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信仰互斥下的兴衰,不是天意所授

subtitle 明月清风阁 09-28 08:35

众所周知,中东地区一直是一个不平静的地区。在中东大部分地区都是信仰伊斯兰的阿拉伯人中间,叙利亚则大部分信仰基督教,这也便是我们此次故事中战争爆发的一个起始原因。对于信仰宗教的国家来说,宗教信仰高于一切,驱逐并且打倒非信教徒或者是异教徒,是天意所授。

这也正是中东地区至今动荡不安的一个重要因素。叙利亚的国家更替,其中一个原因是由疆域史无前例辽阔的盛被伊斯兰军队攻占的无奈和悲哀,另一个原因却是由叙利亚后期最高领导人的命令难以实施导致。纵观世界历史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繁华盛世无法永远存在,也许盛衰交替才是世界本真。让我们走进许多年前的叙利亚战争,为其揭开由盛转衰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在很多年前,都同属一个帝国领导之下,且都受帝国政府的管辖,在632年,先知穆罕默德的归真,使该帝国还统治着包括有意大利西部、西西里等欧洲的部分国家,以及北非地区,在此时,仅仅领地一方面他们有足够自豪的资本。

罗马帝国和后来的拜占庭帝国在这个时间都位于地中海的靠近东部地区。该帝国已经在此统治将近600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有永久不衰的势力,五世纪时,西罗马帝国在一片混乱和动荡中逐渐崩塌分裂,陷入混乱的动荡之中。

但是,地中海东岸和南岸的一些较为富裕的省份仍然保持着繁荣昌盛的景象。当时他们所属的皇帝仍然在征收底层人民的赋税。并且配备专属的军队来管理各个省份。当西罗马境内的城镇逐渐衰落,甚至最终变成落后的村落后,叙利亚的城市中仍然保持着当年的繁华,比如,平直且宽阔的街道、繁华的市场、浴场以及必不可少的信仰教堂,无论是物资还是精神粮食应有尽有。

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无论是在山区还是在沙漠,无论是在繁华街道还是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基督教仿佛已经成为其中最主要的宗教,虽然当时一些犹太人的社区还存在,但主要集中于巴勒斯坦地区,当然,在一些地区和圈子里也仍然留存着一些古典的多神教传统。少数人也依然使用着马赛克地砖来装饰自己的住所和描绘古代的神话传说。但是,至于他们是否和以前一样信仰这些自己作为装饰用的壁画和童话,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叙利亚地区的经济和人口在不断增长,并且逐渐稳定,各个地区的村庄也开始向周围扩张,并且在沙漠的边缘地区都开垦出新的耕地,但在穆斯林实现大征服的100年前,这一片美好的愿景就发生了改变。因为在那一年,一场史无前例的鼠疫袭击了整个地区和村落,人口大幅度减少,伤亡惨重,或许用人间炼狱来描述更为恰当不过。

这次鼠疫中人口最为繁华和密集的城镇遭受到最严重的损害,因为瘟疫在人和人之间是可以传播的,因此人越集中,则鼠疫传播得也就越猛烈,乡村也在瘟疫传播中受害甚深。但也许受损失最小的,是一些游牧民族,他们长期生活在沙漠里。这种瘟疫依靠的是老鼠身上的跳蚤进行传播,在那个时候,老鼠在城市内普遍存在,但是在游牧部落中,人们自然不会担心鼠灾。因为他们的部落中很少会储存足够的粮食,而且游牧民族会因水源、气候等情况随时更换自己居住的位置,当然,游牧民族的住所也没有地方能让老鼠躲藏,所以侥幸逃过一劫。

但等到了七世纪时,它们之间的关系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每况愈下,冲突开始出现,并且愈演愈烈。当初所统领全部地区的君主和其皇室成员都被叛军消灭。在此之前被赶下位的年轻君主便以恩人被灭为借口向拜占庭发起进攻。

年轻的君主所率领的军队获得了一系列战争的辉煌大捷,这让士兵们感到鼓舞。在611年,波斯军入侵了叙利亚,耶路撒冷被攻克,此时波斯军已经来到博斯普鲁斯海岸,其兵锋直抵当时的首都。

他们继续一鼓作气拿下包括亚历山大城等巨大的重要的城市,整个埃及地区几乎全部落入波斯帝国的手中,但此时多亏当年在位的希拉克略皇帝的功劳,拜占庭帝国才没有被闪电般的吞并。

但是他们的领袖哈立德并没有就此死心,在加萨,当人们还在大马士革以北的草原的芳草春花之间相互庆祝节日,饮酒歌唱时,哈立德突然率兵出现,击溃了拜占庭的盟友。大获全胜的的哈立德没有一丝自满和松懈,转而挥师南下,与当时部署在叙利亚的另一个军队合。后者似乎早就已经识别到了他的策略,完全听从他的指挥,并且他一起联起手来应对来自拜占庭的威胁。

