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鲜花与掌声,但求患者平安出院就好。抱着这种心态,每天奔波在手术室与各个外科之间。然而,时不时还是会因为某些意外而惊心动魄一次。就在前几天,一个看似很小的手术,却让医院内所有抢救力量集结了一次。患者是女性,是一个70多岁的大娘。除了年龄大,外加有阑尾炎,身体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是标准的小手术。由于这个手术难度并不大,就交给科里一个住院医生进行麻醉。术中也都没有异常,考虑到是化脓性阑尾炎,也用了一些抗生素。术后的麻醉访视,没有发现太多异常,只是感觉她家人有点多:正常情况下,都是手术前家属多;手术后,除了一两个重要的家属一直陪护,一般都回去继续工作了。毕竟,生活还得继续。然而,她家一直有四五个子女在陪护,并且争着抢着端饭、递水。向外科护士长了解得知,这都是在外地赶回来的子女。老太太家要拆迁,都争着来孝顺了。因为家属太假、太虚伪,护士都不愿意进那个病房。听到这话,我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就在大家以为这个小手术很快就会过去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个患者发生了严重的并发症。术后10天,她感觉右下肢麻木并且肿胀异常厉害。不仅如此,她在随后的两个小时感觉胸闷气短。监测显示,她的血氧饱和度一直上不来。于是,外科医生很快向院里求援。作为围术期重要的一员、具备抢救能力的科室之一,我们麻醉科也被院里指派参与抢救。查体:体温36.2℃,脉搏112次/分,呼吸42次/分,血压90/50mmHg,血氧85%。神志清,自动体位。嘴唇、指甲发绀,双肺呼吸音正常,未闻及干湿哆音,心律不齐。右下肢无明显肿胀、皮肤色素沉着,浅静脉显露曲张,胫前轻度压凹性水肿,皮肤浅感觉减退,右下肢皮肤较左下肢温度稍低,足背动脉搏动能触及,沿静脉走行有轻压痛,活动时有疼痛,余肢活动尚可。彩超提示:股静脉血栓形成;肺动脉血栓。考虑到肺栓塞是致死率极高的围术期并发症,院里立即启动了介入取栓方案。在没有介入条件的年代,也可以通过溶栓来救治,但相较介入其效果差很多。很快,患者就被推进了介入室。为了提升患者肺部的氧合能力以及防止出现意外,采取了全麻下取栓。同时,我们也做好了心肺复苏的一切准备。但就在手术室门口和家属沟通的时候,签字却成了我们头疼的事。价格子女似乎并不关心病情的危机,反而总是问怎么回事以及到底是谁的责任问题。好在,我们以大局为重,耐着性子和患者家属解释,并答应手术结束以后一定给家属一个满意的答案,家属才勉强签字。经过积极的取栓,患者的生命无大碍。术后,转入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术后分析原因:尽管病房护士几次提醒家属要让患者早日下地行走,可家属愣是把老太太“按”在床上这么多天、一直都未下地。血栓形成的原因已明确,术后的长时间卧床是罪魁祸首。由于并发的肺栓塞极其危险,病人可能在几分钟内便失去最佳抢救机会。有研究显示,每延迟一分钟抢救,病人的抢救成功率可能下降10%。因此,快速诊断和及时干预极为重要。当高度疑似发生了肺栓塞,便可组织大家进行抢救的一系列工作。如,开放抢救静脉通路、准备各种抢救药品以及除颤设备。最后我们提醒,手术后别娇气,能下地早点下地,避免发生肺栓塞!麻醉MedicalGroup#手术# #子宫#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