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女士是一家公司的高管。由于体检中无意发现甲状腺上有一个结节。按照医生的说法,她这个只有两毫米的结节完全可以长期观察。一旦发现明显变化了,再手术也不迟。然而,脖子上有这个结节,对于她这样急性子的人来说,哪能受得了。自打体检出问题后,她茶不思饭不想。一个月下来,体重也明显下降了。发现自己体重下降后,她更加害怕了。在她的概念中,这很有可能是得了那个人人畏惧的发病。于是,她决定尽快做手术。然而,她们公司那段时间特别忙,几个项目都需要她亲自主持。如果做手术,也只能选择周六日放假的时间做。就这样,她在一个周五选择了住院。然而,医生也需要休息啊。周六日,一般只做急诊手术。当班医生告诉她,手术只能安排在周一做。按照医生的说法,术后至少三天才能出院。对于这样的安排,她决定不能接受,她希望在周六假期做。这样一来,最迟周三就能返回工作岗位,最低限度减少对工作的影响。感觉和当班医生沟通不会有效果有,她开始动用人际关系。这个社会,谁都愿意和医生交一个朋友。很快,她就通过大学同学联系上了这个医院的外科主任。外科主任一看是成功人士,当即胸脯拍得啪啪响,答应她周六就可以手术。他哪里知道,刘女士由于工作压力大、加上担心甲状腺这个病,血压早已飙升。入院的时候,血压一度突破180。麻醉科虽然对周六做手术很不满意,但是也不好拒绝。于是,也答应了这台手术。然而,在麻醉术前访视过程中发现,刘女士的血压很不平稳。住院当天早上的血压180,到了中午就只有110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追问了刘女士有关高血压的病史。令麻醉医师没想到的是,为了避免麻醉科停手术,外科医生让她紧急吃点降压药。而她一听说血压高不给麻醉,更是荒唐地把缓释片给嚼碎了!这下好了,麻醉医师果断拒绝了手术麻醉,并叮嘱要足量补液、监控血压,必要时升压药治疗。外科主任也没想到她会把药嚼了,他以为吃点降压药关系不大。那么,麻醉科为什么纠结这个血压呢?吃了降压药,血压稳稳的不高,不是很好吗?其实,麻醉科并不是纠结这个血压数值。有的人血压比较高,也可以接受手术麻醉。并且,这部分人的血压还需要保持高一点才行。比如,长期高血压的老年人,就不能一下子把血压降下来。只有超过麻醉医师认为的“不安全”范围,麻醉医师才会在术前指导降压治疗。通过科学的降压,可以使病人围术期血压更平稳。而如果强行降压,就会导致原本供应各个器官的血压压力不足,从而引起缺血。举一个例子:所谓脑血管事件,其实脑血管出血的情况很少,绝大部分是缺血事件。在手术中,出血事件或者麻醉药对循环的抑制结果,都可能使低血压的情况更高,而几乎很难出现麻醉医师无法控制的血压高。因此,麻醉医师更担心低血压事件的发生。麻醉医师果断叫停手术,主要是触碰到安全红线了。经过这一番折腾,刘女士希望早点做完手术的想法彻底破灭了,只能乖乖按照医生的要求循序渐进控制血压后再手术了。#手术# #麻醉# #医生# #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