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在找真相,我们在找希望

subtitle 码头青年!08-04 15:46 跟贴 213 条

山东近来被曝出的两个高考替考受害者,看着令人特别难受。穷人家的孩子拼尽全力,想靠高考跳出农门,改变人生。可是她们不知道,命运早已将她们选为弃子,并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两个悲剧中,陈春秀的剧情相对简单一些,苟晶的遭遇,完全可以撑起一部长篇小说。

苟晶是山东济宁人。和陈春秀所在的聊城一样,济宁也属于鲁西南地区,这是山东最穷的片区。
济宁下面有两个地方很有名,一个是曲阜市,一个是梁山县,分别是孔子的家乡和梁山好汉的啸聚地。
孔子想不到,两千多年后,自己的家乡竟然沦为“高考大盗”横行的地方。梁山好汉可能也要被气死,自己替天行道劫富济贫,而后代们却反过来操作了。

1997年,7月的某一天,苟晶从家骑了几十里路赶到济宁实验中学查看高考分数。

苟晶家在农村,家庭赤贫,每年交学费都困难。和陈春秀一样,这样的家庭供不起几个孩子上大学。陈春秀是哥哥主动退出,把上大学的希望留给了妹妹。

苟晶有两个妹妹,她上高三时,比她小三岁的二妹正上初三,成绩不错。比她小六岁的小妹正在上初一,成绩也不错。但家里负担不起三个女儿的学费,必须有人做出牺牲。本来苟晶作为长女,应该退学去打工,但她体弱多病,体格好的二妹主动做出了牺牲,退学去餐馆打工。16岁的她,一个月只能赚30元,这笔钱全部交给父母,用来供苟晶和妹妹上学。

很多农村人认为女孩子既不能做农活,又迟早会嫁出去,不值得上学。但苟晶父母支持三个女儿读书,因为这是走出农村唯一的出路。

苟晶初三毕业时,有老师劝她去读师专,这样毕业后可以当老师贴补家用。但是苟晶不甘心,她想去读高中上大学,学更多的东西。

苟晶承载着全家的希望,她也一直不负众望。

中考免考,保送到济宁最好的高中之一,济宁市实验中学。在这所高中,苟晶又考进了尖子班。对于这个班的学生来说,上本科不是问题,差别只是上哪个学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年的高考满分是900分,苟晶在平时的历次模仿考试中,分数从未低过650分。这一次,她也信心十足,因为她是尖子班中的尖子生。从小学到高三,她一直都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四五个人之一。只有一次考了第18名,她还大哭了一场。

可是在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中,她“考砸”了,只有500分出头,全班最低分。1997年,山东的大专分数线是580分左右。苟晶的“分数”,连大专都不够。
苟晶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班里61个同学,她是倒数第一,倒数第二上了大专,其他59位同学全部上了本科。

苟晶的这些同学大学毕业后,很多都成了各行各业的精英。


朱德举,东北林业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现为湖南大学教授;程德强,中国矿业大学博导教授;冯翠典,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主任;廉立芳,山东交通大学教授;孙福勋,山东省蓬莱市财政局局长。

在这张高三名单中,据说有八个博士,四五个教授。

一场考试定终生,又误终生。如果人生没有被篡改,苟晶的上限又在哪里呢?
一个19岁的孩子肯定想不到有人已经偷走了她的人生。她不信命,决定复读一年。

残酷的高三复读生活,远不是再读一次高三那么简单。虽然压力巨大,但苟晶的成绩依然稳定。在高考半个月之前的模拟考试中,她还考了全区第四名。

第二次高考,苟晶自认为发挥得更好。无论是仔细的程度,还是答题的速度和效率,以及时间的控制,她都尽量做到了最好。在选择题上花多少时间,在问答题上花多少时间,以及大题和小题的时间分配,她都把控得很好。

到了高考查分数。她在隔壁邻居家,通过电话查询获知了分数,只比去年多两分。她不敢相信电话里的声音,又跨上单车,骑了几十里去学校看分数。结果还是一样。

此时的苟晶并不知道,自己的学籍早已在上一年就随顶替者去了北京。而顶替她的人,正是自己班主任的女儿。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苟晶闭门不出。这个刺激太大了,家人都以为她会想不开。村里曾经有人因高考没考好自杀,父母就派小妹跟着她。最后苟晶决定认命,去读那所没填过志愿的民办中专学校。