这一次的战争可谓是非常经典的一次作战,首先他们先在一处汇合,并对布斯拉城发起了进攻,布斯拉城位于叙利亚的核心地区是必争之地,一旦拿下该城,则叙利亚收入囊中指日可待,在布斯拉城投降后,穆斯林军又继续往西行与前面的部队会合,此时该部队已经在此处获得了胜利,他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在耶路撒冷南部通往加沙道路上的一支拜占庭大军。

中东沙漠

这支拜占庭大军是他们要面对的最艰难的对手,因为这支大军曾经受到过非常正规的训练,且人数众多。面对之前被连失多城的愤怒,从上到下无一不渴望一场胜利一雪前耻。此时哈立德和其他人谨慎地穿过约旦河谷,但令他不解的是他并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明显的抵抗过程。这令他非常疑惑,谨慎的哈立德甚至曾一度以为自己进入了圈套,但令他难以想到的是,此时的拜占庭皇帝却身陷囹圄,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我们可以从同时代的一个编年史作家写的著作中详细看到这一次的作战计划,他讲述了拜占庭皇帝是如何号令军队守住阵地的。并且制作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但是让人无奈的是,军队并没有听从皇帝的命令,而是自作主张从约旦河边的军营进行了撤离,最后进入了城市避难。

他们避难的这个城市叫做佩拉,是一个比较富庶的城市,它坐落在非常富饶的约旦河谷中,并且在山谷的底部。拥有古罗马风格的街道柱廊,他们之间还矗立着一个非常易守难攻的卫城,这样的情形使当时的拜占庭大军非常得意洋洋,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被攻破,但是这座城市又一次遭到了猛攻。

像许多著名的战役一样,这次战争的描述虽然不是那么清楚,但是仍然有一些细节被记录下来,值得我们琢磨。当时拜占庭大军出发穿越约旦河谷,为了拖延住敌军追击的步伐,他们通过挖掘一些沟渠让河水涨满,最终将河谷的平原变成了一大片难以行走的沼泽,而对拜占庭军队此时的行动一无所知的穆斯林军一路向前追击,致使许多的骑兵都掉到了泥沼里。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最后拜占庭大军自己反倒被困在了泥沼里,致使大部分士兵在穆斯林士兵手中丧命,穆斯林士兵对此声称是真主及时救了他们。紧接着拜占庭剩余的军队又纷纷向大马士革撤退,而敌军随之追击开始了大马士革围城战,这是叙利亚征服战中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之一,同时也是最艰难的战役之一。

我们可以尽可能地还原当时所经历的围城战的部分过程,对于此次战役,很多史料都提供出非常详细的描述,我们在城区中也能找到许多当年的证据,比如在罗马时期或者是说更久远的时期所建造的,并在以后被继续维护的大马士革古城墙至今大部分完好无损,只有西端的城墙因为当年的城区扩张损坏掉一部分。除了其中一座外,其他的古城门几乎全都保存了下来,直至今天。

关于大马士革沦陷的记载还体现出当时不同人群不同宗教的认同差异,虽然这座城市是一个军事重镇,由拜占庭皇帝本人钦点军队进行管理。但城中,有很多居民并不信仰基督。在当时,城内的阿拉伯人对信仰基督教的帝国并不忠诚,相比起来,他们甚至比起城中一些雅典人和希腊人更加疏离,相比而言他们对城外信仰穆斯林的阿拉伯人更有亲切感。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幸运的大马士革当时避免一系列磨难,甚至在以后的一个世纪中,这个城市也变成了整个穆斯林世界的首都,并且从此进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关于叙利亚这个国家的历史更替,我们还有许多值得研究的地方。由于地处阿拉伯地区的特殊性,使得宗教信仰成为中东地区动荡不安的主要影响因素。和儒家文化圈的东方不同,纵观整个西方及中东史,所有的战争和纠纷几乎都是围绕宗教问题展开。反观古代的中国,宗教在帝王面前就是一种被利用的工具,不管是外来宗教还是本土宗教,都在披着儒家外衣的君王面前苟延残喘。

不同的宗教由于信仰不同,且对自己的信仰十分忠诚,他们将自身的信仰、自身的宗教与主放在首位,当做不可替代和冒犯的,并愿意为此奉献一切,这种精神寄托下对造物主的敬畏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其实,无论是穆斯林也好,还是信仰基督教也罢,世上很多事情都没有一个非常确切的答案。而人类的历史,也是在这样的一次次兼并和战争中,一次次缓慢前行的。

叙利亚的历史更替让我们了解到一个君主或是将领的正确领导对一个国家命运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参考文献:《中东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