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明说

顾子明说

网易号

关注
3.6万粉丝
0关注
1321被推荐
IP属地:辽宁

时政财经领域资深自媒体人、政事堂2019公众号主笔

3枚勋章

另一个维度看世界

  • 扯淡闲聊之产业链转移

    7小时前
    1跟贴
    图片
  • 闲聊历史上的成功削藩

    7小时前
    1跟贴
    图片
  • 3月1日,国务院再次于周五召开常务会议。
    审议通过《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研究加快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建设、持续深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等工作。 对照上周五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提出的研究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问题,研究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问题,可以清晰的看到国务院是如何具体落实中央的宏观精神。 将会议内容分拆,能够看到三条清晰的主线, 设备更新,说的是投资, 以旧换新,说的是消费, 物流成本,说的是外贸, 投资、消费、外贸,正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 而本次国常也将2024年的三驾马车如何跑,勾勒了出来。 一、投资,本次国常会明确了是国资采购。 过去,投资主要由地方政府主导的房地产投资, 而今年,投资的主体变为国有企业,领域变为“重点行业设备、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领域设备、交通运输设备和老旧农业机械、教育医疗设备等更新改造”。 也就是投资主体,从化债为24年重点工作的地方政府和地方国资平台,变成了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以及国务院下属住建、交通、农业、教育、卫生等部委的垂直管理的机构。 买单的财神爷变了,会产生一系列的深远影响。 而且,采购的标准从过去的拼价格,变成了能耗、排放、技术,也意味着24年的“投资利润”将变得相对丰厚。 二、消费,内容没有显著变化,预计还是在方案制定过程中。 相较于以往的重点是新能源汽车和消费电子,今年会议提出的都是汽车、家电,既可以看出来领域的细微变化, 也可以判断的是这一轮消费是全国刺激,而非一二线城市,预计规模会比以往历次都大。 大概率应该是2009年次贷危机之后,中国新一届政府拿中央财政刺激消费的路子再走一遍。 也就是说,即将迎来的新版“四万亿”模式,消费预计变化不大,但是投资主体从地方政府换成了中央政府和中央企业。 三、出口,本次对长三角给出了明确指示。 中财委的说法是“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相对侧重于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打造,降低综合成本,打通堵点。 国常会的说法是“研究加快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建设、持续深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相对更侧重“最后一公里”的建设,发挥长三角的先行探路、引领示范、辐射带动作用。 也就是说,相较于旧版四万亿的重心是“宏观调控”,东西部尽量一碗水端平,新版四万亿有可能会优先东部沿海和长江沿线的大国大城。
    热点情报所
  • 国常会明确了2024的三驾马车