这所学校位于湖北黄冈,一片荒凉,学费昂贵,一年要6000多块。诡异的是,入读后她发现,除了五人来自外省,其余同学都来自山东济宁或潍坊。而且大家几乎都没报过这所学校,都是突然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学校负责招生的老师告诉她,山东的学生是最好招的。

学校向全国招生,为何山东学生这么多?山东那么大,为什么都是济宁潍坊?这些疑问,不但困惑着20岁的苟晶,也让很多人感到蹊跷。

网上有人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大约是2004年、2005年的样子,有个朋友在某野鸡中专临时代课,他告诉我一件很奇怪的事,这个野鸡中专有一部分初中毕业的学生,普遍都很差。但是也有一个班,是从一个遥远的西部省份招收的高中毕业生,一个班五六十人,全部来自这一个省,这些学生一个个都特别老实,而且基础知识都特别牢靠。以他的看法,这些学生无论如何都不该来这种野鸡学校上学啊!这个野鸡学校烂到根本就不像个学校,山野之中一栋破楼而已。他没给这些高中毕业的中专生代过课,他只是对隔壁班这些学生感到好奇和疑惑。

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我不能确定。苟晶的经历却与此惊人相似,让人不寒而栗。

苟晶被分在发配电专业。第一年,她经常哭,想不通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加上在这样的学校实在也学不到东西,还要交昂贵的学费,第二年,实在受不了的她,萌生了退意。一家温州私营企业到学校招工,300名面试者选20个,苟晶被选中。几百天前的学霸,就这样成了一名厂妹。

没多久,她离开温州,来到了杭州。

世纪之交,旧事物在退场,新事物在萌发。

当时的杭州,远没有今天这么多机会。苟晶的最高学历是高中,只能做一些低技术含量的工作。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推销洗发水,没有底薪,卖多少提成多少。

她身无分文,买不起自行车,推销只能靠走。她还被骗入传销团伙,所幸及时逃出。

这样靠力气的不体面生活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后来进入一家通讯公司,她才脱离体力劳动。在这家公司,苟晶的学霸体质展现出来了。她很快就学会了电脑的操作,通过电子表格管理团队绩效。她三个月的软件销售额,抵得上公司前三年的销售总额。

因为没有学历,又需要在家带孩子,苟晶最终进入了不需要学历的电商行业。

那时,她在杭州的家是租来的,面积太小,只有20多平方米。最终,苟晶决定卖饰品摆件,压货少,不占地方。很快,苟晶就掌握了开淘宝店的全部技能,包括用电脑PS。这个聪慧的女子,做学生时是学霸,工作后是达人。


因为苟晶的能力和人品,她的合伙人都很信任她。没人在乎她的学历,甚至没人相信她没上过大学。她的谈吐、气质,根本不像没读过大学。
即使被剥夺了阶层上进的敲门砖,苟晶依然依靠自己的才智和努力,从黑暗中从泥泞中突围而出。

随着收入水平提高,苟晶买了车,又买了房。房子位于一所大学的对面,可以“离文化近一点”。

苟晶育有一儿一女,大女儿已经考上了大学。怨恨和遗憾,已在苟晶的人生里谢幕。现在,她只想要一个真相。

其实早在2002年,苟晶就已经知道部分真相。

苟晶一位在北京上学的同村好友,发现隔壁学校有一个“苟晶”,同样来自山东济宁。她以为这就是她的好友。相约见面后,发现是另一个人。她把这事告诉了苟晶,怀疑的种子就此埋下。

2002年,苟晶的档案资料等寄到了老家镇上。在镇政府工作的亲戚看到后,找苟晶的父亲去看,却发现地址和照片都不对。

班主任的女儿回到家乡当老师后,更是让这个骗局捂不住盖子了。

于是,在2002年,苟晶收到了一封“道歉”信。

这封信是她的班主任、语文老师邱印林写来的。

“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与其说是道歉信,不如说是说明书。

这封信寄来的时间相当有讲究。这一年,苟晶的小妹在济宁市实验中学升上了高三。邱印林这时已经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尽管他不教小妹,但突然开始关心起小妹。

高三下学期,邱印林拿了一些复习资料给她,并询问苟晶的情况。他还邀请小妹住到他的家里,说只有他和老伴在,环境比较安静。小妹觉得突然,委婉拒绝。邱印林又给了她一封信和500块钱,请她转交给苟晶。

