路——上海11号线上通勤,这条线路全长82.4公里,从昆山花桥开到迪士尼。早晚高峰阶段,能挤上地铁你就已经赢了一小部分人,而找到座位的概率远不如买张20的刮刮乐刮出20块来的直接。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有一些人开发出了席地而坐的本领。
    总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每天不厌其烦地带着折叠小板凳,一上地铁,就在靠近车厢连接处的地方打开,“席地而坐”。车厢连接处是他们的大本营,但那地方又显眼地贴着告示,“车厢内请勿使用自带小板凳”,广播里也会重复播着以上的话。小板凳的数量一般在2-8个之间,这差不多是十几二十个人的站立空间,很多人挤不上车厢,还有很多人被挤掉了耳机跟头发,但板凳党们在他们创造的穹顶之下,依然能笑呵呵地刷着手机。偶尔会有管理人员制止一下,那一刻所有的板凳都缩减到3厘米,但只要门一关,他们又立即恢复原样,生机勃勃地看着周围所有人。你去提醒吧,刚刚还在看着手机笑嘻嘻的小年轻马上就变成昏死状态。 但在11号线上,在告示牌,广播,人员提醒全到位的情况下,小板凳却依然屡禁不止。我可以理解他们上下班通勤时间长,长期站立会累,但谁又不是呢,我上班不换乘单程一小时,我老婆换乘一次单程一个半小时。如果是身体不舒服,大可主动要老弱病残孕位,我想总有人会让座。再不行的话,可能就要自己反思一下李佳琦的话了。 嘉定跟花桥虽然位于郊区,住在这里的的绝大多数是因为住不起市区的房子,但这并不代表郊区人民的素质水平不如市区。但很可惜,由于没有相应的处罚跟监管手段,小板凳的行为势必还会存在很长时间,而这也会让我们郊区的整体素质大打折扣。也许,像杭州那样来一个亚运会,有关部门才会加大力度,还地铁一个舒适空间吧。
    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喷子
  • 现在的中产就是接盘侠 中产阶级在努力模仿着上流社会的一切,从衣着饮食,到兴趣爱好,而上流社会则努力在摆脱模仿,你追一步,我就逃一步。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过扑克牌中的大小王,穿着法国贵族的代表性船鞋,贵族穿船鞋的原因就是绝不会有农夫穿它。
    现代工业社会,生产力极度发达,这就导致普通的消费品,甚至弹钢琴、骑马、登山等昂贵的嗜好,都不再有消费门槛,白领咬咬牙,一样也能省出钱来学,LV 包包,公司前台人手一个。摆脱中产的追赶,潮流变更的速度在加快,从法国太阳王时期的一代人一变,到现在的一年半载一变。 当然,中产和富人还是存在差距的,无论是眼界、毅力、人脉,还是可以调用的资源、信息网络、智慧,富人都呈全面碾压的态势,所以并不是「追逐一逃避」游戏这么简单。
    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喷子
  • 高考结束,女高中生扎堆医院,彻底撕下了中国教育的“遮羞布” 在高考之前,许多考生都会扬言自己考完之后会睡上三天三夜,或者考完直接拉着行李箱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随着最后一场考试的结束,他们也难以掩盖心中的喜悦,迫不及待的冲出了考场,迎接自己期盼了很久的暑假生活。
    考场外还有一群焦急等待的父母,他们有的捧着鲜花,有的带着给孩子准备的礼物,但是眉头却一直都是紧锁着的。直到看见自己的孩子走出考场,才舒展开自己紧锁很久的眉头,逐渐露出开心的表情。 本以为在高考结束之后,这些压抑了许久的考生们会出现在各大景区,或者是在家里睡到自然醒。但是有不少刚高考完的女孩子却像约定好了一样出现在医院,在手术室在排起了长队,许多女生学起了化妆、护肤,与自己的好姐妹一起相约逛街买衣服,或者去理发店染发来打扮自己。然而如今的女生却不再满足于衣着以及服饰上的改变,而是想要从外貌上着手,例如割双眼皮,甚至去整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追求美丽已经成为了一个风向标,对于青春期的女孩儿来说美丽更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除了女高中生的整容现象之外,家长们的一些行为举动也同样引起了社会的热议。高考结束以后,不止孩子们如释重负,得到了解脱,不少考生的家长也得到了解脱。高考之后来民政局的多是一些中年夫妻,而且基本都是刚高考完的考生们的家长。家长排队离婚,为孩子的前程忍辱负重。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一些家长选择在高考结束后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当这样一些看似孤立的现象被放在一起的时候,或许我们就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女高中生整容和家长离婚的现象或许只是冰山一角,它们的背后或许还隐藏着许多我们没有发现的心理和社会问题。
    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喷子
  • 我对台湾的印象不太好 数年前去过一次台湾,说实话是不太想去第二次的地方,核心原因是短短十几天里,在光天化日的台北街头,被生生尴尬了两回。我那次独自赴台主要是去电影中心查找关于台语片、厦语片的资料。由于那个资料馆下午才开放,为了不浪费上午的时间,我每天早上都乘地铁到世新大学去旁听电影和传播方面的课程,印象比较深的有游梓翔教授和刘永皓教授,前者是世新传播研究所所长,也上过央视,后者在法国巴黎第八大学获得电影暨美学博士,他们的精彩课程给我带来了很多学术启发。我每天有超过十个小时不是在世新的课堂上听讲,就是在位于西门町附近的电影中心看书看片,只有路上那一点时间接触学术和文化圈之外的人,尴尬就是在这么渺茫的机会中发生的。
    我住在龙山寺附近的一家青年旅舍,房间里有四张上下铺,但大部分时间只住了我一个人。其间一个周末,有位浙江女孩来台湾自由行住了两夜,我就和她为伴去逛台北故宫。她比我小很多,不过已经成家,戴着明艳的婚戒,也远比我靓丽活泼,虽然刚刚相识,她常常亲昵地挽着我的手。我们并肩站在一个小摊前买小吃时,忘了是豆花还是高丽菜鸡蛋饼,正说说笑笑间一个中年男人晃晃悠悠地走到我们身边,我不觉有异,只隐约感到摊主浅笑了一下。那个男人讪讪地说:“中午一起吃饭啊?“我闻声本能地稍稍偏头,看到一个佝偻着身子、双手插兜、既猥琐又局促的男子,他的口音也和他的身形跟神情完美匹配,我到现在都想象不出那种既看不起我又看不起他自己的样子是怎么流露出来的。我没理睬他,继续跟同伴聊天,然后拿了做好的吃食款款离去。走出十几米后,同伴调侃:”他是不是看上你了?“我真是哭笑不得,联想起在世新大学附近的那次遭遇,两案并举,我的结论是,恐怕和台湾天生相克。 以我有限的感知经验来说,台湾人总体上谦和有礼,无论是在地铁站买票、在素食馆用餐,还是在新北图书馆听讲座、在台大书店挑书,感觉都好。但是可能因为我住在万华区,那种湿稠、粘腻、狭窄、闭塞的气氛,真让我望而却步。那个知书达理的台北和这个小摊小铺的台北,还是有点割裂,而且后者应该才是孕育了无意中见到就想要约会甚至结婚的恐怖故事的环境,这不是台偶,简直是怨灵了。叫嚣任何概念宣言都没用,先走出去看看再决定自己站哪合适,说啥得体。
    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喷子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