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申请去隔离病房,共赴国难!”2020年除夕夜,黄文军在请战书上写道。

2020年1月中下旬,毗邻武汉的孝感市疫情严峻,孝感市中心医院呼吸科和发热门诊人满为患,病人增加速度飞快,医院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防护物资。

呼吸内科的副主任医师黄文军,只能把防护服让给更紧缺的人,他自己只带着口罩,既要在两个科室之间来回接诊,还要参与查房及全市有关新冠肺炎的会诊。

他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陀螺,在医院里不停地穿梭。据医院记录,23日那天,呼吸科接待病人351人,黄文军就接诊了109人。

如此强大的工作量,他从未抱怨,反而笑着说:“这就是医生的职责!”

1月24日,孝感市发现了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市政府做出关闭离城通道的决定。

黄文军原本打算,当天晚上好好和妻子、孩子欢度除夕,听说这一消息后,他果断选择留守在医院,并给科主任发了一条信息:“王科长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申请去隔离病房,共赴国难,听从组织安排,请考虑。”

随后,他更像是住进了医院,除了吃饭睡觉,剩余的时间全是在医院里,与病人一起度过。

26日,受组织安排,黄文军去云梦县和安陆市巡诊,一直忙到凌晨零点30分才回家。

到家后,他对妻子说,我好像有点不舒服。妻子赶快拿出家里的温度计,一量,竟然在38°以上。

妻子吓得赶紧找来退烧药,让他服下,口中不停地说着:他只是太累了,受凉了,感冒了。

第二天,黄文军在医院做了肺部CT检查,双肺出现感染。旁边的同事,吓得捂住了嘴巴,而他却像没事人一样安慰同事,“我不要紧,大家不用担心。”

29日,在家隔离2天的他,实在急坏了,强烈要求回到医院上班,做核酸检测时,却发现呈阳性。随后,黄文军被送进病房,接受治疗。

当天,医院的专家就齐聚一堂,商量黄文军的救治方案,他的病情有所缓和。

2月3日,黄文军突然病情恶化。医生决定插管抢救,虚弱的他却拼命摆手,说道:“不要插,我还好!”

插管,还有生的希望。而黄文军,在生死存亡之际,却担心插管过程中,带着病毒的气溶胶会造成更多人的感染,他选择不用。

2月19日,黄文军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身体的各项器官也在渐渐地衰竭下去。

2月23日,带着呼吸机的黄文军,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给自己的妻子打了个电话,“你来医院接我回家。”

当天下午19点30分,医生奋力抢救,依然没有留住黄文军的生命,他永远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年仅43岁。

国难当头,无数个“黄文军”挺身而出,他们身穿白褂,宛如上帝派来的天使,拯救万民于水火,却把痛苦留给了自己。

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医生救死扶伤的誓言,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

素材:央视6套《抗疫英雄》
社会话题讨论圈