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年心结一朝散,反目兄弟释前嫌

“弟,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以后好好相处,把日子过好。”

“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

近日,在洋县法院洋州法庭的调解室内,一对中年兄弟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互致歉意,言归于好。

这对亲兄弟为何因何事产生矛盾?还要从6年前的分家协议说起。

分家积怨 矛盾升级

赵氏兄弟家住洋县县城内某社区。早年间兄弟俩就因分家问题闹得不可开交。2018年双方在村组干部及亲戚的见证下分家析产并签订了分家协议,协议中明确了哥哥赵甲分得街面房屋三间一层,弟弟赵乙分得房后院落及房屋三间两层,并由赵甲给予赵乙经济补偿3万元。父母去世后,哥哥赵甲重新翻修房屋时,弟弟赵乙却在两家共用的巷道堆杂物阻碍其哥哥重新修建房屋,双方协商一直未果。今年10月,哥哥的妻子认为弟弟的行为欺人太甚,气愤之下,又将自己翻修房屋时的建筑垃圾倒在弟弟家门口,两家人一时水火不相容。

今年11月,哥哥赵甲向洋州法庭递交排除妨害纠纷的民事诉状,诉状中要求被告赵乙夫妇停止阻挡原告翻修房屋的行为,清除所堆放杂物,并要求赔偿因此造成的损失6800元。调解员白长英认真阅卷后,敏锐地察觉到,排除妨害纠纷是表,兄弟之间日积月累的积怨矛盾才是里。自老白成为洋州法庭的调解员以来已见过不少类似的排除妨害及赡养纠纷。这类案件夹杂陈年旧怨,处理不好很容易引发不利的后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场调解 剑拔弩张

调解员老白受理案子后,与原被告双方进行了多轮“背对背”“面对面”调解,引导兄弟放下争执,但并不奏效。

“老二从来只想占便宜,本来他就分得了三间两层房屋和面积不小的院落,现在他还嫌吃亏,还想让我再给他好处!”哥哥赵甲愤慨地说。

“老大从来没有担当,街面房本来就值钱,分家协议中说的3万元到现在还有2万元没给。”弟弟赵乙反驳道。

随着调解的深入,赵氏兄弟唇枪舌剑,情绪激动,将往日旧账的越翻越多,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调解一度陷入僵局。

调解员老白向洋州法庭庭长马忠成汇报案情后,庭长认为该案如果不能调解化除两家积怨,一纸判决易下,但兄弟心结难解。便联系该社区居民委员会工作人员,让社区调解组织同调解员老白一起再对这对势如水火的兄弟进行多元调解。

多元调解 再续亲情

随后,在社区调解室内调解员老白和社区工作人员采用“面对面”的方式,从亲情、仁义和法理的角度入手,多次与两位被告及其妻子进行调解,最终确认了双方多年积怨产生的根源,一方面弟弟是对房屋划分感到不公平,另一方面就是哥哥并未给清弟弟经济补偿款。

在第二次调解中,该社区调解主任王军表示,赵氏兄弟二人的矛盾由来已久,虽然原告的诉状已交至法院,但社区对兄弟间的矛盾不会坐视不理。

“你们兄弟二人已经因为房屋的问题已争执多年,难道想让以后的后人也要学你们继续闹下去么?亲兄弟不要执着于琐碎小事,各让一步。”

“你们父母去世后,你们兄弟更应彼此相扶。”调解员老白和社区工作人员苦口婆心,阐明修复兄弟亲情的重要性,令兄弟俩有所触动。

最终在调解员老白的多次劝说下,哥哥率先作出让步,表示一次性给弟弟经济补偿款3万元,因纠纷产生的损失不再追究,并清理干净在弟弟家门前的建筑垃圾。

弟弟也对哥哥的提议表示同意。

调解员老白当场拟定协议,兄弟俩签字捺印。哥哥赵甲当场撤诉。

“事情总算解决了,兄弟俩握个手吧。”社区工作人员建议道。

出人意料的是,哥哥走上前,张开臂膀拥抱了弟弟,弟弟予以有力地回应,两人眼角泛起了泪花。

这一幕,令在场所有人动容。

“调解工作中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看到当事人握手言和。”老白感慨道,“但在这场兄弟反目中,表面看似由利益导致,但实则是源于价值观的不对等,所以要注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养,方可家庭和睦、家风纯正,亲情才会长久。”

家庭纠纷离不开一个“情”字,将情、理、法相结合,让司法有温度,才能从根本上化解矛盾。洋州法庭将一如既往的践行“枫桥经验”积极探索更多元化的解纠工作,发挥好基层调解组织熟悉情况的优势,最大限度促进矛盾纠纷实质性化解,真正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