邱印林不愧是老教师,对人心的把握特别到位。接到信后,苟晶果然没有爆发出来。为了全家最后的希望,她把委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为了忘记这段屈辱和伤痛,她拿起了佛经。

虽然她不敢去做些什么,但谜团却从此在心中生发。

她第一次高考,500分根本上不了大专,老师的女儿是如何用她的成绩上了大学?
如果第一次是假的,第二次的成绩是不是也是假的?
可是她第二次高考又通过电话查到了分数。第二次是真高考,还是一场戏?
卷子是否真的被批阅和登记分数?

这些疑问,没有答案。唯一有答案的是,这一整套天衣无缝的操作,肯定不是老师一个人能完成的。

苟晶认为,她被顶替两次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她第一次高考之后不再复读,直接步入社会,那就算了。可是她还要复读,那么她的班主任就必须再操作一次。他不能让苟晶进入系统,否则假苟晶就会曝光。他不能确定苟晶还会不会再复读一次,为了保险起见,他把她弄到了一所不要档案的中专。

这么多年来,苟晶很少和同学联系。一个班上的学霸,最后沦落到一所野鸡中专,给谁都无颜再见江东父老。十几年来,苟晶去了哪里,在做什么,过得怎么样,同学们都不知道。

2015年,苟晶被拉到高中同学的群里,同学们这才了解她的过去。

这么多年,大家一直特别为苟晶惋惜和不忿。苟晶看过同学发来的照片,发现顶替者、邱印林的女儿和她有几分相像。她不禁怀疑,老师是不是早就盯上自己了?自己的性格、家庭背景、成绩,班主任老师最为清楚。他为此准备了多久?

这些疑问一直折磨着苟晶。这次山东替考事件引发了巨大的舆论狂潮,苟晶的领导和好多同学都发来新闻链接,趁着风口,苟晶决定讨要真相和公道。

6月22日起,苟晶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上传了在山东省教育厅网络平台实名举报此事的截图。

网络的影响还是超过了她的预计。

发帖第二天,6月23日,邱印林就摸到了苟晶接庄镇的老家,拜访她独居的母亲。苟晶的父亲,两年前已经去世。在世上的最后几天,父亲还主动说起了她被顶替的事。虽时过多年,但老父亲依然愤怒。他是带着万般不甘离开的,至死他也没看到坏人被惩罚、真相被找回。

邱印林带着妻子、女儿和女婿,自称路过,顺便来看看。一行人提着一兜桃,一箱奶,两小盒五斤装的大米,进屋“拉呱”。

苟晶的老家


邱印林说在杭州有亲戚,第二天要去看望,想顺便看看苟晶。他知道苟晶二妹的孩子今年要考高中,还特意问要不要考济宁市实验高中。

临走前,邱印林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要塞给苟晶母亲,但被拒绝了。

从头到尾,他没提当年高考的事,更没有道歉。

6月24日,邱印林又出现在了湖州。帖子爆了之后,苟晶就躲进了朋友在湖州的工厂,没告诉任何人。可是不知为什么,邱印林知道她在哪里。这让苟晶很害怕。

工厂前的监控录像显示,6月24日12时28分,邱印林带着两个穿白短袖衬衫的人,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上下来。

骗过门卫后,邱印林进到楼里,一边喊“苟晶”,一边逐层找人。一直爬到四层的食堂也没找到苟晶,邱印林就出来了。

半小时后,苟晶从窗口看到邱印林在厂门口一脸愁容地打电话,顿觉一阵心酸。

虽然邱印林偷走了她的人生,让她备经坎坷,但苟晶依然尊敬老师。她认可他的教学水平,对学生也非常尽心尽力。抛开被顶替这件事,她认为老师绝对是恩人。如今的事业有成,苟晶认为这也得益于老师给她打下的语文功底。

6月22日发帖那天下午,苟晶就接到很多来自济宁的电话。

6月24日下午19时24分,老师一行三人离开。没多久,济宁市任丘区的调查组赶到,与苟晶相约第二天面谈。

6月25日,调查组问话7个小时,然后邱印林也就默契地消失了。

事件发酵后,山东济宁当地对此很重视,成立了专案组调查。一方面是调查真相,一方面也是想消除影响。

苟晶压力很大。已经上升到了“在全国网友面前破坏了济宁的正面形象”的高度,她承受得起吗?

