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早晨,普外科的手术迟迟未开。在术间等待患者进来的我们,对这种情况也是一头雾水。要知道,周一的手术很多。这样迟迟不开、又占用一个术间,大家可能都得加班。于是,我穿好白大褂去普外科看个究竟。刚到普外科走廊,就听到有人在争吵。心里想:不用说,又是一起纠纷。但不清楚的是,这次又是哪位同事倒霉了。只要有纠纷,轻则扣钱;重则通报批评、影响评优。严重的,还有被判刑的。正可谓,如履薄冰。绕过人群,看到一个50多岁年纪的中年女性,正在故意扯着嗓门喊着。看那阵势,似乎非常有理。看到这种情况,我不禁为同事捏了一把汗:病人有理,说明可能真的在工作上被抓到了把柄。心里只能祈祷的是,病人千万不要有什么大问题。如果病人没有严重的情况,一切都可以挽回。图片(图文无关)《基层的奋笔疾书》照片来自第四届“仁心杯·最美白衣天使照片征集大奖赛”拍摄者:黄伟艳仅凭判断不行,我得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看自己有没有帮上忙的地方。哪怕仅仅是一个解释、或者做个证明,对双方都是好的。至少,不必再无谓地争吵。心里想到这里,我在电脑上打开了这个病人的电子病历。首先,我直奔我们麻醉的三张文书。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在繁重的工作中,文书难免有错。但大多数情况是,病人没有什么问题,谁也不会去揪着问题不放。再看这个病人的出院记录,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啊。根据出院的记载,这个病人恢复过程很正常,结果也很好。但是,这个病人闹哪门子事呢?带着疑问,我拉了一下护士长的衣袖,示意她到旁边说话。询问事情的原因后,让我感觉哭笑不得:原来,这个病人确实如病历记载的那样,恢复和结构都不错。然而,让病人不满的是,我们的病历里面有一处严重的错误。这个严重错误,不仅导致他报销受阻,也让他耿耿于怀。按照护士长的描述,我打开了她说的超声报告。一看,果然有问题:明明是个男性病人,但其中一段却描述着“子宫大小形态正常,包膜光滑,肌层回声均匀”。显然,这里是有问题的。虽然说,也有“双性人”被查出子宫的情况,但这个几率太低了。白纸黑字、证据确凿,这个病人的主管医生刘大夫只能被呛得哑口无言。偶尔的几句解释,也只能说“电脑出了问题”。而家属那边,看到医生不吱声,嗓门似乎越来越高。护士长见状,只能连连叫姐。看那情况,如果叫妈好使,她一定也会叫。此时,我们所有人无不希望尽快结束:一来,这样的争吵,总是不太好;二来,他们科一堆手术,这个事儿不解决,主任就没办法上台手术。主任不上台手术,就得压台。在希望事情尽快过去的时候,我也不免反思平时的工作。像这样的“电脑出问题”,似乎也经常发生:我们麻醉科还好一些,主要是脑力劳动。书写方面,只有三张文书需要写。而有些科室,面对每天一大堆的病人,不得不采取复制粘贴的办法。通过使用模板,确实大大减少了工作量。然而,同时带来的问题也更多。比如,像这种给男性病人安上子宫的情况。如果不是这个病人在报销的时候被怀疑假病历,可能很难有人发现这个问题。根据这个病人妻子的描述,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传到了他们单位。本来就不太阳刚的丈夫,被医院无端“安上子宫”后,受尽了同事的嘲讽。因此,一度变得十分抑郁。因此,她要求我们对这种心理伤害负责。具体负责的办法,就是赔钱。面对这种情况,我对他们都很同情:一个是每天忙得发昏的同事,一个是身心受到伤害的病人。这件事也提醒了我们:不走心的病历复制粘贴,有时可能引起纠纷,更有可能给病人带来极大的心理伤害!麻醉MedicalGroup#手术# #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