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漳泉作家调查:你现在好吗?

subtitle 鹭客社08-07 23:36 跟贴 1 条

鹭客社: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如果您满意于下面的图文,请让更多的人关注“鹭客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一位十多岁就立志当作家的人。我承认,一直到现在,自己还不能称之为作家。“作家”这两个字,在我的眼里非常神圣,它意味着一种思想上与文字上的高度成熟,这是地杰人灵里的“人灵”。现实中,一些著名的作家确实也被推崇为各个地区的乡贤。遗憾的是,不知从何时起,不少本来令人尊敬的已故作家竟渐渐沦为被丑化,被嘲笑,甚至是肆意羞辱的对象。因为诸君已无法从墓地里爬出来为自己辩解

旧的文化偶像一一委落尘泥,新的文化偶像却如等待戈多。

我们这个时代,除了把林语堂、许地山、杨骚供奉进文化的殿堂,就不能催生新的林语堂、许地山、杨骚?

由于缺少相应的扶持制度,独立写作者,基本消失了。大多数写作者寄生于商业或体制内,以异类的形式勉强存在,仿佛一种不宜外示的纹身。除了少数突围成功的幸运者,迷恋写作的人们,因写作而一生潦倒者,不乏其人。美丽的蝴蝶化茧成蝶之前,是很平凡、甚至丑陋的,就像世界闻名的童话作家 —— 安徒生。安徒生在遇到伯乐之前,有一度曾被视为疯子。因为将时间集中在创作,大多数的写作者与现实之间,多少会有一点紧张的关系,这和其它艺术家,完全是一样的。

写作的天才,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今天那些“潜伏”在各行各业、艰难度日的不起眼的写作爱好者们,很可能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领域的未来之星。我们这个民族未来走向雅典,还是斯巴达,与这个特殊群体的发育效果息息相关。

写作环境恶劣,不是今天的事情。古往今来都一样。我是很多年以后才明白过来,文学创作是一条苦行僧式的道路。很多前辈命运坎坷,凄凉一生。人们反而喜欢品读作家的悲剧,以之为趣,以之为启迪,却在现实中,视之如癫痴。正因如此,放眼看去,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真诚的写作者,作家的后备军,越来越少。

不少写作者聚堆取暖,互相欣赏,互相标榜,互相吹棒,互相成就,形成一个个小山头,仿佛与读者无甚关系。真正为民众所公认,引领地域性人文风潮的作家鲜见,更不用提在全国都能发挥影响力者。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不能在网络上取得较好传播效果的作家,可能都要反躬自省。文章还是要写给人看的。网络上的人文创作,因其传播上的优势,在质量慢慢提升上来之后,必定会成为写作的主流。从这方面讲,未来的杰出作家完全有可能是一位闲来无事的家庭主妇。

我们的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作家?什么样的作家,是读者们欢迎的作家?亲爱的读者们,请你们在留言中,就厦漳泉范围,提出自己心目中的好作家,看过的好文章,看过的好书。或许,我们可以从读者的角度慢慢勾勒出闽南写作群体的现状与方向,从而对类似我这样的在路上的写作者们,提供一定的参考!

LOOKERS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