    12小时前
    图片
  • 关于AI与资本市场的一些思考

    2024-03-01
    4跟贴
    图片
  • 上周五,中央和国务院先后召开了两场重磅的会议,
    中财委第四次会议,研究了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的以旧换新, 两会前的国常会,研究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资的政策举措。 两场会议公告出来后,2024年的两条主线也就清晰了, 通俗的来说, 一个是对内,中央出钱,地方配套,银行配合,刺激企业和百姓对消费品更新换代。 一个是对外,从西方资本家的兜里尽可能多的掏钱。 这两个政策从逻辑上,是相辅相成的, 西方资本判断中国政府会刺激消费,有利润的空间,才会掏钱投资给中国的企业, 这些投资的外汇进入中国时,央行会对应印发人民币,这些钱正好可以由中央来补贴给企业和消费者, 企业拿到了补贴和市场,有利润可图,就会借钱进行再投资,雇佣更多的人,缔造更多就业和消费,让中国经济复苏,也让外国人赚到利润。 最终,两条主线合并到一起,政策也形成合力。 对此,可以参考一个例子,就在这两场重磅会议召开的同一天, 吉利汽车旗下路特斯科技通过借壳方式登录纳斯达克,收盘后,路特斯报13.8美元,市值95.95亿美元,超越了蔚来(91.14 亿)和小鹏(81.42 亿)。 这家深受政府支持的企业,创下了自2021年年中,滴滴上市受阻以及中美关系迅速恶化后的首个大型中概IPO。 值得关注的是,23年年初,在敲定布林肯访华期间,面对近一年半的中概IPO近乎冻结,作为交易的一环,吉利敲定了麾下极客科技与路特斯科技的赴美IPO,计划于年底完成上市。 但是,受制于某些未知原因,两个上市计划在去年年底均被搁置,直到24年2月,路特斯才得被以放行。 可即使如此,相较于“蔚小理”花费4、5、6年的时间,仅仅一年就完成IPO的路特斯,仍然可以算是在关照之下获得了一路绿灯。 作为一家著名的风向标企业,“这样的企业难道不支持”的吉利此次完成IPO,也给很多亟待赴美IPO的企业打了一个样子,趁着全球资本市场泡沫以及中美关系进入缓和阶段,尽快去“割韭菜”,用US Dollar和欧元回来建设社会主义。 各行各业都会通过向外来借钱的方式,开始新一轮的搏杀,譬如汽车的极客、手机的荣耀,快递的菜鸟,快消的SHEIN、快餐的盒马......他们的补贴,也将成为推动消费的重要助力。 回顾09年的历史,从中央提出以旧换新到政策落地,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同样,一些海外上市企业从拿到路条到完成IPO大概也需要半年,可以预见的是,大概半年后,中国经济将形成正向循环。 同样,随着国家开启消费补贴和外资开启搏杀,很多领域也即将迎来一场淘汰赛。 而就像从外部融不到钱的高合汽车提前退出,在接下来的国家补贴与市场竞争中,能从海外搞到钱的企业,才能把价格战进行到底,在惨烈的大决战后获得垄断市场的地位。
    热点情报所
  • 近日媒体报道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区拖欠少数民族女企业家马艺珈伊工程款,且该企业家因寻衅滋事被捕,引发广泛关注。
    记者指出,“过亿债务政府只愿给1200万元”,并文字暗示是因为企业家不愿意接受政府的条件而被捕。 27日水城区政府公开回应。称马艺珈伊在当地承建10个项目(其中2个项目未审计),共计金额16332.71万元,目前已经支付14670.6万元,支付比例为89.82%。 28日,贵州省政府成立由省检察院牵头的调查组,对该案进行全面审查。 双方各执一词,吃瓜群众也分别站队,看到网络上气势汹汹的一片批判声,正好遇到了我的专业领域,就简单跟大家拆解一下马艺珈伊事件。 这个事儿本身并不复杂,只是做政府项目的圈子本身并不大,一般每个城市就固定那么一批人,以及极少数有关系的外来户。 这些人普遍有头有脸,家大业大,家族在当地盘根错节,不少亲友在政府任职,一般也不至于为了这点钱彻底撕破脸, 同样,政府的公务员也没必要用刑拘的方式处理自家的财神爷。 六盘水这次找记者搞成全国性质的大新闻,既有贵州相较其他省份债务过重的原因,事件之下也必然有一些其他的猫腻。 这几年来,各地政府项目结款都很难,也有一些读者找政事堂咨询建议。 但是,大家只要项目过了审计,没有一个担心政府债务会违约, 他们纠结的就是,在钱和脸的问题上,怎么选。 要钱,可以拿到,但是要撕破脸,就得从这个小圈子退圈,家族和关联企业很难再吃到利润丰厚且安全的本土政府业务。 要脸,就要进行漫长的等待,期待着政府的排队结款能够早日轮到自己,如果碰巧出现了政府换人,就不知道搁置到什么时候。 问题就在于资金的时间成本,政府项目虽然利润丰厚,但是拖久了利息就会覆盖利润,导致亏本,所以很多人也拿不准。 然后再来看本案中的民营企业家马艺珈伊, 马艺珈伊并非六盘水本地企业家,却能够在2016年横空出世,在毫无资质,没有相关行业履历的情况下,注册了新公司,拿到了政府两个亿的合同,一次性包揽了十余个政府项目。 按理说,作为非本土企业,最便捷的方式就是要钱走人,没必要搞成这样。 同样,地方政府无论是去年年底的抓人还是昨天的公布数据,相关领导都是要承担巨大的政治风险的,如今拍板的人,也没必要为8年前的负责人擦屁股。 搞成这样,实在是不应该。 对此,查阅了一下政府资料,马艺珈伊拿到政府合同的时候,2016年的六盘水的市委书记是李再勇。 凭借在六盘水亮眼的GDP成绩,李在勇在2017年被提拔为贵州省委常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此后李在勇先后出任贵阳市委书记、常务副省长,后于2023年落马。 值得关注的是,检察机关起诉指控李在勇在担任六盘水市委书记期间...大搞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肆意违规举债融资,造成重大债务风险...违规收受礼品礼金,搞权色、钱色交易...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项目规划审批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今年1月,央视播出年度反腐大片披露,李再勇担任六盘水书记期间推动兴建了23个旅游项目,然而为建项目,他不顾当地财政实际承载能力盲目举债,他主政六盘水的三年多里,当地新增债务达1500亿余元。 马艺珈伊在六盘水的2个多亿,大概率就是这1500亿中的沧海一粟。 政事堂猜想,马艺珈伊并不像大部分的政府项目承包商那样,是本地的土财主,有钱有关系,她是秉承着投机的心态,靠对缝和借钱,参与到了李在勇的六盘水大建设当中。 而就像李再勇在反腐大片中出镜时说,如果借的这笔钱要由自己来还,“我肯定不会去借”,但由政府来还就去借了,“反正过几年一换,一拍屁股走人,后边继任者谁来接谁承担责任”。 正常来说,继任的六盘水各级领导会想尽办法解决马艺珈伊的债务问题,尤其是李在勇离开六盘水后已经升任省委常委,并成为了省委书记孙志刚的秘书长。 但是,孙志刚和李在勇均在2023年落马,昨天被全国人大罢免的安九熊,也是省委秘书长李在勇手下的常务副秘书长。 涉及这种力度的调查,肯定是中央下来督办的,于是,六盘水过去一直可以糊弄过去的烂账,就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了,而马艺珈伊手上还剩的未审计项目,也很难有官员愿意对其承担责任签字。 甚至有可能当时负责该项目审批的区领导,也跟丁义珍一样,要么进去,要么不知所踪......
    热点情报所
  • 少数民族女企业家被逮捕,没那么简单

