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起,上千药品被剔除出医保目录(附品种清单)

subtitle 医械之栈07-09 14:23 跟贴 2 条

近日浙江、云南、西藏、湖南、吉林、山东、安徽、天津、河北、四川、广西共11省,医保局均在6月发文,明确一批调出地方医保的增补品种。

超1500个药品7月1日调出当地医保目录,不再享受医保报销。

在“腾笼换鸟”的医疗体制改革背景下,剔除地方医保增补品种进入倒计时,大批重磅药品将退出医院市场,药企的转型也正在加速。

11省,上千药品医保不再报销

去8月20日,国家医保局正式下发2019版国家医保目录,并要求地方增补医保品种必须在3年内调出目录。

地方增补医保品种,被判“缓刑”:
1、重点监控目录药品率先移出医保目录;
2、其余地方增补品种原则上在三年内完成清理,三年清理品种的比例分别为40%、40%、20%。

首批重点监控品种涉及170多家药企的470个批文。按照2018年销售额计算,这些产品的市场总规模达到475亿元。

随着调出国家版医保目录影响,“蝴蝶效应”初现,大批昔日王牌市场受冲击:

康恩贝因旗下子公司贵州拜特制药的丹参川芎嗪注射液被纳入重点监控,该产品销量和收入都同比下降近50%;

哈药股份2019年年报中也指出,由于报告期内心脑血管部分重点产品被纳入重点监控、被调出2019年版国家医保目录,心血管等领域销售收入下滑;

丽珠制药2019年财报,该公司神经领域的重点产品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实现销售收入同比-18.83%;其竞品,一度市场销售量排名第一的舒泰神的苏肽生,销售收入下降幅度更是达到37.22%;

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国务院要求,各省份要制定出台省级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并公布,2020年12月底前全面建立重点药品监控机制。

此前已有北京、江苏等多个个省市提前剔除地方医保增补品种,更有部分省市已公布了具体的调整名单

近日11省地方医保大“清扫”,合计1592个药品,均于2020年7月1日起陆续退出地方医保增补目录,压倒了药企“最后一根稻草”(文末有附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7月,11省地方医保大“清扫”,超1500个药品的被移除医保

退出医保,众多大品种“前途未卜”

据数据显示,2019年在中国城市公立医院、县级公立医院、城市社区中心及乡镇卫生院中,共有37个地方医保目录品种终端销售额超过10亿元,2019年合计销售额达769亿元。

37个超10亿的地方医保产品中,有14个被纳入了国家重点监控目录——包括胸腺五肽、核糖核酸Ⅱ、转化糖电解质、神经节苷脂、小牛血清去蛋白、奥拉西坦、胸苷肌肽、曲克芦丁脑蛋白水解物、磷酸肌酸钠、复合辅酶、丹参川芎嗪,涉及企业近百家。

其中,奥拉西坦注射液、脑苷肌肽注射液、曲克芦丁脑蛋白水解物注射液、软化糖电解质注射液、注射用复合辅酶、注射用核糖核酸II、注射用奥拉西坦等是超过20个省份的地方医保增补品种

其实在被彻底调出医保之前,由于重点监控制度,这些品种的销量已经大受影响。

在彻底阔别医保目录之后,这些重点监控品种可能还将进一步承压。

哈药股份

过去三年,哈药股份业绩压力持续升级,净利润连续3年下滑,2019年下降幅度甚至达到-83.88%,接近近年来下滑顶峰。

根据该公司2019年年报,在地方取消基药增补下,其主导品种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布洛芬颗粒、罗红霉素分散片、前列地尔注射液等的销量同比都有较大幅度下降,是其业绩承压的主要原因。

2020年Q1,在疫情、政策双压下,继续下滑-28.58%。

▲哈药股份近几年营收

6月21日晚间,哈药股份对美国保健品公司GNC Holdings Inc.(中文名“健安喜”)优先股投资的投资成本总计20.63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账面价值为8.98亿元,及因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11.65亿元。

受上述消息影响,哈药股份股价低开3.65%,随后区间震荡,截至发稿,报3.16元/股,持续下跌,最新总市值为79.22亿元。

这对于连续遭遇挫折的哈药无疑是雪上加霜。

其内部高管也是动荡不已,目前已经有5位高管辞职,包括高磊、刘邦民、吴志军、周行、魏双莹等。

事实上,不止哈药股份,随着重点监控、医保目录调整等政策的推进,传统医药企业的日子已经越来越难过,行业进入了不得不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

当下,各省级重点监控目录正在完善,据数据显示:

神经节苷脂2018年在公立医疗机构的销售额达到56亿元以上,是至少17个省级医保目录的增补产品;

脑苷肌肽年销32.94亿元,在23个省份的增补目录上;

年销近67亿元的奥拉西坦,其注射剂名列22个省级医保目录。

此外,包括地佐辛注射液、蒲地蓝消炎口服液,以及常见与地方版重点监控的中药注射剂大品种炎琥宁、谷红等年销超10亿的大品种,也是地方医保增补的常见品种,未来也将受到冲击。

地方医保清洗加速,医药格局“巨变”

随着清理地方医保目录增补品种的大幕拉开,今后医药市场的格局必将有所变化。

对于一些医药代表来说,也或将面临着转型或转岗的问题。对于药企而言,也应积极调整营销策略,如加快推进一致性评价或专注于研发创新,在有潜力的品种上做足文章等,才能在未来的市场上胜出。

龙头相争,加速研发转型

为谋求转型,龙头药业的研发投入一路水涨船高。

2019年,百济神州、恒瑞医药、复星医药、石药集团、中国生物制药、科伦药业、华东医药等13家药企的研发投入超过了10亿元。

其中华东医药、石药集团、恒瑞医药、复宏汉霖等传统药企的研发投入增幅超过了40%。

在此基础上,结合药监部门加速审评审批等政策,中国创新药上市数量激增。

据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50种新药中,10多个是中国自主创新产品,占比超过20%抗肿瘤药中,仅国产PD-1就有4个。

这也预示着,新一轮市场争夺赛已经在创新药领域展开

地方增补品种退出医保的大限主要集中在2022年6月末。某种程度上,这37个超10亿品种,若不能在国家医保动态调整时进入,最慢3年,就会失去大批市场。

11省的发文对医药行业释放一个信号:转型已是迫在眉睫。

附件:

浙江省剔除4个品种目录

云南剔除335个药品目录

西藏剔除76个品种

湖南剔除169种药品

吉林剔除192个药品

山东剔除9个药品

安徽剔除358种药品

天津剔除79个药品

河北省剔除172个药品

四川省剔除6种品药品

2020年7月调出部分)

2020年8月调出部分)

2021年8月调出部分)

广西剔除192个品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