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是我的夜班。我们夜班可不仅仅是夜班,从早上七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才能下夜班。如果碰到第二天比较忙的时候,还要帮着干一上午。因此,一个夜班下来,那才叫酸爽。出门走到大街上,大有好久未出来过的感觉。然而,这个夜班一开始就让我高兴不起来。人家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倒不是想干点啥,看着美女养眼,干活也浑身带劲。但是,这次和我一起搭班的护士是一个非常、非常胖的护士,足足有200多斤。有的人说,200多斤还可以啊。关键是,她只有一米五十多。唉,有的时候我都担心她会把我们统一定制的隔离服撑爆。总之,这个班几乎就在她在她的值班室、我在我的值班室,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能见一面。至于晚饭,也许这样的组合也会让我不饿了。话说道这里,这真不是嫌弃,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审美观点不同而已。带着这样的遗憾,我猫进了值班室。然而,十次班九次闲的这样一个夜班,竟然没让我闲着。一场严重的车祸,打乱了这一切。随着120的呼啸驶入,三四个受伤的人被抬进抢救室。经过初步检查,几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失血性休克。而此时,输血无疑是非常必要的。因此,输血科也被紧急呼叫上岗。之后,一袋一袋的血源源不断地从血库运送至急诊科。有两个伤者经过输血后,不仅血容量得到了补充,凝血机制也得到了改善。这样一来,就为医生争取了宝贵的抢救时间。在经过进一步包扎处理后,暂时进入重症监护室进一步观察治疗。然而,还有一个伤势特别严重的人。虽然经过大量输血、也用过止血药,但复杂的伤情似乎并没有停止出血的迹象。外科医生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很快纱布就能看到浸出的红色。经过多位专家现场紧急会诊,这个伤者下一步极有可能发生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最终导致死亡。而在循环尚未稳定的情况下,贸然手术显然也不可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给伤者输血,并且最好是新鲜的血液。因为,库存血虽然也有很多有效的红细胞,但放置一周以后的库存血几乎就没有凝血因子了。为了同时改善凝血功能,要么输冷沉淀和血小板,要么输新鲜血浆。在大家做好进一步抢救计划后,输血科同事突然说:院里的备血很快就没了,刚刚已经可市中心血站联系过。想要更多的血,需要由上级部门签字,并且要用等量的血交换。说道等量血交换,也是没办法的事。近些年,血资源越来越紧张。以至于,哪个单位想用血,必须抽多少血去换。然而,大周末的时候,想募集大量的血是非常困难的。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不是担心抽血有害健康,可医护的班本身就不轻松,基本都是亚健康状态。抽血之后,院里也没有休息的政策,因此大家似乎都有一些犹豫。就在这时,就是我不愿意见到的那位胖护士突然站了出来:抽我的血,我的血多!由于大家平时有意无意的冷落,一向寡言少语的她,这么一嗓子,着实把大家镇住了。镇住的,不仅仅是她的举动,更是在场每个人的内心。私利之心,并非为过,但她就没有私心吗?难道她就不怕那根抽血的大铁针、就不怕抽血后身体虚弱吗?虽然她坚持要抽她800ml,但护士最终还是只抽了400ml。我国提倡一次献血200ml、300ml或400ml,具体献血量会根据献血者的体重、血红蛋白含量及其它健康状况综合考虑。而她,显然已经是最大量了。看到她这样的举动,体格稍好一点的人都纷纷往前冲了。很快,现场就抽了一万多毫升。带着一万多毫升热乎的血,输血科同事很快就换回来挽救生命的血。经过输血,患者的生命体征逐步平稳。看到这稍纵即逝的手术机会,外科、麻醉科也没再犹豫,立刻安排伤者上手术台。又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战,终于从死神手里拉回了这个伤者。麻醉MedicalGroup#化验# #抽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