    2024-02-29
    161跟贴
    图片
  • 2024年2月27日,新华社发布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 〔十四届〕第三号 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决定罢免王一新、孙飚的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决定罢免胡建文、雷冬竹的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决定罢免朱宏的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决定罢免安九熊的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陆军军人代表大会决定罢免李志忠的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黄家武辞去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秦刚辞去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冯杰鸿辞去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陆伟伟辞去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的有关规定,王一新、孙飚、胡建文、雷冬竹、朱宏、安九熊、李志忠、黄家武、秦刚、冯杰鸿、陆伟伟的代表资格终止。 其中,被罢免的有七人: 王一新为黑龙江省常务副省长,原中海油办公厅主任,23年12月落马, 孙飚为黑龙江省绥化市市长,原三江工程建设管理局局长,24年1月落马, 胡建文为龙家村党支部副书记,农民企业家 雷冬竹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 朱宏是广东省卫健委党组书记,23年11月落马, 安九熊为原贵州省委常务副秘书长、原省委书记孙志刚秘书,23年10月落马, 李志忠为原陆军装备部部长,23年5月曾晋升中部战区中将副司令。 相较于23年12月29日发布的〔十四届〕第二号公告,对张振中、张育林、饶文敏、鞠新春、丁来杭、吕宏、李玉超、李传广、周亚宁九名高级将领全部罢免。 24年2月27日发布的的〔十四届〕第三号公告,除七名代表被罢免,还有四名代表资格是主动请辞的,他们分别是: 黄家武是民营企业家,广州好迪集团董事长, 秦刚为原国务委员、外交部部长,23年7月被免去外交部长,23年10月被免去国务委员, 冯杰鸿为原航天科工四所改制的超大型航天军工企业,航天三江党委书记,2023年8月辞职, 陆伟伟是创业青年,酒厂总经理。
    热点情报所
  • 秦刚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2024-02-29
    图片
  • 2月23日,华尔街迎来了一场AI狂欢,AI芯片龙头英伟达一夜暴涨2733亿美元,创下了全球资本市场历史上最大单日涨幅。
    当年中国跟美国在互联网掰手腕的BATJ四大平台公司中,阿里巴巴1949亿,百度387亿,京东377亿,也就是说,英伟达仅仅一夜,就涨了阿里+百度+京东的市值。 这巨大的估值“泡沫”,也引发了巨大的分歧,一部分朋友对之嗤之以鼻。 周末,政事堂针对泡沫与改革的问题,跟大家分享一些不成熟的个人观点。 自从荷兰人发明证券交易所并搞出来郁金香泡沫以来,东方和西方在产业革命上,逐渐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西方普遍喜欢通过资本市场对当权的既得利益集团进行赎买,通过股票和泡沫,把保守的地主变成改革的资本家,把原本阻碍改革的力量,通过利益捆绑上改革的战车,实现了地主阶级的良性退出。 所以西方有很多家族和企业从工业革命之初到现在,依然活跃在全球舞台之上,从欧洲的西门子、爱立信、诺基亚、斯柯达、克虏伯、保时捷,到美国的洛克菲勒、摩根、IBM、GE、AT&T...... 尤其是经历了法国大革命到两次世界大战的剧痛,西方在面对改革的时候,往往会更加“绥靖”。 而东方走的是对争取广大民众,对旧的既得利益集团进行颠覆,秉承着“不换思想就换人”,通过暴力动作,更换上一批代表着先进生产力和文化的改革者,顺带解决一波阶级流动性的问题。 从解放战争,到改革开放,成功之路都是给广大老百姓分土地,获取了广大老百姓的支持,最后依靠人民的力量取得了胜利。 所以,即使很多企业融到的是美元,想要在中国发展想要成功,都需要去延安和井冈山去取经。 余额宝颠覆银行存款垄断,滴滴颠覆出租车垄断,都是通过对几亿人几百亿次的消费补贴出来的。通过实实在在的实惠和潜移默化,将广大消费群体牢牢的捆绑在了改革的战车之上。 当年银行联手扼杀余额宝,今年浦东机场喊停网约车,都遭受到了广大民众的强力抵制,最终那些保守的旧势力不得不妥协。 而一旦这些企业脱离的群众,试图按照西方的路线,通过缔造泡沫跟跟资本进行勾兑,那么下场那叫一个惨........ 因此,从政治的角度来看产业变革,西方想要平稳进行改革,想要副作用小,就需要缔造类似千禧年互联网革命那样泡沫,在一段时间内,为市场提供足够多的流动性,让坐庄的老钱和新钱相互交换筹码和换庄。 而在东方文化中,想要进行改革,重心并不是在资本市场,也不需要搞大泡沫,而是要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市场反应过来之前,将阻碍改革的老虎和苍蝇打掉,用短暂的阵痛,为长期稳定的增长,扫平前进的阻碍。 东西方的改革之路并没有优略之分,都是根据自身经济和文化的最优选择,只是西方的改革路线更尊重既得利益者的存量利益,而东方的改革路线更注重给予底层群体扫出上升的空间。
    热点情报所
  • 英伟达的“泡沫”思考

