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块钱和“对不起,我错了”,规则还是尊严?

subtitle 东方文化杂志09-22 13:24 跟贴 10664 条

好巧不巧,一天之内我经历了两起突发的交通拥堵事件,一次我主动“下场”解决,一次我围观了解决过程。事情虽小,也反映出不同人们的生活样态。

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早高峰,我照例坐上某路公交车去上班,刚过西单路口,上来一位下着长裙、上罩夹衣的中年妇女,没有任何刷卡购票举动就径自坐到车尾我的隔座,黑制服的乘务管理员追过来,要求她购票。女人操着一口东北口音争辩说:“国家还欠着我的地,我在哪坐公交都不买票,公安都知道,你打110吧。”车又到站了,乘务员要求她不买票就下车,她重复着刚才的话,继续嘟囔着:“这是国家的车,不是你的,国家欠我的,我不下车,你报警吧。”硬钢的乘务员丝毫不妥协,坚持让女人下车,公交车停驶,两人僵持着,周围乘客,尤其几位老年女乘客气愤地大声指责女人,“在哪儿乘车都得买票,不要扯国家”……看到一车人都陪着,后面的车辆也开始排队了,我更怕迟到,连忙从自己随时携带的应急小钱包里掏出2元钱,递给中年妇女:“别耽误大家的时间,先交车费,他也是对工作负责。”她感激地看着我,虽然嘴里不甘心,但在大家的再三敦促下,犹豫半刻还是接过钱,不情愿地跟着乘务员走到车前把钱投到票箱里。我也感到周围有不屑的目光扫向我,大概是谴责我助长逃票的不端行为吧。公交车继续前行,女人又走回来,从包里掏出一纸有些皱巴的2013年国家某部开具的关于土地纠纷的证明复印件给我看:“女士,谢谢你,你看我是有原因的,不是故意那啥的。”话音略带着哭腔,我理解地冲她点点头、摆摆手,一车人重归沉默。女人下车时又再次向我道谢。

2

晚高峰,我照例骑着青桔不急不忙往家走,忽然看到阜成门内一段人行横道上,一个中年妇女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堵在一辆小轿车前。不宽的马路已经拥堵起来,后面的车辆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绕行。好奇心促使我立刻停下车,跑过去探个究竟。妇女向不断加入的群众解释,住在胡同里的她和闺女要过马路去上公厕,结果明明前面堵车走不动,小车司机也不让停,还硬挤到人行横道上,虽然没撞着她们,也吓了娘俩一大跳,必须给个说法。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辩解,车也停了,没有碰撞,没有错。两个人话赶话地呛呛着,对峙着。


有男人把女孩领走了,女人抱着双臂,表情轻松淡定地站在车前,“你反正是压在斑马线上,别想走,报警吧”。眼看着堵了一长串车,一直在观望的路边的几个街坊连忙赶过来劝说司机,让他下车赔礼道歉就没事了,别堵在路上了。正忙着打电话报警求助的司机,听劝地赶紧下车,冲着妇女鞠躬,还掏出百十块钱,嘴里说着:“对不起,我错了!”“就当我违章了,警察来了也就罚我200,我身上没带多少钱,都给您吧!”女人退让着,“我不要,不是钱的事,没有你这么开车不让人的。”街坊们也附和道:“不是钱的事,你这错了,道个歉态度好点就没事了。走吧走吧。”说着,几个人让司机收起钱上车,女人也在街坊的簇拥下让开了路。我则满意地又骑上青桔回家了。

两起事件,是小事,也可能是大事,或关乎规则,或关于尊严。我们旁观者所能给予的,或许是理解,或许是台阶,细微处给人以希望。不是吗?

小编码字不容易

如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文化杂志(ID:dfwh-hk)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