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一个急诊接着一个急诊,让这个麻醉值班倍加充实。因为过度劳累,手术室几个护士也没有了精神头。一有机会,就找凳子坐。要知道,能在手术室工作的护士,那得有一定的腿功才行。即便遭遇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也能一直坚持到最后。然而,白天黑夜地连轴转,即使是铁做的腿也变弯了。我们麻醉稍好一点,即使累,但总是会有一个凳子给我们解乏。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遭遇急危重症手术。那种情况,便是累上加累。接近零点的一台急诊剖宫产,差点耗尽我们最后一丝力气。看着墙上即将指向午夜的时针,还剩下一台腹腔镜阑尾,大家互相打气:再坚持一下。可是,就在手术室护士去接病人的空档,产科打来电话:要急诊做一台剖宫产。产科的急诊,那是耽误不得的。于是,阑尾炎只能给剖宫产让路。一般情况,阑尾炎不至于要命。而产科则不同,肚里的小宝宝是十分脆弱的。在准备着剖宫产麻醉的时候,我和先行抵达的产科医师了解着产妇及胎儿的情况。据悉,该产妇原本打算顺产。但在宫口开到两指以后一直没有进展,并且,还出现了可疑的变异胎心减速。这意味着,胎儿可能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情况。胎心减速是指随着宫缩的出现,而出现短暂的胎心率减慢。专业上,将胎心减速分为三种,即早期减速、变异减速和晚期减速。早期减速几乎与宫缩同时开始,与宫缩呈镜像关系,持续时间短、恢复快。变异减速与宫缩没有恒定的关系,持续的时间长短不一,下降的幅度大于70,恢复也很快,一般认为是脐带受压所致。晚期减速是指在胎心波谷落后于宫缩波峰,时间差长达30~60秒,下降幅度小于50,持续的时间长、恢复慢,主要认为是胎盘功能不良或胎儿缺氧的表现。即便是还未出现可怕的晚期减速,但考虑到该胎儿的脐带一直位置不明确,加之入院时间短、没有更多的诊断及观察时间,因此产科决定尽快剖宫产。为了减速产妇的疼痛,在白天的时候已经为她做了硬膜外分娩镇痛。这是分娩镇痛方式的一种,被认为是目前最有效的镇痛方式。操作起来也不复杂,只是需要麻醉医师在产妇后背进行椎管内穿刺并置管即可完成。通过塑料管,持续泵注低浓度局麻药达到减轻产痛的效果。一开始,我考虑用这根管继续完成硬膜外麻醉、以实施接下来的剖宫产手术。然而,产科医师焦急的眼神告诉我,似乎不能再等了。于是,我果断将产妇摆好体位、重新进行椎管穿刺。重新穿刺,可以为产妇改为蛛网膜下腔阻滞。这个麻醉非常快,几乎在1~2分钟内就可以达到手术镇痛要求。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打好了麻醉。消毒、铺巾、动刀,几分钟的时间内,孩子就被剖出来了。然而,从取出孩子的过程看,孩子似乎毫无生机。软软的四肢,随着脐带耷拉着;也没有大家一直期待的“呱呱”声。在确定产妇的生命体征平稳后,我一个健步随着下台的胎儿追了过去。急诊剖宫产,我们早已准备了各种抢救设备。于是,一场时间与生命的赛跑就此展开。清理呼吸道后,简易呼气器为新生儿努力捏着氧气。然而,只有60多次的心率提示我们,孩子很危险。小孩子由于心脏尚未发育完善,只有依靠高速的心率才能维持正常的心功能。一般认为,胎儿或者刚出生的孩子心率要在120次以上是正常的。而过低的心率,则强烈提示胎儿即将处于心脏停跳的边缘。随着产科护士数着数字啊新生儿复苏,孩子的心率渐渐有了起色。当我确定心率足足有100多次的时候,我给大家打了一个OK的手势。当新生儿评分达到8分以后,我们终于舒了一口气。要知道,新生儿对乏氧的耐受力是极弱的。再晚几分钟,后果不堪设想。晚几分钟,就有可能是一个脑瘫儿的出生。那将是一个孩子的不幸,也是一个家庭的不幸。作为麻醉科医生,所幸自己平时的勤学苦练,关键时候没有耽误时间。这场战役,不是攻坚战,更像是保卫战,是一场保卫生命的战斗。麻醉MedicalGroup#心率# #为什么年轻人总觉得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