    2024-02-26
    25跟贴
    图片
  • 万众瞩目的2月国常会,召开了。
    主菜前的甜点,终于上摆上的餐桌。 新华社北京2月23日电 国务院总理李强2月2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2023年国务院部门办理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和全国政协提案工作情况汇报,研究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资的政策举措,部署进一步做好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工作,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优化支付服务提升支付便利性的意见》和《节约用水条例(草案)》、《生态保护补偿条例(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草案)》。 国务院常务会议一般每月召开2―3次,其中,每年有两次的国常会,比其他的重要很多。 一次是在两会召开之前,一次是在两会召开之后。 两会召开前的那次,要提出全年的工作重心,准备将政府工作报告向人大汇报,获得人大的授权。 两会召开后的那次,要将人大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分解到各职能部门和地方省市,明确责任和完成时限。 因此,这两场的国常会内容,既是相互呼应,同样也是当年工作的主线。 国务院需要获得全国人大审批/授权的,要么是预算,要么是法律。 也就是说,昨天这场国常会的内容,都是真金白银,或者比真金白银更重要。 这里,我们拿过去20年-22年三年的三组国常会作为对比,读者们可以窥视到两次国常会之间与中间盖章的流程。 熟悉宏观经济的读者们,也可以回顾这三年两会后,国务院一系列政策暴风骤雨的落地,猜到下个月的国常会我们会出台什么政策细则: 20年两会前国常会:要求把“六保”作为“六稳”工作的着力点,稳住经济基本盘。 20年两会后国常会:要把做好“六保”作为“六稳”工作的着力点,稳住经济基本盘。进一步落实落细已出台的支持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纾困发展各项政策,让企业得到更多实惠,稳定就业岗位,减轻疫情对农民工在内的劳动者就业和收入的影响,保障基本民生。 21年两会前国常会: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21年两会后国常会:今年前两个月经济运行持续恢复,发展动力不断增强,但恢复进程仍不平衡,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一些地方经济恢复仍面临不少困难。抓实对小微企业减税降费政策落地。尽快实施提高制造业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政策。 22年两会前国常会:确定促进工业经济平稳增长和服务业特殊困难行业纾困发展的措施。 22年两会后国常会:工业和服务业是经济发展和稳定就业的骨干支撑。要加大所得税减免,中小微企业税前扣除;支持增加普惠小微贷款、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加大阶段性税收减免、部分社保费缓缴等支持;免征公共交通运输服务增值税、减免租金。 两两对比,再回顾那三年海量的资金与政策的落地,相信很多人对今年的主线就有数了。 下个月15号,两会结束后的那场国常会,就将会根据昨天的国常会主要内容,向国务院各部门和各省市做出一系列的工作部署。 而昨天的会议主线,是研究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资的政策举措。 祝政事堂的读者们元宵快乐, 餐前的甜点已经端上来了,主菜,还会远么?
  • 全年最重要的一场国常会

