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在左,画室在右, 闫楠实力演绎“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subtitle 网易艺术11-07 10:37 跟贴 61 条
《犹太城》、《如梦之梦》、《暗恋桃花源》、《北京人》、《新原野》……五部戏,六个角色,陪伴闫楠走过了他的2019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100个有腔调的人 闫楠

“如果我回答你问我的问题说不知道,我是真不知道,不是不愿意回答,肯定是真不知道”。

显然,作为演员的闫楠,舞台之下并不是一个热衷于用语言来“完成表达”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闪展腾挪,用角色完成生活

《犹太城》中的金斯、《如梦之梦》中的王德宝和伯爵、《暗恋桃花源》中的江滨柳、《北京人》中的曾文清、《新原野》中的鞠生。。。。。。五部戏,六个角色,陪伴闫楠走过了他的2019年。

上一个角色之后清空自己,腾出地方装进下一个角色,你来我往,周而复始,自认为入戏不算快的闫楠,贪婪地爱着自己塑造过的每一个角色,“不管是喜剧角色还是悲剧角色,我都喜欢,舞台上发生的一切我都迷恋”。

“金斯,对我来说是难度很大的一个角色,他是一个特别难抓住的角色,我喜欢。“相比非黑即白的人物形象,闫楠更倾向于挑战处于灰色地带的复杂角色,因为完成一件复杂的事情可以收获的感受更加丰富。经过了大量的排练以及与导演的沟通,打破了以往表演的惯性,最终,闫楠饰演的金斯扛起了”犹太城“,完成了属于他的生死抉择。

永不满足,享受舞台的真实鲜活

面对表演,闫楠有着自己的纠结,“我从来没有对自己满意过,给自己表演打分的话,58或者59吧”,无论外界的评价是褒奖抑或批评,都不影响他继续在心里揣摩角色,时不时还会与角色“打架”。

对于闫楠来说,经过几个月的艰苦排练,最终用若干个小时在舞台上过完角色的一生,不带一丝抽离与停顿,是件再过瘾不过的事情。“你不能错,因为观众和你一起呼吸,那一刻你不是你,但是却是另一种真实。”

《废墟上的夏加尔》

闫楠说,演员是雕刻人类灵魂的手工艺人,但是往往以失败告终。每当演出结束谢幕时,他总是觉得不好意思,简单鞠躬就缩回来,仿佛一下子离开了角色回到自己会不适应,害羞局促。这其中的原因,他却没有再解释。

在世界尽头的马戏团,做一个拉幕人

或许是因为心里装着太多的美好,舍不得休息,闫楠的睡眠一直不是很好,那些睡不着的夜里,都被他拿来涂涂画画。黑白的画面加上近乎日记般的语言,就有了后来那本《世界尽头马戏团》。

“从前有一个马戏团,团员是由许多个流浪艺人组成,但他们演的节目可能就是上台吹一声口哨或者打个饱嗝。没有观众的时候,他们就给树叶、月亮、花草表演,自得其乐。我什么都不会,每天做的工作就是把大幕拉开,看他们表演。我坐在山坡上,看着太阳升起来,再落下去,日出和日落对于我来说像是仪式一般庄严,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于是,就有了这本日记。。。。。。”在闫楠的脑内剧场,他不再饰演他人,他就是他自己。

《我们在火锅里拥抱》

性格中天然存在的两面性,让闫楠既能享受热闹的舞台,也可以沉浸在绘画的安静世界。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心里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用来表演,一个房间用来画画,两个房间之间相通,只有他可以随意穿梭。

至于假如有一天离开了舞台,他会去做什么,以他的性格看,一切似乎都不是定数。“戏剧如此美好,舞台如此神秘,我会一直站在这里,笔直的像一句誓言”,能对舞台讲出这种情话的人,距离离开舞台,还为时尚早。

闫 楠

多年专注于舞台剧创作的性格演员、导演。早年学习绘画,后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至今主演话剧三十多部,2019国家艺术基金话剧类“优秀舞台表演人才”得主,获《新京报》评选2017“年度戏剧人”,[北京央华时代]御用男主角。于2018年出版诗歌绘画集《世界尽头马戏团》

主演戏剧作品:

《如梦之梦》《犹太城》《海鸥》《新原野》《北京人》《暗恋桃花源》《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建筑大师》《绝不付帐》《伊凡诺夫》《刺客》《说客》《门客》《雷雨2014》《悲悼·三部曲》《阅读雷雨》《哈姆雷特》《俄狄浦斯王》《茶馆(2012版)》《雷雨2.0》《椅子2.0》等。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