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喝茅台、在澳洲喝奔富的人,他们在喝什么?

subtitle 澳洲财经见闻07-05 03:56 跟贴 50 条

共2257字|预计阅读时长3分钟

前言

疫情期间不愁市

“什么场合、和谁一起喝、怎么喝”

喝什么酒代表你是什么样的人?

结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在中国饭局上,茅台总能让老一辈人勾起对回忆的情怀,也总能让年轻人燃起对财富的渴望。

建国时期的数十位将军,都曾在自传中回忆了长征期间用茅台酒清洗伤口的情形。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前夕,周恩来总理在为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Richard Nixon)举行的国宴上用茅台向尼克松敬酒。

实际上,随着茅台逐渐奠定了中国商务宴请上必备酒的声望与“中国酒王”的地位,成为了越来越多精英们“有面子”的首选,也促使了茅台股价一再飞天。

1

疫情期间不愁市

“我将在未来十年继续持有茅台股票,因为中国有无数像我这样爱喝茅台的人士。”

身为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老板的老王(化名)表示,他是茅台的忠实粉丝,每年消费约200瓶这种高端谷物酒,并已将自己总资产的近三分之一投资其股票。

哪怕在疫情期间全球餐饮业大受打击一片阴霾的背景下,贵州茅台市值在今年仍然一骑绝尘飙涨至1.85万亿元人民币(合2600亿美元),让迪士尼、可口可乐和路威酩轩(LVMH)等西方资本主义的中流砥柱都相形见绌。

而正如中国有“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很多澳大利亚人也常常在劝酒时说起这句俚语,“没有什么麻烦是一杯酒解决不了的,一杯不能解决的,那就两杯。”

情形相似的是,同样在这个充满着忧患与不安的疫情时期,另一个有着“澳洲酒王”之称的奔富葛兰许(Penfolds Grange)与其他高档红酒的竞拍数量自三月底却也几乎火热地翻了一番。

本周二,一瓶1951年产的奔富Grange Bin 1在澳大利亚被拍卖出了10.3万澳元的破纪录高价——真的算得上是“一杯抵万金”了。之所以能成为澳洲史上最贵的一瓶红酒,是因为这个系列不仅代表了澳大利亚现代葡萄酒酿造业的起源,而且十分稀少,自出产起仅有不足20瓶处于流通状态。

被拍卖出10.3万澳元的1951年产奔富Grange Bin 1

这不禁让人好奇,这瓶价值不菲的红酒最终会在何时何地开启瓶封,会落入谁的口腹之中?

那些钟情于中国茅台与澳洲奔富Grange的人们,又到底在喝什么?

2

“什么场合、和谁一起喝、怎么喝”

其实正如茅台有茅台王子酒一样,奔富除了Grange系列之外也不乏一些价格远远更加亲民的选择。

奔富品牌最便宜的波特酒,还不到10澳元一瓶 / 来源:Dan Murphy

但不管是在中国喝上了年份的茅台还是在澳洲喝奔富Grange的人们,重点也往往并不是在于酒,而是在于在什么场合、和谁一起去喝这瓶有故事的酒。

譬如私人聚会、婚礼宴请、活动推广、公司年会、答谢客户…用英文来说,就是“Save it for a special occasion with someone special”(特殊的酒,要留在特殊的场合与特殊的人分享)。

所以打开这瓶酒的时候,其实也是从侧面印证了彼此眼里的身份与地位标签。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很多地产开发商搞活动的标配,也常常会搞两瓶Grange现场品鉴,似乎就显得更加“高大上”了。

开了个好题之后,喝酒的过程也是一个颇具仪式感的社交过程。

喝白酒的人可能会干一杯就陪领导来一遍忆苦思甜,喝红酒的人则可能会一口口慢慢细品,顺便再云淡风轻地聊聊酿酒、醒酒、品酒、配餐之间不经意展示的功力。

实际上,很多人选择茅台或Grange的关键还在于,这往往是不知道选什么时基本上不会出错的安全选择。

——除了贵没有别的缺点。

3

喝什么酒代表你是什么样的人?

毕竟酒和人的社会一样,也充满着势利与偏见。

“比如在酒吧里点长岛冰茶的可能是刚进欢乐场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叫了一大排小杯烈酒的人可能是今晚拿了公司的卡出来刷的业务员,有点自负也有一点蠢;喝龙舌兰的大多是年轻人,今晚估计得玩疯了;喝伏特加的人可能有点无聊保守…”

一个有着多年经验的澳洲调酒师朋友调侃,“说实话,虽然现在大家都知道不能红酒配雪碧了,但很多华人喝洋酒接触时间短,可能都不知道到底自己在喝什么。他们喝酒可能只是想要自己在其他人眼里变得比较酷而已。”

在他看来,苏格兰威士忌才算站在品酒“鄙视链”的顶端,因为这些人大多数知道自己喜欢的口味是什么。不过这些年,日本威士忌随着价格进入快车道也已经逐渐攻占了更多华人酒类爱好收藏者的酒柜。

一些专家认为,日本的夏天要比苏格兰热更多,每年最炎热与最寒冷的温差是苏格兰的两倍,这样就会造成日本威士忌受到木桶的木质影响要比苏格兰威士忌更多一些,也就造成了日本威士忌的口味更加清澈也富有水果味,酯香麦芽风味则少了很多。或许这也就是许多入门者对于日本威士忌比起强烈烟熏味、海风味或者泥煤味的苏格兰威士忌更容易接受的原因。

还有另一种更有意思的猜测是,由于避免在社交场合念错外文名称的尴尬,华人对于日本威士忌的发音却更有自信,因为这些用中文书写的名称要比苏格兰威士忌或者美国威士忌、加拿大威士忌都更不容易出错。

当然最实际的原因,可能还是得回到和茅台、Grange一样,被越炒越贵、越贵越炒的价钱。

当端着这杯酒的人显得多金而迷人的时候,这个时候什么口味还重要吗?

结语

记得有一个澳洲朋友特别喜欢喝酒。喜欢到甚至在家里的餐厅一角,都装修布置成了威士忌吧的风格。

有一次大家忙着在聊天的时候,一不留神他刚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就踮着脚够上了吧台边的高脚椅子,“爸爸,你们在喝什么?” 还没等到回答,又不依不饶地追问,“好喝吗?”

“一点都不好喝,尝起来恶心极了。” 朋友冲墙壁上“18禁”的标识努了努嘴,又仓促地笑着挥了挥手把孩子赶下了椅子。

“那你们为什么都在喝呢?”

气氛陷入了3秒的沉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