    2024-02-26
    图片
  • 重磅信号来了。
    2月23日下午,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四次会议,研究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问题,研究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问题。 中央财经委员会就是2018年之前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在《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后,取代了领导小组,成为中央经济领域最高的议事协调机构。 委员会一般每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各召开一次会议,召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主要领导,协同推进中央最为看重的经济工作。 在政事堂看来,本次的第四次会议有两个细节,值得关注。 一、一般上半年的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都放在3月两会之后,4月政治局会议之前召开,而此次会议挪到两会之前,很可能是在为某个级别更高的会议协调时间。 而重要程度高于中央财经委员会的会议,屈指可数,因此可以反推出会议时间。 二、作为2023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的首次会议,本次会议将决定哪些工作将作为今年工作的第一优先级,率先启动来影响宏观经济。 而相较于历届的以生产与投资为重心,本次各部位提交的方案,首次转向了消费,这是一个对经济大盘的稳定,是个非常好的信号。 会议公告比较少,就简单聊一聊本次中央要动手解决的两个问题,1、以旧换新,2、降低物流成本。 1.1、比较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通稿,不仅消费与投资之间侧重点发生了变化,政府与市场之间的主次关系,也似乎出现了一定的变化: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发挥好政府投资的带动放大效应,重点支持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基础设施、节能减排降碳,培育发展新动能。完善投融资机制,实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新机制,支持社会资本参与新型基础设施等领域建设。 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要坚持市场为主、政府引导,坚持鼓励先进、淘汰落后,坚持标准引领、有序提升。 1.2、经济刺激的重心,似乎在从新能源汽车、电子产品的快消品,扩展和下沉至传统消费品和耐用消费品。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稳定和扩大传统消费,提振新能源汽车、电子产品等大宗消费。 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鼓励汽车、家电等传统消费品以旧换新,推动耐用消费品以旧换新。 把这两点关联起来,说明国家可能在经济刺激方案进行一定的调整,在投资驱动上附加了消费驱动,从把钱发给企业,转向把也把钱补贴给广大民众,让民众自己动手来选消费品。 此外,这一波的主线是以旧换新,新能源汽车和电子产品的重要性相对下降,重心是产业端的回收。 2、本次会议提出的“研究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问题”,就是去年中央工作会议提出的“加快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着力破除各种形式的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 非常令人欣喜的是,本次对于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并不是用行政解决行政,而是用科技解决行政。 本次首次提出了“优化主干线大通道,打通堵点卡点,完善现代商贸流通体系,鼓励发展与平台经济、低空经济、无人驾驶等结合的物流新模式。”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没提到的三者都写了进去。 低空经济和无人驾驶,都受限于行政管制,平台经济也受数据管制,这三个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三个从行政的被监管者,变成推动行政改革和统一大市场建设的助手。 虽然大概率是部分城市试点,但身份地位的变化和解禁,也意味着科学技术正在重回第一生产力。
    热点情报所
  • 重磅利好的中财委四次会议