苟晶的左右为难,都被她写进了微博。

“济宁中考在即,亲友的孩子正欲参加中考。所有能劝我删帖的人都动员了,我要因为自己求一个公道,让亲友为难,让亲友的孩子也跟着受牵连吗?自己再苦再难,我都能熬,让身边的亲友受牵连,我……”

苟晶担心,“如果坚持为自己讨公道,就有可能再搭进亲友家的孩子上学的道路。我们整个大家庭的软肋正在被所有的人寻找。”

老家的亲戚也发了脾气,

“为什么要把事情闹这么大,我们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
”你做这些事情,有没有想过后果?“

在一些人眼中,苟晶不是一个受害者,而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不顾地方政府的大局,不顾亲戚朋友的感受,只为自己所谓的“公道”活着。

是的,苟晶错了,错在不懂得逆来顺受,非要吵醒那些黑屋子里的酣睡者。公平正义,在这些人眼里,连个屁都不是。只要不公没有落到自己头上,哪怕洪水滔天,也不关我事。身为弱者,却站在强者一边指责弱者匍匐的姿势不够优雅,影响了市容市貌。

这样的土壤有毒。

苟晶想要一个答案,也是为了给去世的爸爸的一个交代。家祭无忘告乃翁。如果看到女儿洗白了冤屈,这个一辈子隐忍忠厚奉献一生的农民,他的在天之灵,想必也会得到极大的安慰。

作为山东人,她觉得家乡像一个病人,需要医治。

我将自己现在内心的感慨倾诉一下:首先,我省能下决心彻查全省冒名顶替的事情,这份决心,非常值得点赞!刮骨疗伤的勇气,不是谁都能拿得出。其次,不是所有的人都想遮盖事实,息事宁人,所以那些想尽各种办法让我删帖的人,你们是想要掩盖什么?!牵连到我的亲友及亲友孩子的中考命运,谁给你们的胆量想要只手遮天。再次,我发布自己被顶替的事实,是想要知道诸多我不知道的答案,一番神操作,怎么就能瞒天过海、天衣无缝地被弄到湖北的中专去了,我只想要答案。最后,我也表明一下我的决心,我已皈依佛门,看淡了生死,请别用亲情、友情等牵连给我来硬的,天堂里已经有我的父亲,世上有我的母亲,活着我可以陪着母亲,万一了我就去陪我的父亲。我只想要答案!

什么叫大义凛然?这就是。苟晶是居士,她肯定已经悟到,佛法不在灵山,而在世间。
她可以放下个人恩怨,却又决意寻找真相。没有真相,就没有公理和正义,更多的人还会沦为受害者,不在此时就在彼时。
我们常感慨英雄不再,其实苟晶就是英雄,和命运搏斗,和不公抗争。她是我们这个时代大写的人。
而那些从苟晶亲友下手、拿亲情做筹码,这些既不高明更不人性的手段,无法让苟晶消声。

这事发酵至今,已经进入了全国的舆论场,删帖必定会造成次生灾害,派生出另外的解读。

首先要明确,影响济宁形象的,不是苟晶这样的受害者,而是苟晶的班主任邱印林,以及替考黑产业链上的众多黑手。

向苟晶施压,于事无补。

解决之道应该是彻查背后的利益链和腐败链,严厉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一个都不放过,哪怕已是成年旧事,哪怕涉及人数众多。

惟有清算过去,才能抚慰人心。

想一想,一个农家孩子寒窗苦读十余载,寄托着全家的希望,但到了最后关口,却被另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家轻轻巧巧地顶替。谁能不痛心?谁又能忍心?

虽然早知社会的残酷,但无数人依然相信高考可以改变人生,高考也是人生最后一次不看背景的竞争。

正因为相信高考是公平的,所以不管生活有多难有多苦,很多人家还是咬着牙让孩子上学读书,为的就是希望孩子能靠知识跳出农门,流动到其他阶层。

但是接连曝出的高考顶替案,实实在在寒了他们的心。

一旦最弱者们不再相信公平正义的存在,一旦他们心死如灰心冷如铁,这才是一个社会的至暗时刻。

对顶替真相的探寻,对公平正义的呼唤,是为了陈春秀和苟晶,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否则,丧钟将为我们而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