    2024-02-26
    图片
  • 2月17日,全球安全界最重要的盛会“慕安会”(MSC)召开,120多个国家的元首和安全外交负责人相聚于德国慕尼黑。
    会议期间,在与德国和印度外长谈及中美关系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再次提出了他2年前就说过的旧台词,“在国际体系中,你不在餐桌上,就会出现在菜单上。” 这句话刺激到了不少媒体,一些人对此理解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认为布林肯是在向全球展示这个世界运行的“丛林法则”,是在向我们秀肌肉。 作为一个国际时政的小菜鸟,政事堂对于外交事务了解的并不多,但是看到媒体对此的解读实在是南辕北辙,颇有点当年把“得陇望蜀”硬解读为“已经拿到了陕西之后还想贪图四川”的意思,开始想说两句。 首先,看原文的话,布林肯整段的表态是非常客气和鸽派的。 本届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对其盟友、伙伴关系和多边体系进行了投资和再投资,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符合我们的利益。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我们的比较优势在于拥有强大的自愿联盟和自愿伙伴关系网络。在国际体系中,如果你不坐在餐桌上,你就会出现在菜单上。因此,重新进行多边接触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已经这样做了。 当然,政事堂并不认为这很鸽很软,相比我们很多官媒解读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认为还要鹰和狠的多。 如果非要用一句中国话,来翻译布林肯的这段“If you're not at the table, you're on the menu”,应该是朱元璋的那句,“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这句话不是什么威胁或者说教,而是一句“最后通牒”, 在公开场合喊出来后,就是告诉对方,不要装糊涂了,要公开下决心和决断。 《大明王朝1566》里面,吕芳就是因为读书少,不知道这话的含义,去给严嵩和徐阶敬酒,导致“五常”级别的严嵩和徐阶会错意,俩一直装糊涂的老油条提前下场表态了。 这也导致原本桌子下的隐秘斗争和博弈,被一坛酒,提前升级为桌面上严党和清流之间的大决战。 同样,布林肯在慕安会上再提“菜单论”,看似话说的很软很鸽,却也是逼着态度暧昧的中国进行公开表态,不能再装糊涂。 用最通俗的话来解释,就是“要么吃香喝辣,要么香腌辣炒”,只能二选一。 所以,这话看起来非常的鸽和软,但潜台词是非常的硬。 四年以来,布林肯这话也就说过两次,他上一次说“If you're not at the table, you're on the menu”的时候,是2022年1月24日,在公开谈及中美关系跟俄乌局势。 那一次的讲话中,布林肯还信誓旦旦表示中美脱钩是错误的和被误导的,一系列“金杯共汝饮”的台词背后,也是在争取神秘的东方大国下决断。 因为一个月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向全世界宣布,开启特别军事行动,而美国情报部门也早已洞悉了普京的计划。 两年之后, 在全球瞩目的慕安会上,布林肯第二次提出“菜单论”, 这显然不是在秀什么肌肉,很可能是美国情报机构判断,某个神秘大国将在近期进行一次重要的抉择。
    热点情报所
  • 等待抉择的布林肯

    2024-02-23
    34跟贴
    图片
  • 龙年第一虎,出炉了。
    2月2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胡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根据2023年1月14日江西日报公布的省政协第十三届委员会名单,胡强已经从副主席名单上消失。 不排除一种可能,胡强这个龙年第一虎,应该酝酿之后的选择。 因为这个胡强,就是22年高调自称江西严世蕃的周公子,在朋友圈高调秀出的“胡副省长”。 这位秉承着“读书再好也比不过家里有权”的周公子自称,“胡副省长给了我一根烟……是那种1200一条的烟,外面买不到”。 网友们很快根据线索找到了胡副省长, 不过,江西国资事后通报,周劼并无所谓“深厚背景”,其多条朋友圈内容为编造,不存在某省领导给他递香烟的事情,帮助胡副省长躲过了那一场全国舆论的漩涡。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值得关注的是,就在胡强消失前几天, 在二十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中央强调,惩治“蝇贪蚁腐”,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全会对坚决惩治群众身边腐败作出部署。 所以,引发全国舆论浪潮的背景板胡副省长,这次进去一点都不冤。 此外,还有两点值得关注。 一、根据江西省国资委网站,周公子就职的江西国控隶属于江西国资委,受江西省财政厅监管。周公子家族所根植的赣粤高速,建设过程中,省财政厅也是最主要的出资人。 而这位胡副省长从江西省财政厅科员一路升迁,于2010年出任财政厅长,一直在省财政系统干到了2018年。 二、根据南昌日报,2017年,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殷美根曾专门率领南昌领导高调拜访拜访财政厅长胡强,感谢省财政厅对南昌的关心帮助。 2018年,在正厅级苦熬八年的胡强得以晋升副省长。之后,殷美根从南昌市委书记调任为常务副省长,兼管胡强长期担任厅长的江西省财政厅。 三、根据2021年江西省人民政府关于省政府领导分工的通知,省委常委副省长殷美根分管负责的领域之一,除了财政厅,还包括交通能源建设。 公开新闻中,殷美根多次视察江西省交通建设情况,而2022年爆发的周公子舆论浪潮中,周公子全家都就职于江西省交通领域。 回溯一下时间线,2022年7月,江西周公子事件发酵,2023年3月,原常务副省长殷美根落马,2024年2月,原副省长胡强落马。 这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公平与正义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
    热点情报所
  • ​龙年第一虎,江西周公子的朋友

    2024-02-22
    51跟贴
    图片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